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止城規會濫權 要求公平申述機會 中環海濱關注組舉辦「民間城規會」

制止城規會濫權 要求公平申述機會
中環海濱關注組舉辦「民間城規會」
制止城規會濫權 要求公平申述機會

城規會在2013年11月4日開始審議《中區分區計劃大綱圖》S/H24/8,已有逾一千名市民登記發言,反對將中環海濱劃作軍事用地。城規會主席周達明在申述會甫開始便要求所有申述人限時發言十分鐘,不理會發言內容,即使申述理據充分,委員有意繼續聆聽,亦要強行「熄咪」終止發言,根本沒有誠意了解申述人的意見。

根據《城市規劃條例》第6B(3) 條款,所有申述人「均有權親自或由授權代表代為出席會議和在會議上陳詞」,不應受無理限制。因此,中環海濱關注組已於11月4日向發展局長陳茂波及城規會主席周達明發出公開信,指出城規會的安排是濫用權力,要求城規會取消一刀切十分鐘發言的無理限制及指示城規會主席周達明避席,另行邀請有公信力的非官方委員主持申述會。

從過去幾天申述會的超低出席率已可證明,很多市民已對城規制度失去信心,兼且新增訂的限制令有意出席的市民卻步 (例如有市民在下午到城規會吃閉門羹,或被安排自己沒有挑選的日期,欲改日期卻被城規會刁難。)

中環海濱關注組認為,今次事件削弱城規委員的知情權及公眾的參與權,勢令政府可以把中環軍事碼頭修訂蒙混過關。因此,關注組決定:

(一)等待發展局和城規會正式回應關注組在11月4日函件的要求;
(二)關注組只會在政府正面回應要求,即取消無理時限及周達明同意避席後,才會派員出席申述會;
(三)若在下週一(11/11)中午前未能得到發展局及城規會正面回應,關注組將於當天下午舉辦「民間城規會」(Citizen Town Planning Board) ,讓公眾得悉反對中環軍事用地的理據及政府不盡不實的解釋。「民間城規會」歡迎公眾人士參加,屆時亦會邀請城規委員出席,並會將會議錄像送交城規會。

中環海濱關注組呼籲市民關注今次城規會的違規行為,特別是新界東北、前李惠利書院地皮及受城規申請影響的各區市民,均會因今次做成先例而無法獲得公平申述的機會。

中環海濱關注組
(土地正義聯盟為關注組成員之一)
2013年11月7日

//

//

解決「不包括土地」爭議 建立「鄉村及郊野公園」推動「生態復鄉」

土地正義聯盟就《2013年郊野公園(指定)(綜合)(修訂)令》的意見

解決「不包括土地」爭議
建立「鄉村及郊野公園」推動「生態復鄉」

土地正義聯盟認為,鄉村和郊野是一個連續的整體,在推動可持續發展時,不能只偏向其中一樣。但是,政府過去三十多年的方向正是側重於郊野保育,對於鄉村則採取放任態度,任由鄉村及周邊農業地帶被粗放式的發展,例如丁屋、露天貨倉和囤積土地的發展商蠶食,導致新界大部份鄉村面目全非。

丁屋發展破壞壞村

一條完整的鄉村必須保有居住及農業兩部份,因此以丁屋為主導的新界鄉村發展模式是不可持續的。就算對於新界男性原居民而言,目前被高度地產化的丁屋發展,當中的利益很多已被村中有勢力人士壟斷。誰有土地誰話事的邏輯,根本沒有照顧不同階層的原居民的居住需要,最終反而令鄉村組織被利益集團綁架,導致村不成村,鄉不成鄉。

「不包括土地」令鄉村荒廢

主流以丁屋為主的鄉村發展陷入自我毀滅的死局,但被郊野公園包圍的鄉村,即政府所謂「不包括土地」,則是另一個極端。受政府偏重郊野保育思維所影響,市民一般都將「不包括土地」的鄉村視為郊野的一部份,不介意裡面的鄉村凋零荒廢,最終融入郊野。這種因為郊野保育政策間接造成的「人為廢村」,我們認為並不理想,一來原鄉民將永遠失去自己的故鄉,二來香港整體亦失去了重整本土鄉村生活的機會。

倡議:生態復鄉

鄉村發展不是只有一種模式。土地正義聯盟認為,位於郊野公園「不包括土地」的鄉村,給予我們一個難得的機會,重新營造出不同於主流模式的「可持續發展生態鄉村」。這些珍貴的鄉村,一方面需要以制度加強保護,另一方面也需要政府和社會提供更多支援,令可持續的復鄉計劃得以開展。

擴充郊野公園 正名為「鄉郊公園」

總括而言,我們贊成將所有「不包括土地」內的鄉村納入郊野公園範圍內,同時間,「郊野公園」亦應該正名為「鄉村及郊野公園」,或者「鄉郊公園」,並擴大功能,增加資源投入。被納入「鄉郊公園」的鄉村,政府應主動協助原村民、保育團體及其他有興趣的市民,一起度身制訂「可持續的復鄉計劃」,包括復修舊屋或增建限量的房屋(不再是丁屋,可以與香港的大學建築系合作,為每條村設計適合的環保房屋),以永續方式恢復周邊荒地的農業活動;政府對這些「生態鄉村」亦應提供政策上的協助,例如容許村民合法經營鄉村旅社及培訓村民從事相關的生態旅遊活動,以不同手段活化鄉村經濟。不願意參與計劃的土地業權人,我們建議政府改變目前的做法,給予適當的補償金。

發展與保育兼容

多年來,以郊野保育為重點的環保團體和認為土地業權人不應受發展限制的新界原居民群體,一直走不出既定的角力模式。我們從鄉村可持續發展的角度切入,一方面認為鄉村和郊野的可持續發展應該同時被照顧,另一方面整個鄉村的未來亦不能單從土地業權人的利益來考慮。希望政府能打破僵化的現行政策,把握這次處理「不包括土地」的機會,為鄉郊保育工作帶來突破。

土地正義聯盟執行委員會
2013年11月5日

解決「不包括土地」爭議 建立「鄉村及郊野公園」推動「生態復鄉」

反對城規會阻止市民發言 馬上否決中環解放軍碼頭規劃申請

反對城規會阻止市民發言
馬上否決中環解放軍碼頭規劃申請

反對城規會阻止市民發言 上否決中環解放軍碼頭規劃申請

一) 政府向城市規劃委員會申請將中環新海濱的核心地帶由休憩用地改劃為「軍事用地」,引起香港市民普遍反感。約二萬名市民根據《城市規劃條例》反對有關申請,打破條例制訂以來的紀錄,民意如此清晰,城規會必須尊重市民,否決申請,還市民一個正正式式的海濱休憩用地。

二) 今早城規會在開會時,粗暴地限制出席會議的立法會陳家洛議員的合理發言,此舉完全違反《城市規劃條例》的精神。本聯盟代表將響應陳家洛議員的呼籲,杯葛會議,以示抗議。

三) 政府經常強調是次修訂只是技術性修訂,並且訴諸一九九四年的中英軍事協定,指必須由特區政府為解放軍興建碼頭。我們根據以下理由,反對政府的說法:

a) 根據一九九四年的中英軍事協定,英國政府只是承諾「預留」中環新海濱中央部份,特區政府並無責任興建解放軍碼頭。

b) 特區政府在制定中環新海濱的分區計劃大綱圖時,列明整個新海濱都是「休憩用地」,包括解放軍碼頭的部份。市民因此一直認定,就算將來的海濱可供解放軍停泊船艦,也只是臨時性質,海濱首先而且主要是作為公眾的休憩用地。現在政府的修訂,完全扭轉了當年制訂圖則的承諾,將休憩用地改為軍事用地,市民享受海濱的權利,變成駐港解放軍的酌情權。修訂涉及實質上的權力關係改變,絕非技術修訂。

c) 特區政府在去年在沒有經城規會通過就動工興建解放軍碼頭,本身已經違反分區計劃大綱圖對休憩用地的定義,政府涉嫌知法犯法,「先斬後奏」,強逼香港市民接受。

四) 城市規劃與所有香港人的生活息息相關,但如此重要的政治決定,目前卻交予一個由特首委任,完全不需向公眾負責的城市規劃委員會控制。制度的不民主和不透明,是導致今次反解放軍碼頭抗爭的主因,日後亦必會激起更龐大的抗爭。

我們呼籲城規會千萬不要拂逆民意,將香港人的海濱交給軍隊,亦要求特區政府馬上修訂城規條例,令城規會直接向市民負責,實現城市規劃民主化。

土地正義聯盟

2013年11月4日

圖片取自維基百科,拍攝者為Ceeseven

回應《城規會剪布 官員料有覆核》報導

回應《城規會剪布 官員料有覆核》報導

就今日《星島日報》的《城規會剪布 官員料有覆核》報導,引述規劃署官員「評論」城規會審議中環海旁軍事碼頭一事,土盟有下列回應:

1. 土地正義聯盟譴責官員明知城規會會議不能為發言設限,卻故意為止,限每人發言十分鐘,製造司法覆核爭議,浪費公帑。

2. 土地正義聯盟重申發言是市民權利,屬《城市規劃條例》下的合法保障,官員不應抹黑抽時間出席會議發言的市民。

3. 今次事件的起因,在於政府不理近2萬反對意見,強行將休憩用地改為軍事碼頭一事提上城規會議程,市民唯一能反對方法便是到城規會發言,官員匿名指責市民並不合理。

4. 土地正義聯盟強調中區軍事碼頭並焦無必要,中英1994年的協議只要求中區有一碼頭可供解放軍使用,形式可以是由港方管理,在必要時才讓軍方使用的「皇后碼頭」模式,並不需要撥地予解放軍作軍事碼頭。

5. 一旦城規會通過,該處本屬公眾的休憩用地將變為軍事禁區,港人將永久失去該片土地。

土地正義聯盟

城規會剪布 官員料有覆核

提高地積比還是建屋比?文: 鄒崇銘

信報財經新聞 2013-10-30
A21 | 時事評論 | 文: 鄒崇銘

提高地積比還是建屋比?

為湊夠本季度的3300 伙新增私人單位供應,發展局臨急抱佛腳,提高現有地皮的地積比率,其中包括近日向城規會申請,把季內招標的「啟德1I區」三幅住宅地的地積比率由原本 4.5倍增至5.5倍,高度限制則由100 米增至120 米,令可建樓面增加約22%。由於現時仍在諮詢階段,公眾可於11月1日前提交意見。

「啟德1I區」位於區內「啟德坊」地段,根據2007 年最終敲定的啟德規劃方案,啟德坊乃全港僅有、以「新城市主義」(new urbanist)概念規劃的社區,主要理念是把鄰近地區(即九龍城)那種「人性化及較親切的社區特色伸延至住宅小區內。在種滿樹木的行人街道兩旁,將會 以樓高三層的小屋為主。摒除平台式建築兼可坐享海港及群山景色的樓宇將遍布整區……啟德坊的設計不但突破香港住宅的傳統規劃,亦能為物業發展帶來新的靈感 和創意」。

地積比率不斷提高

按照當年規劃署的介紹,啟德坊將不會再有屏風樓和「蛋糕樓」, 「相信會是香港最獨特的住宅小區之一」。不知規劃官員在申請提高地積比率之際,有沒有打倒昨日之我的無奈和感慨?

基於2004 年初終審法院的裁決,啟德規劃檢討以「不填海」作為發展概念的起點,敲定發展區總面積為328 公頃;2005 年底進行的第二階段公眾參與,進一步敲定三個規劃概念大綱圖,建議的住宅用地面積由43 至58 公頃不等,可興建2.4 萬至4.6 萬個住宅單位;但在2006 年中進行的第三階段公眾參與,所擬備的初步發展大綱草圖,住宅用地面積進一步下降至38.2公頃,可興建3萬個住宅單位,接近第二階段公眾參與各個概念大 綱圖的下限。

由2004至2006年進行的啟德規劃檢討,不斷把住宅用地面積及興建單位數目下調,可歸因於當時經濟低迷、與投資炒賣相關的住宅用地需求減少,而區內居 民對啟德大幅降低建屋比例,則呈現較為強烈的訴求。上述種種,雖能令啟德發展成為擁有大量綠化空間的花園城市,卻大大限制了土地資源的有效使用。

其實,把生活環境質素與綠化空間比例掛,而不是如啟德坊的規劃概念般,重視協調和均衡的空間使用,乃是一個極大的偏見和誤解。現時發展局並沒有適度增加住 宅用地面積,讓未來啟德的居住人口較為均衡分布,令居民不用過於擠擁在那僅有的38.2公頃之上,反而在既有住宅用地上「見縫插針」,不斷提高地積比率, 將難免嚴重影響區內的生活環境質素。

事實上,啟德規劃作住宅用地的38.2公頃,佔總面積328公頃還不到12%,出租公屋更僅佔9.2 公頃。在去年9 月推出的「梁十招」中,把「啟德1G1 區」市建局「樓換樓」用途的1.1 公頃土地,改為興建居屋之用,但亦僅佔區內總面積的0.3%。

若從公私營住宅的人口比例計算,則公屋人口僅佔區內總人口的37% ,遠低於現時《長遠房屋策略》提出的60%比例。單看發展區內已落成的啟晴和德朗,亦已足以興建1.3萬個單位,足夠3.4萬人居住。

反對原因無關痛癢

過去的大半年以來,我們曾就啟德規劃提出微調方案,並約見多個政府部門反映意見,建議包括把啟德規劃中的體育副場館稍為南移至舊啟德跑道開端的新位置上, 騰空約11 公頃土地興建公屋或居屋,如此,區內公營房屋用地的比例,亦僅由4%增加至7%,或相當於區內原有住宅用地面積的接近50%;此舉已可額外容納3 萬人口,令公屋居民比例重新提升至接近60%,已規劃好的住宅用地則維持現狀,啟德坊的規劃概念得以保持,毋須一味在狹小的地段提高地積比率,令原已擠迫 的居住空間更加擠迫。

可惜的是,儘管此一微調方案得到運輸及房屋局同意,卻受到多個政府部門如發展局及民政事務局反對,原因盡是那些無關痛癢的技術理由,例如體育副場館的坐 向、人流管制的問題,甚至是啟德隧道的柱位等;雖然有高層官員私下承認,我們提出的方案其實十分溫和,卻像最近香港電視不獲發牌一樣,不知何因不獲政府的 更高層接納。

毋庸諱言,微調方案同時亦受到附近區域的私人屋苑反對,即使新增的公屋或居屋並不直接阻擋它們的景觀,但彷彿只要鄰近區域的公屋或居屋數目增加,便有可能 影響區內樓價,反對者貪得無厭的醜態原形畢露。不過,這些私人屋苑業主卻忽略了一個重要事實——新增公屋或居屋的密度再高,也絕不會超出啟德原規劃的地積 比率,從而形成新的屏風樓或「蛋糕樓」,但提高原有住宅用地的地積比率,卻可能帶來新的屏風效應,或至少令相對近海的地段出現較內陸更高的新摩天大廈,破 壞啟德原有的規劃原則。如此一來一回,私人屋苑的業主豈非作繭自縛,得不償失?

影子長策會
鄒崇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