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座︰「自駕遊」駛出的融合意外

「自駕遊」帶出的問題,除了在環保、交通負荷、中港制度差異之外,更是和自由行一樣,以「中央挺港禮物」作為包裝的政策,都是在中港高官關門下商討,過去不少,未來擔心只會更多。我們可以如何在反對「自駕遊」運動中提出進步的本土願景?

日期:三月十七日(六)
時間:下午2-5時
地點:獨立媒體(香港)辦公室(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9/F)
講者:陳劍青(土地正義聯盟)、李梓敬(自由黨)

「本土」的公義問題 系列論壇
香港獨立媒體網 及 土地正義聯盟 合辦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69738673144367/

黑箱自駕遊翻版:自駕船計劃勢將入侵香港沙灘及海洋生態環境!

上圖摘自廣東十二五規劃文件,顯示香港海域已經被納入規劃範圍

文/ 反對香港被規劃行動組

自駕遊運動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又被我們發現另一嚴重破壞港人生活的中港密室協議!

反對香港被規劃行動組在翻查有關中港協議的官方文件時,輾轉搜尋到一份仍未在立法會討論的新文件—《實施粵港合作框架協議2012年重點》,提及除了加大自由行、推行自駕遊之外,還提到今年要「試行粵港澳遊艇“自由行”政策」(第12頁)! 粵港融合除了暗瓦底出賣了我們的街道,自駕遊出賣我們的道路,今次就連我們的海域也隨便出賣!

內容神秘,勢將今年實施

現時自駕船計劃的內容不詳,就算在《框架協議2012年重點》裡就只有「試行粵港澳遊艇“自由行”政策」這一句。只有硬銷中港融合的親中左報曾有過 一次乏人理會的報導。從報章所述,自駕船計劃內地叫做《粵港澳遊艇「一證通」計劃》,主要是透過此計劃打通珠三角的水域,讓粵港的遊艇不需再考「兩地 牌」,直接可以「一證通」,粵港澳遊艇及租艇從此可以在珠三角範圍隨處自駕,以配合珠三角海岸地產發展及旅遊業,勢必衝擊本地海洋環境!

港人繼續在中港密室外被蒙在鼓裡,究竟計劃的進度如何? 什麼時候實施? 經本組調查過的不同消息:

左報文匯: “三地政府正間中商討計劃”,大約需要3-6個月時間就可推行
http://www.hkcd.com.hk/content/2011-07/19/content_2777962.htm

霍震霆家族霍启山:“游艇实现港澳‘一证通’只是时间问题。”
http://www.pontoon.com.cn/blog/u/2/archives/2011/7.html

內地消息:今年南沙遊艇粵港合作計劃上報中央
http://gcontent.oeeee.com/6/eb/6eb6e75fddec0218/Blog/4eb/71749d.html

將要上報中央的協議,為何完全在香港沒有任何面向市民的諮詢? 為何沒有任何一個政府部門交代計劃對港人的影響? 究竟此計劃是福是禍?

十二五被規劃 海洋空間淪陷

兩地遊艇互通究竟對本港的水域有多大影響? 我們先要知道內地究竟現時有多少遊艇。

如果根據中國交通運輸協會郵輪遊艇分會副會長鄭煒航的統計:「在發達國家,平均每171人就拥有1艘游艇‧‧‧而中國目前是每130萬人才擁有1艘遊艇‧‧‧他估計:「今後5到10年,我國企業對遊艇的需求就有5萬艘,中產以上階層個人購買量大概也有5萬艘‧‧‧內地遊艇產業將能創造出一個最高可達1000億元的巨大市場。」

即是粵港自駕船協議,就是為了方便內地由現時一千艘遊艇激增至十萬艘的計劃﹗可想而知,對本港水域影響的規模,並不能以現時的遊艇量想像。隨著中港融合打造「無阻隔」互通,自駕船將如自遊行一樣愈來愈多,對本地的海洋空間影響難以想像。

去年溫家寶曾經聲稱「香港沒有被規劃」, 但本組發現,中央的十二五規劃文件內明明已清楚寫到要如何把珠三角的海洋空間產業化,並且如何透過「三區、三圏、四帶」區域策略打通香港海域:"加強粵港 澳在海洋運輸、物流倉儲、海洋工程裝備製造、海島開發、旅遊裝備、郵輪旅遊和海洋戰略性新興產業等方面的合作。"(廣東十二五規劃綱要全文第七篇第四章 —建設海洋經濟綜合開發試驗區)。
在十二五規劃中,更有一張規劃圖示意未來五年的整個廣東省的海洋將如何「被開發」(見上圖),香港已經被紅紅的圈起來。

後果嚴重 堅決反對

我們無法預示到可達到十萬艘遊艇可以互通水域的後果是何等的糟糕,以下一系列的問題是簽訂協議的香港政府必須向港人解釋的問題:

1) 本地沙灘:究竟政府有沒有考慮過香港沙灘已經爆滿? 現時許多沙灘假日時遊艇已經「一字排開」,放寬內地遊艇來港會否令更多遊艇停泊在海灘,大大加重如西貢大浪西灣、大嶼山(長沙、唐福、貝澳、梅窩)、屯門、青龍頭、深井、離島及港島地等海灣的負荷?

2) 泳灘油污:由於遊艇比私家車對於排污更無規限,大量內地遊艇駛進近岸水域將嚴重影響泳灘質素,這會如何影響日常泳客的健康與安全?

3) 本土漁業:去年香港政府以保護海洋生態的名義取締本地漁船拖網捕魚,令本土漁業大規模消失,然而另一邊廂就陸續開放海域給內地自駕船來旅遊,究竟這是否故意要消滅本土漁業給內地富豪玩樂? 這種保護海洋生態的政策有否自相矛盾?

4) 填海配套:有報導已在放風要政府擴展海洋地段建大型遊艇停泊,會否因配合自駕船計劃已要四處填海,製造更多停泊處? 而近日政府建議25個填海地區集中西部的海洋帶,那些填海選址是否要配合建豪華遊艇會的計劃?

上圖:大浪西灣假日已經時常泊滿 (平日未滿的情況),自駕船勢影響本港沙灘環境

5) 海岸公園:不需再考中港牌的內地遊艇,會否駛進生態豐富的海岸公園,加劇人類活動對海洋生態環境的影響?

6) 社會問題:香港海岸線廣闊,自駕船計劃會否引致新一輪的富豪雙非來港產子? 會否令非法入境及走私的情況加劇? 會否令本地治安變壞?

7) 海豚生存:白海豚已經生活在香港西部高航次的水道附近,讓內地自駕船駛入會否更加破壞香港西岸中華白海豚生存空間?

8) 官商勾結:愛遊艇的曾蔭權決意簽訂計劃時,會否出自個人偏好? 當中會否涉及與遊艇產業有關的利益輸送?

上圖:香港海洋生態豐富(南丫島海龜),自駕船勢必影響原有生物的生存空間

我們發現,功能組別議員霍震霆的霍氏家族很可能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珠三角最大的南沙遊艇會就是由霍氏擁有,而且亦早著先機在2011年建成,而岸上的豪華地產項目將會因中港自駕船大賺特賺。而近年許多令人費解的發展大計,如去年南丫島東澳遊艇會地產發展計劃、人稱「香港馬爾代夫」的西貢白腊灣旅遊開發大計 (貨船剷上郊野公園海灘)、蒙能主席魯連城購入大浪西灣疑似做地產發展、發展局建議25個填海選址,都似乎是暗中知道及等待自駕船大計的來臨,可悲的是,大部分的港人竟然再一次蒙在鼓裡!

本組堅決反對香港被規劃,港人應有自己規劃自己城市空間的權利。連諮詢也欠奉的中港黑箱協議,我們必須反對到底。反自駕遊運動同時亦應該反對自駕船,反之亦然,原因就是我們拒絕及討厭任何未經港人同意的中港密室協議出賣港人利益,一次又一次破壞港人既有的城市/鄉郊生活!

第一步先凝聚力量,請加入Facebook「黑箱自駕遊翻版:萬人反對內地「自駕船」計劃!」(http://www.facebook.com/stopboat)及「反對香港被規劃行動組」雙雙表態反對自駕遊自駕船!

Declaration for the Anti-Cross-Border Driving Scheme March

 Love Democracy, Love Our Homeland

March Against the Cross-Border Driving Scheme

February 19, 2012

Land Justice League & Oppose Planning Imposed Upon Hong Kong Action Group

The most ridiculous things happen in Hong Kong: We can pull a candidate down from the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by parodic art and public outcry but has no say whether another candidate would be popped up again by those in power. To quote a line from a newspaper today, “Things have deteriorated to a point even peanut popping bystanders find too embarrassing to watch.” Although everyone here comes to participate in a march against the Cross-Border Driving Scheme, the first fact we want to declare with you is that “Hong Kong people want democracy! Down with Small Circle Election.”

As we all know, despite the Beijing government’s promise of the so-called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a high degree of autonomy" for Hong Kong after 1997, in actual practice, Beijing still wants a firm hold on the rules of the game, gradually eliminate the “two systems,” hoping that Hong Kong people will continue to remain obediently colonized economic animals, happy to play the peanut popping bystander to their own destinies. Hong Kong people have been denied our right to formulate, interpret and amend the Basic Law. We cannot determine our own political system, and it remains a mystery to us if and when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functional constituencies will finally be eliminated. Since 1997, Donald Tsang, Henry Tang, Stephen Lam and their likes have constantly and institutionally overridden our rights to determine our future by signing secret cross-border agreements on our behalf without our agreement. One sees public opinion as fleeting clouds, one is the king of unauthorized structures, the other we popularly call a human flesh MP3.

The tons of secret agreements signed in black-box by the Hong Kong and Chinese governments in the past ten years seriously damage Hong Kong’s degree of autonomy. The Cross-Border Driving Scheme is but one. Today, Ms Eva Cheng soft-sells Hong Kong people with a small carrot, giving a few Hong Kong people the privilege to drive north to China in the first phase of the Cross-Border Driving Scheme, saying that we can then slowly discuss about the next phase. This is a lie, because way before this the secret agreement on the Cross-Border Driving Scheme, the Hong Kong and Chinese governments have already signed many other secret agreements, committing Hong Kong to a frenzy of transport infrastructure building: the Hong Kong-Shenzhen Western Corridor, the Hong Kong-Zhuhai-Macao Bridge, the Liantang new port and so on. In predicting the traffic flow of these new infrastructures, the SAR Government has always already assumed substantial relaxation of cross-border automotive flow as a given. Their conspiracy is to build “hardware" as fait accompli in order to force Hong Kong to give in on the software. This is a deceit to force us to give up the two systems and thus our autonomy in governance. The Guangzhou-Shenzhen-Hong Kong high-speed rail forced Hong Kong people to accept the intrusion of Chinese law enforcement into Hong Kong through the “Two Checks In One Location” policy. Chinese border security and public law enforcement will have the right to operate in the Hong Kong West Kowloon Station in the future. With a number of new cross-border roads and bridges in line, the SAR Government will gradually force us to accept further erosion of our autonomy one by one. Allowing automotive cross-border driving is just one of the precedents. The frog will eventually be slow-cooked.

Our March Against the Cross-Border Driving Scheme has two purposes: to make Hong Kong people aware that the Hong Kong and Chinese governments have been systematically and recurrently signing black-box agreements behind our backs. We must take back our right to determine and authorize any agreements prior to their signing. We must take back our autonomy to govern our own city. All cross-border agreements must first go through proper public consultation in Hong Kong and garner the approval of a democratically elected Legislative Council before being signed into reality. Second, today’s March Against the Cross-Border Driving Scheme has the support and participation of twenty one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including environmental groups, cycling groups, the drivers’ union, urban planning groups, and religious groups. Their participation is very significant: “local” movements have often been questioned when we protest against anything having to do with Chinese government policy and wishes, what our alternative is for Hong Kong. These local groups stand tall together today to tell those in power what exactly we want for Hong Kong, what we envision Hong Kong to become. In fact the civil society has always been vocal about our visions and aspirations for Hong Kong. Those in power have just been deaf and blind.

  •   Bicycles and Pedestrians First: Oppose the Cross-Border Driving Scheme!
  •   Fresh Air First: Oppose the Cross-Border Driving Scheme!
  •   No Traffic Congestion: Oppose the Cross-Border Driving Scheme!
  •   Road Safety First: Oppose the Cross-Border Driving Scheme!!

Local social movements do not operate on hate, prejudice and discrimination against anyone. Civil society belongs to everyone. What we should condemn are the institutions and people in power who govern in secret behind our backs, who profit from secretive power play, who stifle our democracy through black box policies and deals. We hope to carry forward the spirit of the anti-high-speed rail movement: to take up the burden to fight for freedom, justice and full democracy, to protect our beloved homeland, and pledge to take up the cudgels for our next generation, to hand over to them a Hong Kong that is free, democratic and just.

Together we speak:

  •   Love the Environment, Love Our Homeland: Everyone Against the Cross-Border Driving Scheme!
  •  Love Democracy, Against Secret Agreements: Everyone Against the Cross-Border Driving Scheme!

愛民主 愛家園──219反自駕遊大遊行宣言

最荒謬的事都在香港發生了:我們有機會用罵聲和「改圖」拉倒一個特首參選人,但真的拉倒了,對新換上去的是誰又無可奈何。引用今日報紙上一句話,「事到如今,就是剝花生看戲的,都覺難堪得看不下去。」雖然大家參與的是反自駕遊大遊行,但我們第一句想跟大家一起喊的口號必須是:香港人要民主!打倒小圈子選舉!

眾所周知,一九九七年接管香港的北京政府,儘管有所謂「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承諾,但當實行起來時,還是希望牢牢控制住所有遊戲規則,逐步以一國吞噬兩制,也希望香港人繼續做只管賺錢的殖民地順民,繼續做花生友。《基本法》的制定權、解釋權和修改權均不容香港人觸碰,我們不能決定自己的政制,立法會功能組別何時取消,至今成謎。另一個在一九九七後不斷架空港人權力的制度,就是曾蔭權、唐英年和林瑞麟等人,不斷代表香港人簽署的中港跨境協議。一個視民望如浮雲,一個是僭建王大話精,一個是人肉錄音機。如果命運能選擇,香港人會讓這三個人替我們簽約嗎?絕不!

過去十幾年簽署的一大堆密室協議,嚴重損害香港人的自治權,自駕遊只是數以百計協議其中一項。如今鄭汝樺哄騙港人說,先搞好北上自駕遊,南下自駕遊慢慢談。這是存心欺騙香港人!因為早在自駕遊之前,京港政府早已簽了另外一大堆密約,要香港瘋狂地興建跨境道路:深港西部通道、港珠澳大橋、蓮塘新口岸等等。在預測這些新基建的流量時,特區政府一早假定了要大幅放寬大陸汽車進港。他們的陰謀是以「硬件」迫香港人在軟件制度上放棄兩制。廣深港高鐵逼香港人接受「一地兩檢」,日後公安將在西九龍站執法;有了多條新跨境道路,特區政府就會以溫水煮蛙的方式,逐步迫我們撤銷汽車通行管制,每日讓數以萬計大陸汽車來港,粵港自駕遊計劃只是開始。

反自駕遊計劃的運動,從一開始就有兩重意義。首先是要將這個京港密約黑箱曝露人前:我們要求,所有京港協議在簽署前,必須得到港人授權,亦必須經由民主產生的議會審議,這是香港人必須奪回的權力。第二,今日的反自駕遊大遊行,得到廿一個民間團體支持,包括環保團體、單車團體、司機工會、城市規劃團體和宗教團體等,這些團體的參與,極具意義,之前經常有人質疑「本土運動」,說大家反對大陸這樣,反對大陸那樣的時候,到底想香港怎樣?這些本土團體今日站出來,就是要清清楚楚告訴當權者,我們想要的香港,一早已經告訴你們,只是你們權迷心竅,不肯正視香港人的訴求而已。

●單車行人優先 反對自駕遊!

●要清新空氣 反對自駕遊!

●不要塞車 反對自駕遊!

●要安全 反對自駕遊!

本土運動並不特別討厭任何個人,我們最憎恨的是扼殺民主的黑箱制度和黑箱政策,我們最不恥的是為了利益附和當權者的保皇黨。我們希望延續反高鐵運動的精神:推動大家站出來的,是對家園的愛,對下一代未來的關切,對自由、民主和正義的堅持。

●愛環境 保家園 全民反對自駕遊!

●愛民主 反密約 全民反對自駕遊!

土地正義聯盟

反對香港被規劃行動組

二○一二年二月十九日

反對「跨境自駕遊」運動芻議──一次進步本土觀的實踐

文/ 陳劍青、朱凱迪

刻下的香港,令人聯想起颱風季節時的華南天氣圖── 一個颱風正在頭上猛吹,老遠又見另一個低氣壓在南海形成並逐漸增強。在雙非火爆爭議未息,香港人被范徐麗泰及胡漢清的「其實已經釋法論」搞得糊里糊塗,自 由行「不文明真人騷」天天新款廣泛流傳之際,FACEBOOK這個新世紀「輿論工廠」又在蘊釀新一波「本土風暴」。由「反對香港『被規劃』行動組」發起的 「多過十萬港人強烈反對自駕遊下月摧毀香港」頁面,已累積了接近三萬五千個用戶支持。「自駕遊」如此JUICY的議題,是多麼容易以網上方興未艾的「恐懼 政治」來操作,被視為又一堆湧入香港的計時炸彈。但是否不這樣就不能站出來反對「自駕遊」呢?我在想,會不會有一種進步本土的反抗運動,可以趁此機會重新 展現於大眾眼前。

所謂「自駕遊計劃」,是指在目前的「中港車」以外,增加中港兩地汽車互通的數量。二○一○年四月七日,特區政府與廣東省政府簽署的《粵港合作框架協 議》第五章第二條提出「研究逐步擴大過境汽車指標,並以深圳灣口岸為試點,在充分論證基礎上,探索一次性臨時過境私家車安排」。二○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 在粵港合作聯席會議第十四次會議上,港粵兩政府「確定於2012年3月推出第一階段的計劃,讓五座位或以下的香港私家車車主可以申請一次性特別配額從香港 駕駛私家車進入廣東省」。據媒體報道,第二階段計劃將放行內地私家車進港,初期上限為每日五百架,逗留期不多於七日。

本地傳媒中,只有親中報章對「自駕遊」計劃有較詳細的報道,二○一一年九月四日文匯報在「中央挺港新政之三地融合」的頁面報道指出,「港人北上消費 玩樂日漸普遍,2010年4,880萬人次到內地旅遊,其中廣東省就已高佔93.5%;另一方面,內地人南下,從觀光旅遊到購物血拼,也趨向恆常」,自駕 遊計劃將進一步推動自由行,「屆時,內地每日有500輛車赴港消費,首先會給化妝品、奢侈品等中高端零售業帶來充足的購買力。隨著內地汽車的普及,自駕遊 更是成為內地居民南下香港的誘因,極大推動了兩地旅遊及相關產業的發展。業內人士建議,倘若試行效果順暢,當可考慮將配額數量擴大,並把自駕遊範圍擴 闊。」就像個人遊自由行的範圍不斷擴大,自駕遊計劃如果不受到質疑,實行區域亦將不斷擴大,數量愈來愈多。

中港跨境政策一直是本地政治團體和社會運動鞭長莫及的「黑洞」,整套操作完全排斥市民﹝其實是兩地人民﹞,甚至是立法會的參與。由議題設定、研究、 制訂政策,市民全不知情,無從過問,每次都是見到曾蔭權或唐英年或林瑞麟與國內官員排排企簽約,市民才透過愈來愈麻木的主流記者得悉,「阿爺又俾著數啦/ 中央又挺港啦」。二○○九年年中,港深政府簽署關於推進前海港深現代服務業合作的意向書(意向書),事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林瑞麟竟然拒絕公開意向書全文 (還有另外多份中港政府的協議),更向立法會議員表示,由於和深圳政府簽約「不牽涉立法會額外撥款或立法,因此,政府無須向立法會提案」。

有效期至二○二○年底的《粵港合作框架協議》簽了,自駕遊只是幾十項具體措施中其中一項。林瑞麟說:「香港與內地各區域的合作,一直以來都是建基於 『一國兩制』的原則。政府在推動各個合作項目時,均是以香港的利益為依歸。」我們先不追問特區政府當時憑什麼標準界定了「香港的利益」,更切身的問題是, 如今市民對自由行措施已累積了接近爆煲的負面情緒,再來一個的汽車自由行,香港社會承受得了嗎?我們可不可以退出?有退出的方法嗎?

可以退出嗎?可以不這樣玩嗎?這是香港人放在心中很多年的問題。由中英談判到簽署聯合聲明、基本法草擬及頒布、臨時立法會成立、廢除兩個市政局、人 大多次釋法、內地入境人口/單程證審批權、CEPA、各種各樣大型基建、到擴大自駕遊,遊戲規則從最大到最小都由人家替我們說了算。我們每次都是看人家在 簽我們的條約,我們從來沒有一次屬於香港人的、可以引以自豪的「簽約儀式」。香港這個不斷「被簽約」的命運共同體要自主,第一步是要離開、違背、拒絕、撕 毀綑綁着我們的條約、協議和遊戲規則,反高鐵和五區公投是近年最接近目標的嘗試。兩次運動的挫敗,令社會陷入了無力的低潮。接着社會先後爆發了外傭居港 權、雙非孕婦和自由行等爭議,後兩者為社會帶來的衝擊是確實的,市民的負面情緒確實很重,但我們當中很多人在茫無頭緒下將所有「非我族類」推成情緒的出氣 口。本土二字變成了拒絕和排斥他者的代名詞。

透過拒絕和排斥他者來累積負面能量的進路,經過過去大半年的演練,很多人已非常熟習。反對「自駕遊」的網民絕對有條件利用這個機會累積怨氣──國內 來的司機「都是」沒經過考試就拿到駕駛執照,國內來的司機「都是」「撞死好過撞傷」的狂徒,也極有可能是「我爸是李剛」式有強權無公理派。讓五百架這樣的 車每日開來香港,每架開七日,每日加起來就是三千五百架,還會陸續增加。每架國內車都是計時炸彈,比掃名牌的自由行危險十倍。只要有一個「自駕遊」司機在 香港出意外,死了人(還要是「香港人」),對立情緒馬上變得不可收拾。

但這套以排斥他者為進路的本土政治,將焦點放在他人身上,會令我們愈來愈搞不清自己是誰,搞不清我們這個本土的改革方向,搞不清我們有什麼共同的未 來。一些明明一直在關心的人和組織,以及積極的討論,很容易在排斥政治的對立中被擠壓掉。在雙非孕婦的爭議中,私家醫院聯合特區政府以醫療產業的名,行變 賣居港權產業之實,這理應是一個重要的討論甚至是抗爭面向,卻在隆隆針對雙非孕婦的炮聲中被排擠掉。「自駕遊」政策之所以觸動我們的神經,除了恐懼一些可 能出現的危險外,不也因為我們認為這項政策違背了我們對好城市的願景嗎?如果有這回事,我們就要追問,那個我們覺得的好是什麼?我們的城市已經達到了這個 願景嗎?還是不單止未達到,還向着相反方向走,並且與這個眼前的恐懼一脈相承?

先撇除國內和香港的道路系統不協調的問題,「自駕遊」的核心就是引入更多(而且逐步增多的)外地車輛。我們覺得這不好,是因為這本身就違反了我們的 進步城市願景──減少消費、低碳環保、清新空氣、不盲目追求基建發展、以集體運輸或單車取代私家車、控制汽車數目及用量、減少塞車。實情是,就算不加入新 的「自駕遊」車輛,香港的私家車增長已經遠高於同期的人口及道路增長,私家車數目由一九九八年31.8萬輛增至二○一一年43.3萬輛,增幅超過36%, 同期的人口以及道路增長均只有10%-11%左右。香港人已經受夠了塞車之苦,我們已經被迫失去了天星碼頭和皇后碼頭,用來興建中環灣仔繞道及另一條連接 路,殊不知按目前香港的道路政策,更多道路只代表更多發展和更多車輛。反高鐵抗爭讓市民首次覺醒到大型基建的規劃是可以亦應該受質疑的。大部分跨境基建的 使用人數遠低於預期的,例如深港西部通道,結果,當局就有了藉口,為了不令大橋淪為大白象而製造新的需求:更多的跨境車輛。港珠澳大橋將會是另一個翻版。 愈來愈多香港人認為,這種認為發展是硬道理、高耗能、高浪費、崇尚開私家車的想法已不合時宜,香港不應該這樣下去,深圳、廣州、珠三角都不應這樣下去。

有本土環保團體多年來提倡「落實以生活質素為本的規劃,取代現時以交通主導的模式,支持電子道路收費,建設及綠化行人道路系統」;有本土地區團體反 對在中上環舊城區興建有大量車位的超高豪宅,為狹窄的街道引來更多汽車,導致舊城區的環境不斷惡化;有本土單車團體近年多次舉行大規模單車遊行,要求當局 以實際政策鼓勵以單車代步,要求與汽車得到平等待遇。這些以香港本位提倡更進步實踐的團體,同樣是貨真價實的本土派,是進步本土運動的動力。如何令他們願 意出來,在進步本土運動中擔當更積極的角色,參與這場從未有香港人成功過的「改變跨境政策‧重奪主導權」抗爭,是當前要務。

排外本土集中區分我們與他們,那麼進步本土就有多一條線──自駕遊要反對,但反對的理由主要不是恐懼國內司機或左軚車(目前在香港開車的國內司機可 能比我們想像的多),而是這個政策違反了市民對香港的進步本土願景。我們可以爭論何謂進步,但不可以沒有。香港充滿着由殖民地而來、由北京政府承繼並「發 陽光大」的宰制結構,無論政治上和經濟上的,有時候多得根本無法想像可以怎樣前行。因此,我們更加要珍惜凝聚進步本土願景的機會,將「自駕遊」這個新危機 化為推動本土社會改革的動力。排外的本土像永不止息的風暴,令人生畏,我期望進步本土的抗爭實踐能夠再次出現,將風暴變成一場又一場有累積的社會運動。

原文另一版本刊於星期日《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