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環保署署長的信——不是天災是人禍 追究毀河責任

按:準備寫抗議信時,偶爾發現單生給我的文件中,有一份手寫、載有單家農地的資料。這份手稿應該是單生口述、託人筆錄的文件,於是我決定將內容次序重編一次,用回他的文字代筆撰寫了這封抗議書,字字淒涼,句句心酸。

老父遺志:守住稔灣最後一塊田

稔灣堆填區承辦商被揭發破壞河道,將青大石澗、大小冷水流下來的自然山水在出海口大水坑攔截,泵入堆填區用作洗地之用。結果,令在大水坑旁邊兩個農戶的農地,長年飽受水土流失所影響;堆填區承辦商昇達更曾挖走河沙,堆放在農田上,令農戶蒙受損失、荔枝樹不再結果。

稔灣堆填區截河泵水洗地 掘走河沙堆上農田 農戶誓追究責任

屯門稔灣堆填區與下白泥隔著一條大水坑,那是青大石澗及大、小冷水的出海通道,在堆填區興建前,一直養活下白泥村、(原)稔灣村數百戶村民。後來土河道被劃入堆填區範圍,河水清澈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