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我們在木屋區談迫遷——頂手寮屋問題

土盟是少數會接新界鄉村個案的民間組織,有些找我們幫手的朋友明言,很多時土地糾紛、尤其是寮屋的個案,區議員們都會耍手擰頭。這也正常,土地糾紛和迫遷,很多時都不是一些可以上報的個案,即使是比較熱心、不計較名利的議員,很多時候都無計可施。

散村:被遺忘的時代悲劇

7月下旬某一日,午飯時間剛過了不久,米埔隴村傳來「轟隆轟隆」的聲音。一部挖土機剷上了曾家後園的山坡,強行將一排六十呎的圍板拆下來。這是半年內第二宗被主流傳媒報道的強拆案件,社會普遍都驚訝香港都有這種「大陸化」強拆之餘,大家也開始發現原來在「原居民」以外,新界還有一班沒有丁權、相對非常弱勢的「非原居民」居住在多條大大小小的「散村」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