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村:被遺忘的時代悲劇

7月下旬某一日,午飯時間剛過了不久,米埔隴村傳來「轟隆轟隆」的聲音。一部挖土機剷上了曾家後園的山坡,強行將一排六十呎的圍板拆下來。這是半年內第二宗被主流傳媒報道的強拆案件,社會普遍都驚訝香港都有這種「大陸化」強拆之餘,大家也開始發現原來在「原居民」以外,新界還有一班沒有丁權、相對非常弱勢的「非原居民」居住在多條大大小小的「散村」裡。

米埔隴違規沙倉 規劃署未執法 四叔妹夫為地主 颱風周中襲港恐倒塌

 
新田米埔隴村近日出現了一座沙倉,距離民居只有不足十米,堆上差不多兩層樓高的沙。由於天文台已預料周中可能會有颱風襲港,村民和土盟擔心沙倉有倒塌的風險。

守護農田 由街頭開始

藍天白雲加上尚未變黃的稻草,構成了一道美麗的農村風景。不過,風景背後的辛酸,卻不是人人都能理解。

「今年收成唔好。」自從2013年開始,土盟的同行者信哥年都會在年花休耕期間種稻米;不過今年的風雨似乎特別大,在雨中插的秧苗長得不好,生長情況不理想。

一夜之間 將農民一口井毁於一旦 土豪惡霸 視法律如無物,為何?

2015年9月30日,一班建築工人將一車又一車的沙石,運來小磡村農民信哥的農地,利用推土機以及挖泥機,在事前毫冇通知的情況下,用沙石填平農地,更加令信哥及家人難過是,建築工人將農夫賴以維生嘅重要水源:一個水井,用推土機將泥石填封。

米埔隴村改建豪宅 村民不要賠償 要求不遷不拆

2011年10月31日 蘋果日報

【本報訊】逾 50年歷史的元朗米埔隴村,與米埔鳥林只一山之隔,不時都可聽到雀鳥開懷高歌。不過,近日有神秘地產商向大業主收地,計劃改變土地用途發展低密度豪宅,百 多名村民面臨家園盡毀,雀鳥如白鷺的棲息環境亦被破壞。村民慨嘆發展商不斷在新界收地建豪宅,擔心被迫遷後再難找到環境恬靜的鄉郊生活,不要賠償只望不遷 不拆,會跟菜園村一樣抗爭到底。
記者:譚靜雯

在元朗市中心乘專線小巴約 10分鐘,便來到米埔隴村,村內環境清幽,到處可聽到雀鳥在高歌,一入村可以看到村民聚集在空地閒話家常、小朋友則在旁打羽毛球,生活悠然自得。不過,今 年初村民陸續收到大業主的律師信,指租約期滿,要求他們於今年底前分批遷出,約有 20多戶、百多名村民被迫遷,當中 4至 5戶遷出日期更於昨天屆滿。

大業主要求年底遷出

由於村民只是租客,並非「原居民」,即使已經扎根於此兩、三代,仍難逃被大業主迫遷的厄運,從小在米埔隴村生活的蘭姐就是其中一人。蘭姐一家七口在村內生 活約 40年,雖曾一度搬到上水,但始終不捨村內寧靜的環境而搬回來,「我好鍾意呢度,環境好清靜,而且朝早好多雀仔架,吱吱喳喳好開心,聽到個人都好放鬆,第 二度聽唔到咁靚嘅雀仔聲啦。」
蘭姐平日就在屋外的農地種植木瓜、番薯及茄子等,自給自足,但平凡生活將面臨改變,大業主要求她今年 11月底前遷出,「好徬徨、好唔開心,已經習慣喺度住,同村民感情好好,就算賠錢畀我都無用,搵唔返呢啲地方。」

成立村民關注組反抗

村民金哥則在米埔隴村出世,村內一草 一木都有深厚感情,「爸爸 60年代開始向業主租嚟住,我細細個喺呢度大,到家夜晚仲可以睇到螢火蟲。」他稱,得悉大業主已經將土地出售予發展商,擔心發展低密度豪宅,會影響生態 環境,「條村同米埔只有一山之隔,每逢夏天好多白鷺會喺呢度嘅松樹棲息。」
為保衛家園,村民成立「米埔隴村民關注組」,展開反迫遷行動,包括靜坐、拉橫額,希望同發展商坐低談判,唔需要搬走。」

發展商不斷侵蝕米埔

【本報訊】近年發展商不斷在米埔保護區周邊等保育地帶興建豪宅樓,其中長實擬於距離屈翅螢生境地僅 330米的元朗豐樂圍,興建一個接近 2,000個單位的大型住宅群,直接威脅香港獨有的米埔屈翅螢生境,將令牠們無法有效交配繁殖、踏上滅絕之路。

學會要求評估環境

長實早前向城市規劃委員會提出,押後商 議豐樂圍申請一個月。香港昆蟲學會等環團已去信要求漁農自然護理署,就項目進行詳細評估。此外,由前賭王傅老榕家族牽頭的南生圍建業有限公司,早前向環境 保護署提交南生圍及甩洲綜合發展及濕地改善項目的簡介,計劃在南生圍南面約 50公頃面積將作低密度住宅發展,預計興建逾千個住宅單位,南生圍北面及毗鄰的甩洲則分別發展成社區濕地公園及自然保育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