立春之始 宜為農業做好準備 檢討農業政策倡四項重點

立春之始 宜為農業做好準備
檢討農業政策倡四項重點

(2014 年2月4 日) 最近施政報告表示將檢討農業政策,「以提升生產力和促進可持續發展,包括引進現代化、環保及保育大自然資源和農業生態的農業技術,為市民提供優質的農產品,亦可促進鄉郊的多元發展」, 由一群關心農業發展的團體及人士組成的「香港農業發展研究中心」,建議農業政策的檢討方向除了改善農業技術,亦需具四項檢討重點。

香港農業在城市的糧食安全、社區經濟、文化承傳、環保、生態和教育等方面佔有很重要的位置。但是,香港政府對農業政策長期奉行積極不干預政策,農地被囤積、荒廢或破壞,近年新界多項大型基建、新市鎮發展項目上馬,把本土農業推向滅亡。農地面積近十至十五年減少近 30%,現時餘下的 4,575公頃農地當中,更有高達84% ,面積超過3,800多公頃農地遭荒廢。農地減少亦拉低本地糧食自給率,以蔬菜為例,從 1997年只有13.9% 下降至2012年僅 2.3%。

政府多年來用盡各項方式避免禽流感大規模爆發,加速本地家禽養殖業萎縮,惟內地雞被驗出禽流感病毒,卻連累健康本地雞同遭封殺,政府更高調建議研究停止所有活雞出售,重創本地雞農生計。

「立春」是春季的開始,也是農事活動開始的標誌。 「香港農業發展研究中心」呼籲政府制訂復興本地農業的政策,保育鄉郊土地和生態,防止香港陷入不可逆轉的糧食和環境危機,當中包括﹕

一) 制訂食物自給率
參考各地政府為本地蔬菜和肉食制訂自給率,並提出達致目標的相應農業生產策略,如在規劃或建築初期預留空間作社區園圃,並在相關條例下加入條款鼓勵都市耕種。活雞養殖方面,應 恢復禽畜養殖發牌,讓活雞長遠達致完全自給自足。

二) 落實保護農地的政策
包括限制部分農地改變用途的申請,規定「農地農用」、 獎勵本地環保耕種,提供支援,促進長租約、改善耕種環境及扣連、懲罰空置農地或破壞農地行為( 如棕土)、由 政府直接收回農地,以長約及可負擔租金出租予農戶。

三) 培訓農業從業員
建立更好的農業人材培訓系統及資材配套,本地農業、副食品生產以及生態旅遊業就可以為市民,特別是基層市民提供大量創業和就業機會。

四) 審視農業對生態保育的重要性
政府應確立農業生物多樣性,加強環評制度及城規條例下對各農地生境的保護,令香港的保育政策更加完整,不應再將農業和自然僵化地分割。

「香港農業發展研究中心」成員未來將計劃與多位立法會議員會面,交流雙方對本地農業政策的意見。

傳媒查詢
朱凱迪 9224 2493
吳希文 9558 9350

促進本地自給自足 停止大陸進口活雞

16年後,我們再次沒有新鮮雞還神,香港政府又要殺雞了。但這次並非本港雞農防疫不善,而是因政府未有妥善隔離內地活雞而殃及池魚。市民冇啖好食、雞農血本無歸、政府又要動用公帑,將健康雞當垃圾運到堆填區──這三輸困境在主權移交後已多次重演。

以史為鑑,香港雞農自律下仍多次爆發源自內地活雞的禽流感,可見當前措施並不能長治久安。既然感染源來自內地活雞,我們有可能不引入嗎?官方數據的答案是:有可能。

香港活禽的食用量在冰鮮雞興起後連年下跌,直至近年穩定在每年一萬二千噸左右,而直到七年前,香港雞農的生產量每年有接近一萬三千噸,足夠應付今日香港活雞需求(見上圖)。有見及此,關注香港城鄉發展的土地正義聯盟(下稱土盟)有以下兩項建議:

1. 恢復禽畜養殖發牌,讓活雞達致完全自給自足

本地雞農在政府多年收回牌照下剩低約三十間,土盟要求政府重新發放養殖牌至2007年的數目(或更多),復興本土家禽養殖業,讓市民安心享用本地新鮮雞。

2. 暫停內地活雞供應,妥善分工杜絕交叉感染

讓中、港雞農清晰分工:活雞由港農包辦,內地只引入冰鮮及雪藏雞,防止兩地活雞混雜造成交叉感染,減少對市民的影響。

短期應急措施方面,我們支持本港雞農建議,馬上設立臨時批發點讓本地雞農賣出健康本地雞,減少損失並讓普羅大眾有活雞過年。

我們對特首梁振英表示考慮全面取締活雞買賣表示遺憾。政府多年來都沒有從本土可持續發展的角度考慮食物供應問題,只管不斷打壓本地漁農界,令香港人更為依賴外地食物供應。這種「斬腳趾避沙蟲」的施政理念極為不負責任。

土地正義聯盟

一月廿八日

//

立即展開社會影響評估及人口登記 規劃須保留原有生活模式 (洪水橋新發展區第二階段咨詢)

洪水橋新發展區第二階段咨詢

立即展開社會影響評估及人口登記

規劃須保留原有生活模式

1. 立即展開社會影響評估

洪水橋新發展區的計劃仍然採用清拆整條村的發展模式,低估了鄉落的歷史及居民和農戶對社區的投入。沙洲里二村、石埗路尾村、田心新村、田心村、新生村及新生新村內的臨時屋及土地將會被收。雖然政府計劃將於2014年完成三個階段的諮詢。但至今政府仍然未就發展計劃對當地居民進行社會影響評估,無法掌握受影響的人口特徵、居住模式、土地使用模式和生產模式等。

政府應馬上調查及評估規劃對區內市民的影響。並且根據評估所得及市民的意見,針對鄉村的歷史及現況,保留社區內的人際關係、扶植社區內已建立的農業,進一步改善現有村內的居住環境,才是鄉郊的可持續發展。

2. 馬上進行人口登記

當政府推出洪水橋新發展區計劃就形成了發展預期,令地主在規劃研究期間已逼遷土地租戶,破壞農地 ,令他們不能再居住及耕種。政府應該對現時所有土地租戶負上安置責任。政府必須馬上在區內進行人口登記及嚴格審批區內規劃申請許可,保障區內居民的居住權和農戶的耕種權。

3. 尊重居民、農戶和商戶的安置需要

政府要以民為本,不能為了「搶地」就犧牲鄉郊居民的家園。政府必須尊重居民、農戶和商戶的聲音,照顧處境和需要,確切回應他們提出安置方案的可行性,包括不遷不拆、原村重置等等。

4. 保留規劃區內的常耕農田

現時港深西部通道與西鐵線之間的綠化地,由農田及自然村組成連片耕地。這不但構成獨有的鄉郊景觀,還具有生態價值。除了新生新村的鷺鳥林、補償濕地外,這一大片農田也應保留,以連接西面毗鄰的圓頭山自然保育區,成為與城市之間的緩衝區。除了生態上價值,都市農業亦為區內居民提供就業機會、提高全港的糧食自足率、及公眾教育等。

另外,政府應考慮將農業活動列為休憩用地可批准的用途。例如石埗村以北的常耕農田應保留作社區農業,既運用鄰近居民的資源如廚餘等投入農業生產,亦成為居民的休閒去處。

5. 預留足夠的復耕土地

政府必須盡力保留所有現存的常耕農田,同時亦需預留足夠農地作復耕之用。洪水橋新發展區有多達103公頃的農地 ,除了西部連片的常耕農田外,還有不少面積較少,散佈在現有鄉村附近的農田,將劃作非農業用途。但初步發展大綱圖中僅保留約10.5公頃及新增約0.4公頃土地作農業用途。 這新增的農業地不單僅得0.4公頃,更是穿插在現時奕園村建構物群當中。劃為綠化地的絕大部份又是祖墳。這些土地將來均難以耕種。根據漁農自然護理署,現時有超過200名農友輪候參加農地復耕計劃,受影響的農戶復耕遙遙無期。政府應該在附近預留足夠土地,讓農戶繼續從事農業活動。

2013年10月14日洪水橋第二階段咨詢

//

不是一條魚的問題 文: 朱凱迪

明報 | 2013-09-07
報章 | A24 | 觀點 | 周末新觀點 | 文: 朱凱迪

不是一條魚的問題

8 月21 日本報標題〈漏提一條魚,東北發展遇挫〉,可說是相當貼切地總括了市民大眾對實行15 年的環境影響評估制度的「錯誤印象」—— 「有破壞冇建設」,專門挑小問題來騷擾,再配合司法覆核推翻大工程,是一個無聊的壞制度和法例。

這種印象源自環評制度本身對大眾的排拒。環評的公眾諮詢,可以說是全港門檻最高的公眾諮詢,甚至比法律改革委員會的諮詢更難參與。因為無論是「環評研究概要」和「環評報告」本身,全部是幾百頁英文(環諮會秘書處說沒有資源翻譯),環諮會環評小組的「公開會議」亦以英文為常用語言,而且會議規則寫明「不設傳譯」,認真巴閉。

如此精英的姿態,和公眾諮詢所提倡的便民意識完全相反。語言歧視間接造成的排斥,多年來形成了一個「環評制度小圈子」,玩家只有政府官員、負責撰寫報告的顧問公司、環境諮詢委員會成員,以及被視為專挑報告錯處的環保團體。大眾不懂得參與,自然不能透過參與來產生認同感。另一邊廂,同樣對環評制度一知半解的記者,亦只能拿一些大眾能明白的部分來報道,久而久之,大眾便產生了一種對立的情緒,認為環境問題只是他們小圈子的問題,與我無關。「一條魚大過天」這種負面批評,正是這種情緒的反映。

這種「印象」之所以是「錯誤」,理由很簡單。因為我們不是在談論另一個城市的環境,而是在談論我們共同生活的香港的環境。市民只要在珠江三角洲跑一趟都會明白,香港人引以為傲的環境和生態是需要公權力加以保護;而發展的力量,無論是來自政府和私人機構,都必須加以制衡,否則以現代開發科技之強勁,不消一年就可以把香港所有森林農地村莊魚塘毁掉。環境影響評估制度正是擔當這個守門人角色,正如立法會為市民擔當公帑的守門人,城市規劃委員會擔當規劃的守門人一樣。

先更正語言歧視問題再行審議既然對環評的「印象」是「錯誤」的,我們就要想方法去把制度帶回給市民大眾,讓大眾因着參與而加深對制度的認識和認同。我可以設想,在立法會沒有直選和市民公聽會的精英委任年代,市民也會因為不了解和不能參與,認為這個制度與己無關。環評制度需要和當年立法局同一方向的改革。因此,新界東北村民前天到申訴專員公署,投訴環評制度的語言歧視,正正把握住問題的癥結,亦為環評制度指出了一個簡單而明白的改革方向——先讓村民和市民看明白報告,聽明白會議。

新界東北是環評制度實施以來,涉及逼遷最多居民的申請。有壓迫就有反抗——語言歧視,報告只調查生態卻忽視對居民影響等問題,都被村民認真地提了出來。9 月9 日環諮會大會就要審議東北環評報告,我呼籲政府和委員仔細聆聽一直被制度排斥的村民聲音,懸崖勒馬,先更正語言歧視問題,再行審議,讓環境問題重新向公眾打開。不然,市民大眾將會繼續對環評制度有「錯誤印象」,而環諮會亦抹不去「逼遷幫兇」的標籤,將會受到村民一波比一波強大的衝擊。

執委評論 - 20130907 - 不是一條魚的問題

//

農地零損失 ! 立即制定農業政策 !

回應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規劃方案

農地零損失 !
立即制定農業政策 !

我們是一群關注本地農業發展的團體及市民,就政府最近公佈的新界東北發展方案,我們認為它不單未能回應公眾對保護和發展本地農業的訴求,更嚴重打擊香港的整體農業發展。

香港農業具有社會、經濟、環保及文化等多方面功能和價值,包括供應新鮮優質農產、保障本地糧食安全、促進在地多元經濟、維繫生態系統、建構香港身份、承傳本土及嶺南文化等等。因此,我們必須保護現存耕地、制訂長遠農業發展政策,防止它在現時香港非理性的盲目開發中消亡。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鼓勵地產商破壞農地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整個規劃和諮詢階段,政府都沒有考慮農業的需要,嚴重扼殺香港農業的生存空間。自政府1998年初次提出相關計劃,地產商已開展了大規模的收地行動。農民作為弱勢群體,在沒有周詳的農地保育政策下,變相等同政府容許地產商摧毀當地農業。

時至今日,粉嶺北一帶,大量農田已因被地產商囤積而荒廢;而現在的研究報告,對十多年的累積破壞視而不見,反過來說區內只有少量農地受影響,只預留少量土 地作復耕之用。另外,雖然坪輋/打鼓嶺被改為納入新界北計劃,暫緩發展,但在政府忽略農業的發展觀下,坪輋/打鼓嶺的一百多公頃優質農地,將極大機會成為 另一個粉嶺北,被地產商蠶食瓜分,進一步摧毀本土農業。

再開發新界,農業價值被活埋

今天所謂最有經濟價值的地產發展,是一種漠視個人價值、推倒人倫人情、踐踏社區網絡、剝奪城鄉共生、最不可持續發展的產業。政府不斷以應付住屋需要為名, 企圖將香港僅餘的寶貴農地,孤注一擲於房地產市場,完全漠視包括農業在內的多元化土地和空間用途。新界的農業帶,是香港和深圳兩城夾縫中僅存的綠洲,也是 香港最後一片新鮮農產品生產基地。假若繼續以不可持續方式開發新界農地資源,可見在不久的將來,幾百年的本土農業傳統及其價值將完全被活埋在混凝土下。

再無農業政策,食物自主完全失守

建立穩定的本地優質蔬菜供應,對城市的糧食安全和民生穩定極為重要。內地各大城市均以發展近郊的蔬菜基地、提高本地蔬菜自給率,為民生經濟的重要政策。與 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就訂下了蔬菜生產自給率為 30% 的政策指標,鄰近的東莞市也是 30%,而上海早就達到 60%。反觀香港,根據漁農自然護理署 2012 年底公佈的最新數字,香港本地生產的蔬菜,只佔食用總量的 2% 左右;然而,香港的菜農在八十年代曾經滿足本土新鮮蔬菜 40% 的需求量!香港的本土農業不是沒有穩定的生產能力,只是缺乏一個有遠見、有永續規劃概念的政府,以及農業政策。

香港極需訂立本地蔬菜自給率,並制定以此作為主軸的農業政策。目前香港農夫使用 151公頃農地,就可以生產約1% 的蔬菜自給率。若果以深圳為參考,要達到 30% 的蔬菜自給率,我們需要約 4,650 公頃的農地。

農地零損失,建立香港的基本農業區

要保留 4,650 公頃的農地,我們需要立刻保護在耕農地,確保農地零損失,阻止任何破壞農地或貿然改變農業土地用途的行為;並確立基本農業區,回購農業區內的農地,保護農 地穩定,並重新分租予願意從事耕種的農民,與農民一起建設一個永續成長,又具有糧食安全政策的社會。

環視全球,不少大都市都樂於保留農地。香港政府不能只狹隘於經濟的成效去審視農業、漠視農業本身的多元價值和功能;我們必須讓香港農業重新定位,讓農業繼 續在香港保存和發展,也讓香港走向更可持續的發展方向!以農業發展為座標規劃香港,就是以一個具有多功能的基礎產業,調控失衡、落伍、毫無永續方向可言的 城市規劃!

聯署團體 (以筆劃序 ) :

土地正義聯盟
中大農業發展組
反對香港被規劃行動組
天主教綠識傳人
本土研究社
地球仁協會 (Earthcare)
有機農友會
自在生活中心
長春社
信仰探討中心
活耕建養地協會
香港有機生活發展基金SEED
香港有機農場
香港社會經濟聯盟
香港食物資源教育協會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馬寶寶社區農場
張超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
創建香港
鄉土學社
農本多肥
綠田園基金
綠色和平
綠領行動
綠慧公社職工有限責任合作社
歐羅有機農場
環保觸覺

( 新增中,歡迎各團體加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