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破壞 後發展 2030+未上馬 農地倒泥變棕土 新田農民陳情申訴

今年十月颱風襲港期間,新田小磡村洪水泛濫,多幅農地和農舍被淹浸,農民村民損失慘重。歸根究底,都是倒泥、倉地惹的禍。

例如在小磡村東南部近新田軍營一帶,多幅私人土地被人填土之餘,村內多條河道均有被阻截的痕跡。新田一低地,但在河道上堆積的泥頭,可以超過一成年人的身高。

散村:被遺忘的時代悲劇

7月下旬某一日,午飯時間剛過了不久,米埔隴村傳來「轟隆轟隆」的聲音。一部挖土機剷上了曾家後園的山坡,強行將一排六十呎的圍板拆下來。這是半年內第二宗被主流傳媒報道的強拆案件,社會普遍都驚訝香港都有這種「大陸化」強拆之餘,大家也開始發現原來在「原居民」以外,新界還有一班沒有丁權、相對非常弱勢的「非原居民」居住在多條大大小小的「散村」裡。

米埔隴違規沙倉 規劃署未執法 四叔妹夫為地主 颱風周中襲港恐倒塌

 
新田米埔隴村近日出現了一座沙倉,距離民居只有不足十米,堆上差不多兩層樓高的沙。由於天文台已預料周中可能會有颱風襲港,村民和土盟擔心沙倉有倒塌的風險。

守護農田 由街頭開始

藍天白雲加上尚未變黃的稻草,構成了一道美麗的農村風景。不過,風景背後的辛酸,卻不是人人都能理解。

「今年收成唔好。」自從2013年開始,土盟的同行者信哥年都會在年花休耕期間種稻米;不過今年的風雨似乎特別大,在雨中插的秧苗長得不好,生長情況不理想。

一夜之間 將農民一口井毁於一旦 土豪惡霸 視法律如無物,為何?

2015年9月30日,一班建築工人將一車又一車的沙石,運來小磡村農民信哥的農地,利用推土機以及挖泥機,在事前毫冇通知的情況下,用沙石填平農地,更加令信哥及家人難過是,建築工人將農夫賴以維生嘅重要水源:一個水井,用推土機將泥石填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