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橫洲同氣連枝 乾坑蕉徑情意相挺 ——堅持不遷不拆 共同守護鄉郊農村

東北抗爭已經走過近10年的光景,橫洲村民也已經走了3年的抗爭路。這個在傳媒眼中過氣的議題,隨著政府在土地供應專責小組進行公眾諮詢期間,公佈加強政府清拆行動的寮屋安置與補償措施,再一次有一個「機會」。

這個「機會」,對外間很多市民來說,賠償金額看似增加、安置安排也更合理。然而,一眾來自新界東北、橫洲、大埔乾坑村民,事實上都不是需要這種更好的安置補償安排。

村民追求的,由始至終是希望能夠繼續以原本的方式、在原本的地方繼續生活。

多項選擇題式的反智辯論

快餐、常餐、午餐定晚餐?來來去去咪又係嗰樣嘢!

相信大家都聽過麥兜這個經典故事,與麥兜成長環境相近的典型「港孩」,亦肯定對多項選擇題的考試形式耳熟能詳。我們從小已經由背誦為主的教育制度規範得既欠缺批判和獨立思維,亦對於未來社會缺乏想像力。除了如雨傘運動般決堤式的大爆發外,我們的公民社會和公民質素,看來亦只能停留在選擇快餐或常餐的水平。

寮屋劏房的困境

本週日,廈村田心村一個寮屋劏房起火,導致2位劏房住客死亡。同一時間,我們今年也收到新界多個鄉村的寮屋劏房,因土地可能被「釘契」而面臨迫遷的問題。劏房寮屋不僅是土地規劃失誤所出現的問題,更是樓市失控而引致的嚴重住屋危機,這個危機隨著新界鄉郊被開發,也漸漸顯露於人前。

2017年,我們在木屋區談迫遷——頂手寮屋問題

土盟是少數會接新界鄉村個案的民間組織,有些找我們幫手的朋友明言,很多時土地糾紛、尤其是寮屋的個案,區議員們都會耍手擰頭。這也正常,土地糾紛和迫遷,很多時都不是一些可以上報的個案,即使是比較熱心、不計較名利的議員,很多時候都無計可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