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海起東大嶼都會人工島 如何導致農戶被迫遷?

由曾蔭權年代的坪洲—喜靈洲連島方案、交椅洲填海,到梁振英政府2030+的「東大嶼都會」、以至今屆林鄭政府提出的「明日大嶼」,在中部水域填海造地的計劃已經長期放在特首枱頭。反對填海造島的理由實在太多,無論由公共財政走向,到超支、無法完成的威脅,對環境的破壞,還有對未來居住者的生命安全都有重大危機。不過,計劃帶來的影響不止於此。

老父遺志:守住稔灣最後一塊田

稔灣堆填區承辦商被揭發破壞河道,將青大石澗、大小冷水流下來的自然山水在出海口大水坑攔截,泵入堆填區用作洗地之用。結果,令在大水坑旁邊兩個農戶的農地,長年飽受水土流失所影響;堆填區承辦商昇達更曾挖走河沙,堆放在農田上,令農戶蒙受損失、荔枝樹不再結果。

守護農田 由街頭開始

藍天白雲加上尚未變黃的稻草,構成了一道美麗的農村風景。不過,風景背後的辛酸,卻不是人人都能理解。

「今年收成唔好。」自從2013年開始,土盟的同行者信哥年都會在年花休耕期間種稻米;不過今年的風雨似乎特別大,在雨中插的秧苗長得不好,生長情況不理想。

一夜之間 將農民一口井毁於一旦 土豪惡霸 視法律如無物,為何?

2015年9月30日,一班建築工人將一車又一車的沙石,運來小磡村農民信哥的農地,利用推土機以及挖泥機,在事前毫冇通知的情況下,用沙石填平農地,更加令信哥及家人難過是,建築工人將農夫賴以維生嘅重要水源:一個水井,用推土機將泥石填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