諮詢這場遊戲——索罟灣石礦場鐵定起樓?

Picture 1

原文載於香港獨立媒體

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支持者之一,恆隆地產主席陳啟宗昨日指,CY 唔會搞冧樓市,但會從增加土地供應入手。早在去年2011年,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便在2月公佈的年度賣地計劃的新聞公告上,提出包括索罟灣在內的前石礦場用地。在今年1月,更拋出維港以外的填海方 案。社會反響不少,環保團體如世界自然基金會認為,填海應該是最後的手段,更重要的意見是,政府對於人口的估算是否準確、合理,以及關於土地資源的分配問 題。假如增加的土地資源,只是用作興建豪宅,予所謂「二線發展商」更多「商機」而非興建公屋、居屋的話,又有甚麼意義?

索罟灣石礦場的研究在去年2011年6月開始展開研究, 並將於今年中開始第一階段諮詢。在展開研究前,根據土木及工程拓展署署在2011年4月提交予離島區議會的文件顯示,該署只諮詢有關的地區委員會、鄉事委 員會及城市規劃委員會,其他非鄉事系統的居民,根本沒法參與。當然,署方會表示在第一階段諮詢,各居民仍然可以參與,但在第一階段諮詢的時候,又有多少潛 規則或者已經談好的東西,普通居民是無法知道的?

興建公屋選項已被暗中否決
這些假諮詢的遊戲,到底還要玩到什麼時候?三月中的時候,有關研究的顧問公司,邀請了一些居民及團體出席一個「informal meeting」。顧問公司只略為講解了石礦場研究的背景及範圍,便著出席者說出自己的意見。與會者都十分愕然,大家都十分明白的是,政府在這些研究背後 早已有預設立場,顧問公司說的「無任何預設」、「開放討論」也不過是空口講白話。雖然如此,在言談之間,顧問公司也無意透露,原來公屋這個選項在索罟灣石 礦場的發展中已被剔除!

下為當日會議部份與會者的意見,再附上該公司與離島區議會主席周玉堂及南丫島南段鄉事委員會會面的紀錄要點,原文為英文,由筆者摘要翻譯,供大家參考:

三月十九日居民及環保團體意見:
1. 擔心該處的發展人口過多,影響鄉郊特色
2. 南丫島南是擬議的海岸公園及郊野公園選址,也是盧文氏樹蛙的居住地
3. 保留自然海岸線,不應再在附近填海
4. 未來的發展須顧及南丫島的分區規劃大綱圖,保護區內的自然環境、鄉郊特色及無車環境
5. 如發展樓宇,最理想應為三層,最多亦不應多於十層,而配合附近景觀
6. 可考慮如赤柱般密度的公營房屋,但不應作高密度發展
7. 不支持發展豪宅

離島區議會主席周玉堂的意見:
1. 目前只有約500名居民居於南丫島南,希望能增加人口,令社區及商業設施也能增加,吸引更多年輕人居住,也令現有索罟灣的居民受惠
2. 增加連接南丫島南北的公共交通服務

南丫島南段鄉事委員會的意見:
1. 應發展公營及私營的房屋,部份公營房屋應優先給予索罟灣的漁民
2. 有委員建議容納四至五萬名居民的發展,不過其他委員認為低密度發展較為合適
3. 應考慮設置旅遊、娛樂、文化或教育的設施

活在南丫:十如何保護南丫島南? How Can We Protect South Lamma?

轉載自獨立媒體

文:Living Lamma

Last week, South Lamma – the place with of two of Hong Kong’s sites of special scientific interest, zoned for conservation and coastal protection, and home to Romer’s tree frogs and green turtles, both protected species – was saved from becoming a marina, hotel and residential complex by the Town Planning Board’s decision to reject the application for rezoning by the developer.

上週,城規會否決發展商在南丫島南興建遊艇會、酒店及住宅的改變土地用途的申請。南丫島南這片有兩處「具特殊科學研究價值」地點,在規劃大綱內屬自然保育及海岸保護區,亦是兩種受保護動物盧文氏樹蛙及綠海龜居住的地方,暫且得到保存。

In January 2010, South Lamma made front page news because of large, odd concreting work that suddenly appeared under the natural boulders on the hillside. (See top picture).

在2010年一月,在南丫島南的天然巨石及山下突然出現大型及莫名其妙的工程(見置頂圖),南丫島南又成為報章的新聞。

Now two projects – one by the Home Affairs Department (HAD) and the other by a local developer are helping to destroy the landscape value of South Lamma. (The other photos show HAD’s Great Concrete Wall of Tung O and the private building works).

這兩項工程分別由民政事務處及一位本地的發展商進行,工程已經影響到南丫島南的地貌價值(另一些圖片可以看到民政事務處的巨型石屎牆及有關的私人建築工程)。

HAD has replaced the traditional green railings along the hiking path with a concrete wall more than 116 metres in length. The wall measures over a metre on the path side and almost 3 metres on the beach side. It has transformed Tung O visually, seriously detracting from the majestic natural views of the rock face or the beach. Unusually, the water trough on the path – a welcome stop off on hot days, particularly for our four legged friends – has been removed and a small concrete wall erected.

民政事務處以一條長達116米的巨型石屎牆,取代原有的沿行人徑設置的傳統綠色欄杆。從行人徑量度,該巨型石屎牆高達1米,從沙灘量度更接近3米。 該牆從視覺上嚴重破壞東澳的具特色的岩石及沙灘的自然景觀。更不尋常的時,原有行人徑旁的水槽也被拆毀,取而代之的則是石屎牆,這條水槽本是遊人及狗隻在 天熱時,稍作小休的良伴。

We understand that there has been some difficulty with the path, particularly in typhoon season, but surely Asia’s World City can do better? Now our children cannot even see the sea for the concrete at what should be one of Hong Kong’s visually most impressive bays. Surely there could be a better choice of materials and design?

我們了解行人徑有不少問題,特別是颱風的季節,但所謂的「亞洲國際都會」能否做得更好?我們小孩從行人徑甚至看不到原本應該是香港最出色的海灘。除了災難性的石屎牆外,肯定有更好的物料及設計。

At the other end of the beach, visitors will find an enormous pile of construction material, signs put up by the Lands Department and a large digger working away (at least it was today.) This is the area that hundreds of volunteers helped to clean during the Hong Kong Coastal Clean Up Challenge this year.

在沙灘的另一邊,遊客可以見到大量建築物料,地政總署已設立警告牌,大型的剷泥車正在施工。這處是今年海灘清潔比賽(Hong Kong Coastal Clean Up Challenge)有過百義工幫忙清潔沙灘的地方。

Both HAD and the owner of the property are known supporters of the Baroque project. Is this yet another case of “destroy first, develop later" seen so often across Hong Kong’s rural New Territories?

民政事務處及發展商也是南丫島南博寮港發展項目的支持者。這是否另一個「先破壞、後發展」的例子?

We are sure members of the government will bristle at the accusation. But can the Secretary for Home Affairs please explain the reason for the insensitive design and unnecessary concrete pouring involved in so many of his department’s projects on Lamma?

我們肯定政府會否認這個指控,但民政事務局局長能否就當局在南丫島的多項不適當的工程設計及不必要的石屎作出解釋?

Surely there should be better protection for Hong Kong’s ecologically sensitive areas. The enforcement of the Statutory Outline Zoning Plan, would be a good start. It would also help if HAD would fulfill the promises of its environmental report by
“carrying out local environmental improvement projects with due regard to the impact on the environment."

可以肯定的是,對於香港一些生態敏感的地方的保護必須加強。實施「分區規劃大綱圖」是一個好開始,民政事務處亦必須落實他們「在進行地區環境改善工程時,必須考慮工程對環境的影響」的承諾。

We would like to see immediate and effective action to restore the natural landscape of Tung O bay. We urge government to take the necessary measures to protect South Lamma. We hope that how this might be achieved will become a topic for debate at Legco, as well as in local news media.

我們要求當局採取即時及有效的措施,回復東澳的自然景觀。我們要求政府實行必要的措施保護南丫島南。我們希望這能成為立法會辯論的題目及傳媒關注的事項。

How we can affect change remains to be seen. We shall be sending a copy of this newsletter to the heads of departments for Planning, Agriculture, Fisheries and Conservatio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nd Home Affairs. We will also send it to the Development Bureau and Tourism Commission, as the destruction of South Lamma means a lost opportunity for eco-tourism in Hong Kong. And we will copy the Legco Panel on Environmental Affairs and our contacts in the press.

我們能否作出改變?我們會將這份通訊的副本寄到規劃署、漁農自然護理署、環境保護署及民政事務處。我們亦會寄到發展局及旅遊發展局,因為南丫島南受到破壞意味香港失去一處辦生態旅遊的機會。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及傳媒都會收到這些資料。

We sincerely hope that these efforts will not, as has happened so often in the past, result in one government department passing the buck to another until the day when the Baroque (or whatever it might call itself in future) sees that people have given up and South Lamma once again becomes the target of a rezoning application for the benefit of property speculation.

我們希望這次的努力不會像從前一樣,政府部門將責任互相推卸,直至博寮港公司看到人們放棄南丫島南的機會,再次向城規會申請改變土地用途,將土地用作樓宇炒賣。

We would like to encourage other groups and individuals to add their voices to our campaign to protect South Lamma. However, as there is no one office or individual responsible, it is difficult to advise where to send a letter. Please use your contacts and networks to help us identify someone who can champion this cause.

我們希望其他組織及個人能夠一同參與我們保護南丫島的行動。然而,到目前為止仍沒有任何一個政府部門或官員承認責任,我們很難無法建議有關的信件應該寄到甚麼地方。請各位利用大家的網絡幫我們找到哪位官員就此事負責。

 

南丫島:明日的大浪西灣?

IMG_2003
圖:索罟灣海港

轉載自獨立媒體

一個「發展」規模更大,涉及利益更多的計劃,將會在南丫島南啟動。相比起大浪西灣,大浪西灣因為位處西貢及麥理浩徑,無疑是更為知名,比生態價值, 則南丫島南或勝一籌,這處有稀有品種盧文氏樹鞋,海龜也會來南丫島的深灣生蛋。然大浪西灣的「發展」,只是小商人魯連城希望建一座私人別墅,而南丫島南, 則是一個有遊艇會、酒店、住宅、避風塘等龐大利益的鴻圖大計,背後的財團,除了「南丫島島主」李建強外,更是國內最具規模的開發商雅居樂集團。

這個由本地發展商建旺集團雅居樂集團合作的項目,計劃最快於三月底提交上城規會。這個計劃去年曾提交予經濟機遇發展處,但因為發展規模過大,對環境影響太大被否決。在修改計劃後,兩集團合組,負責此項目的博寮港公司,打算再次闖關。

這個計劃的發展地點在南丫島南,對於遊人來說比較陌生。去年發展商的計劃,是將整個東澳灣以防波堤包圍,作為遊艇的泊位,沿岸則由住宅群包圍。最新 的計劃是,他不包括整個東澳灣,而只集中在東澳灣的東面。設500個固定遊艇泊位,可泊100米長的遊艇,另加一些非固定的泊位。據了解,目前全港有約 2,000個遊艇泊位,已經全滿,大部份泊位都屬十多間私人遊艇會。私人遊艇會涉及的,都是白花花的金錢,一間遊艇會的入會年費,隨時過百萬,泊位另 計,500個泊位,一年計下來就是五億元的生意。在貧富懸殊的香港,遊艇位的需求愈來愈大,並且有大型化的趨勢。目前的遊艇會擠迫,只能停泊到5至20米 長的船。此外,因為在內地泊遊艇要收稅,不少內地的富豪,也有興趣將遊艇泊到香港來。

01lamma1.2
圖:來源自《南華早報》

遊艇會的金權味、階級味實在相當之重,因此發展商有另一層包裝,遊艇會附設有帆船中心及訓練場地,希望舉行亞洲比賽,比賽場地就在南丫島對出海面。 發展商指,一旦成立帆船中心,就可以與海南及青島等地比併,爭奪國際比賽主辦權,希望成為 “another rugby seven"的盛事,符合香港特區政府支持「盛事」的思路。海岸會設有臨海廣場,以作舉行容納千人的大型活動。

為地產利益,住宅自然少不得。發展商最新的計劃是不會發展生態價值較高農地,相反,佢地希望以現時持有的農地交換政府 CA 地建樓,將會有700至800座低密度住宅。另設Spa Hotel,共有120間房,位置就位於鄰近深灣的東澳。

對於環境的影響,今日《蘋果日報》及《南華早報》也訪問了世界自然基金會及長春社,世界自然基金會的梁士倫表示,擔心光害會破壞海龜的環境。長春社 的李少文更放重話,說「我同佢地講唔使傾,無論點改都唔會支持。」且看兩個組織會否堅持。發展商的計劃之中,表示會興建生態公園及有機農場,這些設施往往 是用作籠絡環團之用。

被上岸、被賣地

南丫島南的居民,又作何反應?南丫島南不同於南丫島北的過度發展,人口不多,兩條主要村落模達灣及模達村,常住居民分別約為四十人左右。原居民多只 剩下年老長者,近七成居民也是租屋的非原居民。兩者的反應也是迴異——原居民很多都已經賣地予發展商,估計發展商已囤積過百萬呎農地,作價都十分之低,他 們自然是支持「發展」,對於非原居民而言,搬來這邊居住,為的都是寧靜以及較低廉的租金,一旦「發展」,相信不少居民都無法在這裡住下去。

這個困局而大浪西灣也有相似之處,周邊是美好的自然環境,鄉村孤處其中,沒有足夠的公共服務以及能夠自營的經濟模式,農業在「無政策」下被消滅了,單在南丫島南就有過百萬呎農地荒廢,變成地產商換地的籌碼。漁業也是同樣,財政預算案其中有一個提議,就是禁止拖網漁船在本港作業,直接扼殺漁民生計。他們的出路?就是接受低薪的服務業職位。這個東澳的發展計劃,就表示因為將會很多長途船來港,在他們停留幾個月至一年期間,正可創造一些水手及酒店服務的職位,亦能推動維修業。這不就是香港「第三產業化」的縮影?

作為草船的東澳?真正目標:索罟灣

這個項目規模之大,確是令人吃驚。這令人疑惑的是,這個計劃會不會只是草船一隻,真正的目標其實不在東澳?最近,政府公佈索罟灣前石礦場用地已完成 修復,準備撥入勾地表。發展商真正的目標,會否是這塊石礦場用地?據了解,YMCA已去信政府,希望將此處批出予YMCA,作為興建營地之用,當中涉及的 條件不明,例如他們會否交出馬鞍山的現有營地作「發展」之用?然而無論是營地還是賣地的問題都是,這片土地又是一塊塊地劃出去變成公眾不准進入的「私人地 方」。建旺集團已落成的一個發展項目,位於南丫島的牙駮灣,正是這種發展模式。

A18-274.1

地產霸權進軍南丫島:遊艇、豪宅、酒店

轉載自獨立媒體

地產霸權進軍南丫島!雅居樂及建旺合組的博寮港有限公司,正式向城規會申請, 在如今一片翠綠,居民只在十人左右的南丫島南部的東澳及榕樹澳,興建900個豪宅單位、一楝設有120個房間的酒店,並在海面部份建設避風塘,供500艘 遊艇停泊。計劃規模之大,是超乎想像的,整個計劃佔地853,520平方米,足有125個標準足球場之大。陸地的部份達423,520平方米,南丫島分區 規劃大綱圖的原有規劃為「農地」、「自然保育區」及「海岸保護區」。海面的部份則為430,000平方米,發展商申請更改為「綜合發展區」(沒錯﹗海面都 可以搞的!)。如獲通過,政府的訂定的規劃用途,原來在地產霸權下不過是一紙空文。計劃完成後,整個南丫島南部幾乎都被發展商私有化,對於生態亦造成無可 挽回的改變,危及寄居於南丫島的瀕危絕種生物盧文氏樹鞋及同樣珍貴的綠海龜。

漠視原有生態及規劃大綱

申請人博寮港有限公司指,計劃中將建成帆船中心,並將爭辦國際賽事,「向全世界展示亞洲帆船中心的形象」,並推動香港旅遊業,「令香港水域更富吸引力」。

然發展商擬大規模發展的南丫島南,如今只四條人口不多的原居民村,包括模達灣、模達、東澳及榕樹下,總計人口在三百左右。其餘大部份土地均為荒廢農 地、海灘及自然環境。在政府提出的南丫島分區規劃大綱圖用途不符,在南丫島南,大部份土地均被劃為「自然保育區」及「海岸保護區」,根據政府的「指引」, 任何在上讀兩項分類土地上的發展,只有「對保護原有自然環境具必要性及凌架性公眾利益的基建設施,也會可能獲我批准。」此外,南丫島南的深灣是「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 SSSI」,可是發展商的計劃是就在深灣背面的東澳,也會發展住宅群及酒店。

如今是行山客熱愛,自由開放的南丫島南,日後只會變成一堆服務有錢人、私有化、封閉的設施。

上圖為發展商提交申請的地點,下為分區規劃大綱圖,深綠色部份為「自然保育區」,淺綠色為「農地」,近海岸的青色地則為「海岸保護區」。

悶聲發大財

這項計劃的利益有多少?

申請更改土地用途,是發展商常見的做法。不過發展商今次的做法比較特別,是次的申請是更改政府土地的用途,一旦通過計劃後,發展商仍須與政府商討換地的事宜。發展商的計劃是,以在區內已經買入,他們認為生態價值較高的農地,與政府交換這些已改變用途的政府土地。

依據發展商的申請計劃,我們可以大致估算整項計劃的利益。豪宅方面,發展商擬建一百三十多萬平方呎樓面,以每呎一萬元計算,利益也約為一百三十億。 五百個遊艇泊位,筆者不能清楚掌握數字,但參考一般遊艇會數十萬至一百萬會費,泊位另計的制度,估計每年收益約為數億元。一百二十個房間的酒店,年收益也 在億元以上。另有三十萬平方吹商業設施,以及九百個單位的管理費用收益。

發展商的成本呢?

筆者隨意於東澳及模達找來二十多塊土地查冊,調查的結果很有趣。所有農地均已轉賣發展商,而所有屋地均有居民保留。一直以來,南丫島居民均只認識建 旺發展有限公司,該公司十多年來一直默默向居民收購土地。從居民口中得知,收購價格不算太高。但因土地閒置,農業亦早已不復六、七十年代,因此居民也售出 很多土地予建旺。建旺後來與雅居樂集團合作此項目,組成博寮港有限公司。

一個問題是,發展商在土地的成本上,究竟是多少?筆者不能完全掌握,但從查冊結果中,可以知道一點線索。

在查冊的二十多塊土地上,可以發展至少有十宗交易,是由建旺發展有限公司或其旗下的其他公司,將數塊甚至數大塊的土地一併轉移至博寮港有限公司或是 其前身億誠發展有限公司,涉及的金額大約為五億四千餘元。當然這肯定不是全部的交易總金額,但這個數字也肯定大大高於收地的成本,這大約只是建旺將土地轉 移至博寮港有限公司的代價。如果以此除了今次申請改用途的四十多萬平方米計算,土地成本每平方米只須千多元,如果轉回常用的單位每平方呎的話,只是約百多 元。

當然,這樣的計算不完整,也未計及與政府換地所需補回的地價。
檢視較大的地圖

圖:發展商的發展範圍。

私家車路

申請文件要注意的另一點,是發展商打算在南丫島南興建私家車路,要仔細閱讀文件,才可以看到:

lamma07
圖:發展商擬建184個車位。

lamma02
lamma08
圖:發展商擬建的行車路。上圖為發展商提交的設計圖,下為筆者藍色標示出的私家車路

如今在南丫島也確是有車路,是在北面發電廠,為連接電廠與風車之用,車輪也只限於電廠的維修車輛。如今發展商計劃興建一條車路,連接類近模達的住宅群、東澳灣的遊艇會以及東澳的酒店及住宅群。

盧文氏樹蛙與綠海龜

這項發展計劃也早有風聲,發展商亦曾將項目提交至去年成立的經濟機遇發展處,但不獲支持,原因是發展規模及對生態影響也太大。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在2009年9月提交予環境局的文件中提到發展計劃將「影響盧文氏樹蛙,它是在 Wild Animals Protection Ordinance 下受保護的動物,亦是在 IUCN 紅色警示名單之中,即是瀕危絕種的生物……發展計劃鄰近深灣,綠龜海灘,同受 WAPO 保護,牠同樣是在 IUCN 紅色警示名單之中。(未來建築物的)燈光會影響牠們的路線。」兩種生物也受香港的《野生動物保護條例》保護,不過在兩年前的2009年,漁護署才興高采烈地宣佈瀕危綠海龜回流香港生蛋

公眾諮詢將於5月27日結束,城規會暫定於7月8日審議,反對計劃者也可以加入 facebook 群組

lamma06
圖:「畫家」筆下的東澳。

01lamma1.1
圖(《南華早報》):現有的東澳灣及背面綠海龜產蛋之地深灣。

IMG_1915
圖:立於深灣的警告牌

相關文章:
南丫島:明日的大浪西灣?
榕樹灣填海;七年前諮詢遭反對,七年後暗中重啟
大浪西灣十萬呎豪宅直擊——小型高爾夫球場、直升機坪、游泳池

 

南丫島清理單車行動,數十單車被即時壓毀

圖:兩部全新的單車被送進垃圾壓縮機

轉載自獨立媒體

旅客步出南丫島榕樹灣碼頭,第一道的風景往往是泊滿通道兩旁的單車。然而在3月26日,地政總署引用《土地﹝雜項條文﹞條例》,指單車佔用政府土地,並給 予兩日的通知要求所有車主移走單車。今早政府各部門採取聯合行動,將為數近四十至五十部單車沒收,並即時棄置。政府對單車泊位的規劃不完善,不少單車使用 者也會在最方便的地方停泊單車。政府引用法律給予一至兩日的通知,強行沒收單車拍賣,一直備受爭議,去年大圍的居民便曾經抗議。2011年上半年的資料,政府充超過6000部單車,每部平均售價僅為26元,被指為賤賣。今次署方在南丫島的行動,更是直接將單車棄掉,連將單車轉交予政府物流署拍賣的程序也省掉,被沒收的單車當中,不少均是全新的單車。如果以每部26元計算,署方今次也浪費近千元的公帑,並加強堆填區負荷。

榕樹灣一直就是否興建單車停泊處有爭議,歷經十年,支持者主要認為碼頭兩旁的單車嚴重阻塞通道。今年榕樹灣碼頭的單車停泊處工程刊憲, 單車泊位500個,造價一千五百萬,即每個泊位需要50,000元。支持及反對者也分別去信政府,反對者不全然是反對興建單車停泊處,而是對選址、造價以 及設計有疑問。有居民曾建議另一選址於郵政局外,惟不獲政府接納。單車停泊處的選址之所以企硬,原因也可能與政府打算在不久的將來重啟榕樹灣填海計劃有關。

沒收單車的行動一直被詬病,通知期短令很多單車使用者也沒足夠的時間知悉時間並將單車移走。而政府移走單車後又會迅速拍賣,令擁有人難以贖回單車, 在今次榕樹灣的清理單車行動上,署方更是直接將單車送往堆填區。行動的理據又往往不足,一些佔用路面停泊的單車並不一定真正阻塞了通道。

圖:張貼於單車上的通告

圖片由 Living Lamma 提供。

南丫島東澳項目 下月審議

lamma-TungOWan
圖:東澳全景

轉載自獨立媒體

內地發展商雅居樂與本地發展商建旺合組的博寮港公司,擬於南丫島東澳建設遊艇會、豪宅、酒店及住宅的項目,將於下月二日在城規會審議。在十月剛過去的第二輪諮詢期,發展商及支持項目的居民全力動員,結果城規會收到超過一千二百封一式一樣的支持信件,在總體意見上與反對持平。南丫島居民組織 Living Lamma 將於本週六下午兩點半在中環四號碼頭即往南丫島的渡輪的碼頭外集會,目前也正在收集市民聯署,要求城規會否決項目。

項目CEO同時是城規會委員

在今年五月項目的第一輪諮詢期,城規會共收到過千封反對的意見。發展商隨即加強公關工作,聘用鄭恩基任 CEO,鄭恩基在報章上素有「公職王」之稱,接受多項政府任命,包括浸會大學校董會成員、香港房屋委員會成員及醫管局成員,更大問題的是,他是城規會的委員之一。

IMG_6585
圖:上月團體發行清潔東澳沙灘行動,掛上橫額反對東澳發展項目

城規會的封閉制度一向為人詬病,委員任命全由政府控制,會議過程也非完全開放予公眾。一眾委員與發展商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雖然城規會有指引要求委員申報利益,有直接利益的時候需要退席。但博寮港CEO鄭恩基作為城規會委員,可以會內以各種途徑遊說其他城規會委員,他又接受《文匯報》訪問,大談「環保霸權」,即使他在會議當日需要避席,但要做的遊說功夫,在會前肯定已經完成。翻查紀錄,過去十個月城規會錄得驚人的506宗利益申報的數字,反映利益申報的制度名存實亡。

環評報告再次疏漏

目前城規會要求發展商自行就項目擬議範圍進行環評報告,由於是發展商出錢,結果往往以偏概全,或刻意漏報物種,貶低生態價值。環保團體自行就東澳進行研究,並在東澳發展稀有鱸魚。

A12-64.1
03baroqu.1
圖:《蘋果日報》及《南華早報》報導

提交意見制度成動員戰場

發展商在第一輪諮詢後,提交補充意見,第二輪提交意見在十月十四日結果,新提交的意見書超過一千七百份,當中支持的逾一千二百多份,反對則只有約四百。和年中首次進行的諮詢得出九成九人反對的結果差距甚遠,令人大跌眼鏡。

IMG_6593
圖:數封簽名字跡相似的信件

逾千份支持信中,絕大部分是來自兩份樣版信,兩信內容差別不大,強調「本人是南丫島士生士長居民/香港市民」。內容集中指不發展便落後於其他國家, 並處處批評保育香港大自然環境的人士。’在部份支持樣版信中,最神奇的地方是部分支持信件像小學生簽回條的方法,在下款印上「姓名」和「簽名」,中間以細 橫線間開。偏偏不少信件的「姓名」一欄有筆跡相似人寫出,令人懷疑是否有人以記名方式要求別人(如下屬、員工、村民)簽署同意書。此外,一些更可疑情況是 記者發現一些支持信簽名字跡極度相似,懷疑這些同姓的簽名信是否別有內情。

城規會的公眾諮詢制度本來有助小市民對更改土地用途的提出意見,如果有發展商聯同利益集團要求僱員家人或鄉親簽署大量名不符實的意見書,小市民根本很難以抗衡,結果項目便在得不到社會關注及傳媒報導下而被通過。

IMG_6550 IMG_6547
圖:項目發展的規模,佔據整個南丫島南

協力:Michelle

南丫東澳:生態大過豪宅!

位於南丫島南部,面臨南中國海的東澳灣,擁有天然的海岸線及自然環境。由雅居樂集團及建旺發展有限公司合組的博寮港有限公司計劃在此興建有五百個泊位的遊艇會以及九百幢豪華別墅,整個工程要於法定規劃圖則上的「自然保育區」及「海岸保護區」填海建防波堤及削去大片山坡,還要修築總長超過五公里的道路。發展商正向城市規劃委員會申請更改土地用途,將原本的「自然保育區」及「海岸保護區」改為「綜合發展區」。南丫島居民群起反對,城規會收到六百七十五份反對意見,僅三份意見支持。城規會將於七月八日開會討論這項申請。 (綠南丫小組提供)

1. 簡介你的組織和正在推動的工作:
南丫南關注組是個新成立的組織,主要由一班住在南丫島模達灣及模達新村的居民組成,大部份是非原居民,當中近半是外國人。模達這邊人口不多,因此住不了多久,大家就會彼此認識,也會互相幫忙,例如幫忙買日用品等等。成立初時只為聯誼,後來驚聞南丫島南的東澳將有大型發展,電郵組內的朋友熱烈討論,也開始行動,例如考察東澳、去信城市規劃委員會反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