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香港十大土地事件回顧

2015年早已被聯合國定為國際泥土年,而在香港發生和土地有關的事情更是多不勝數。土地不止是我們立足之處,更是日常生活經驗、情感的載體。由城市空間分配,到鄉郊非法傾倒,由狹小的工廈劏房,到豪華的丁屋屋苑,無不和土地正義息息相關。特首梁振英常常掛在口邊指「土地供應不足」,被公眾二次創作到成為老梗,然而本港土地分配不均的問題卻未有減輕之勢。

面對香港的財富和空間把握在少數權貴的手中,我們於過去一年沒有放棄過推石頭,一點一滴的希望拆牆鬆綁,披露本港土地問題的真相,並把矛頭指向金字塔的另一端。我們也希望,透過不同的社會實驗,能夠拉闊公眾對於空間以及土地的想像,繼而一起關心香港城市發展和土地規劃,重奪屬於每位公民的城市權和居住權。翻查紀錄,我們找出土盟2015年最多流量的臉書帖子,在年末做一個十大回顧。結合力量,承傳經驗,一起另覓出路。

土地正義聯盟 x《竊聽風雲3》映後討論會小記

normal_IMG_9157

《竊聽風雲3》觸及新界原居民丁權敏感題材,關注鄉郊發展的團體土地正義聯盟,在6月7日舉辦《竊聽風雲3》慈善放映會,並且邀請了七位嘉賓進行公眾討論會,就新界土地政策激辯。七位嘉賓包括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姚松炎教授、土地正義聯盟執委朱凱迪、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梁福元、上水鄉事委員會主席侯志強、兩位受發展計劃影響的村民華哥及財哥。以下為各方發言撮錄:

發展商准建百間丁屋 北潭凹過半預留「飛丁」

土瓜坪及北潭凹在今年(2014年)1月3日納入分區計劃大綱圖規管,是77幅不包括土地其中之二。私人發展商早在2007年至08年間已購入兩區土 地,但規劃署仍在兩地劃出逾5公頃的丁屋區,將來可建過百間丁屋。其中北潭凹劃出的丁屋用地更遠超該村十年丁屋需求,其中一半是預留予其他村的原居民「飛 丁」建屋。政府劃大量丁屋發展用地,變相配合地產商違法套丁圖利,破壞自然生態。

西灣應納入「鄉村及郊野公園」文: 朱凱迪

明報 2013-11-30
A28 | 觀點 | 周末新觀點 | 文: 朱凱迪

西灣應納入「鄉村及郊野公園」

剛去了位於廣東從化水源保育區裏一條叫「仙娘溪」的偏遠鄉村,了解由政府支持的「生態鄉村建設計劃」。三位社工協助婦女組織民宿合作社,舉辦生態旅遊,並協助農民改以無農藥化肥方法種植沙糖桔。計劃實行3 年,多了村民留在村裏謀生,不用再出村打工。

廣東的生態鄉村

在愈來愈關注環境及食物安全的時代,像「仙娘溪」那樣的生態鄉村建設漸成常識。但在香港,常識總是不大管用——最近郊野公園「不包括土地」爭議中,西貢白腊、海下,以及沙頭角鎖羅盤村民大談的「鄉村建設」,焦點竟然只是可以蓋多少幢丁屋!

據「創建香港」根據審計署最新的報告推算,餘下54 個郊野公園「不包括土地」中,除了大浪西灣會被納入郊野公園,大部分有原居民村落的,都會以法定大綱圖規管發展。以大綱圖規管並不一定會帶來破壞,可是最新由規劃署制訂的白腊、海下和鎖羅盤三張大綱圖,卻無一例外地容許興建大量丁屋。荒廢幾十年,生態價值極高的鎖羅盤村,村民竟說10 年內需要270 間丁屋。規劃署「落地還錢」,劃出可建134 間丁屋的「鄉村式發展」地帶,已經算是在發展和保育之間「取得平衡」。

從村民角度,提這樣的要求是意料之內——丁屋早已成為新界鄉村唯一的發展模式和成功標準,眼見其他村的丁屋發展商早已賺得「盤滿缽滿」, 「不包括土地」鄉村卻如蠻荒世界,逐漸被森林吞噬,當中的反差不可謂不大。村民想盡快大建丁屋,利益當然是重點考慮,但也是希望在新界原居民的圈子裏「爭取平等待遇」,不再被人小看。

隨便批評新界原居民貪錢破壞環境往往流於簡化,但尊重「傳統權益」也不等於接受新界「鄉村建設」繼續被丁屋發展綁架。一直帶着殖民主義的權宜心態面對新界問題的政府當然責無旁貸:它一邊廂任由丁屋政策尾大不掉,鄉村及周邊農地被粗放式發展破壞,另一邊只管郊野保育卻不管鄉村的可持續發展,間接造成大量「人為廢村」。

西灣村的環境需要保護,但它是一條鄉村,不應該一聲令下就被劃入「郊野公園」;同時間,白腊、海下和鎖羅盤也不應該容許大量增建丁屋。這幾十條「不包括土地」鄉村其實給予香港一個難得的機會,重新思考香港需要怎樣的「鄉村建設」。21 世紀的香港,有沒有可能營造出不同於丁屋模式的「可持續發展生態鄉村」?政府有沒有可能改變只管郊野,不管鄉村的權宜習性,將「郊野公園」進一步發展成「鄉村及郊野公園」,把西灣和其餘的「不包括土地」鄉村都納入其中?

擺脫丁屋的綑綁

雖然沒有了大建丁屋的利益,然而被納入「鄉村及郊野公園」的鄉村,政府可以更主動協助原村民、保育團體及其他有心市民,度身制訂「可持續的復鄉計劃」,包括復修舊屋或增建限量的房屋(不再是丁屋,可以與香港的大學建築系合作,為每條村設計適合的環保房屋),以永續方式恢復周邊荒地的農業活動。政府對這些「生態鄉村」亦可提供特別政策,容許村民合法經營鄉村旅社及培訓村民從事相關的生態旅遊活動,以不同手段活化鄉村經濟。村民最終會明白,鄉村發展不止丁屋一途,生態鄉村建設可以引入更多資源和市民支持,令村落更團結、更成功,也更有面子。

當亞洲各地政府和民間團體都大談生態鄉村建設之時,有700 條「鄉村」的香港居然連一個見得人的個案都沒有。盼望這一輪「不包括土地」爭議,能助我們擺脫丁屋的綑綁,帶出新的思考和實踐。

 

保護白腊、海下、鎖羅盤 反對篤數丁屋發展

 

●郊野公園「不包括土地」爭議背景

一) 最近審計署發表的報告〈保護郊野公園及特別地區〉講述了2010年前及2010年後處理郊野公園「不包括土地」的狀況。2010年之前,23塊「不包括土地」全部以分區計劃大綱圖規管。其時當局對生態價值較高及偏遠廢村,採取較為嚴格的管制,例如位於西灣旁邊的咸田灣,以〈大浪灣分區計劃大綱圖〉規管,「鄉村式發展」﹝即丁屋區﹞只包括現時有屋的地方(見下圖咖啡色的地帶),重建村屋亦要再向城規會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