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環保署署長的信——不是天災是人禍 追究毀河責任

按:準備寫抗議信時,偶爾發現單生給我的文件中,有一份手寫、載有單家農地的資料。這份手稿應該是單生口述、託人筆錄的文件,於是我決定將內容次序重編一次,用回他的文字代筆撰寫了這封抗議書,字字淒涼,句句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