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城鄉3:實戰!招募長期落村小隊

寮屋是香港房屋運動史上,存在最久的一種居住形態。至今無論城市與鄉村,仍然存在超過30萬間寮屋,分佈在港九新界。寮屋給人的印象,往往是負面、危險,然而寮屋區的生活並不只有一種呈現的形態。有些寮屋區存在很多社區問題,基本設施亦嚴重短缺;有些則保存得非常好,村民代代相傳守住祖屋;有些則依然發揮其農業功能,為香港的自給率作出貢獻。

然而,在土地分不公的制度裡,寮屋居民可謂沒有選擇去留的自主。明明有更適合的土地,卻因為一少部分人的利益,而要將幾代人的家園剷起;即使最終只能無奈離開,但安置補償的機制,又能否照顧基本的生活需要?

寮屋土地改劃 應促進民主規劃

政府今年3月公布,研究把九龍3個寮屋聚落(茶果嶺、牛池灣村、竹園聯合村)改劃發展,其中唯一有時間表的茶果嶺都最少有18個月的研究時間;此外,發展局去年已公布,並在立法會通過發展清拆行動特惠補償及安置加強措施(因公布日子為2018年5月10日,又稱為「510方案」),為將被政府行動清拆的寮屋居民提供房協乙類出租屋邨的免資產入息審查限制。安置補償在重重爭議下已獲通過。那在未來的規劃裏,寮屋居民還有什麼角色呢?

政府研茶果嶺牛池灣竹園寮屋區發展 必須有社區參與 釋出土地勿賣地起豪宅

政府早前回應立法會查詢時,表示將開始研究將新九龍三個寮屋區發展。這三個寮屋區合共佔地7.15公頃,其中而積最大的茶果嶺(4.65公頃)將會先發展,牛池灣村、竹園聯合村則未有時間表。

填海起東大嶼都會人工島 如何導致農戶被迫遷?

由曾蔭權年代的坪洲—喜靈洲連島方案、交椅洲填海,到梁振英政府2030+的「東大嶼都會」、以至今屆林鄭政府提出的「明日大嶼」,在中部水域填海造地的計劃已經長期放在特首枱頭。反對填海造島的理由實在太多,無論由公共財政走向,到超支、無法完成的威脅,對環境的破壞,還有對未來居住者的生命安全都有重大危機。不過,計劃帶來的影響不止於此。

寮屋新政 為公私合營大送禮

土地大辯論不經不覺已進行大約兩個月,除了「點心紙」等受爭議的公眾參與活動外,政府在這兩個月間也通過很多渠道放風左右討論(如早前的小濠灣車廠規劃),亦有推出新政策配合「點心紙」的部分選項;當中又以5月中公布的加強政府清拆行動的寮屋安置和補償措施,與大辯論關係最為密切。

東北橫洲同氣連枝 乾坑蕉徑情意相挺 ——堅持不遷不拆 共同守護鄉郊農村

東北抗爭已經走過近10年的光景,橫洲村民也已經走了3年的抗爭路。這個在傳媒眼中過氣的議題,隨著政府在土地供應專責小組進行公眾諮詢期間,公佈加強政府清拆行動的寮屋安置與補償措施,再一次有一個「機會」。

這個「機會」,對外間很多市民來說,賠償金額看似增加、安置安排也更合理。然而,一眾來自新界東北、橫洲、大埔乾坑村民,事實上都不是需要這種更好的安置補償安排。

村民追求的,由始至終是希望能夠繼續以原本的方式、在原本的地方繼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