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戰區選。經營土地正義

行動宣言 

香港政府從殖民時期開始,就將香港的土地當成商品拍賣,直到現今區域融合的粗暴規劃完全無視本土社區、生態及人文價值,土地這個封存已過百載的老問題,一直是香港的揮之不去的惡靈。

事到如今,我們還可以指望香港的土地問題會有自然解決的一天嗎?可以一方面繼續縱容地產商的巧取豪奪,另一方面又期待下屆特首的房屋政策會以民為本嗎?我們可以等待國際金融市場崩壞後樓價下降之時,我城就可免於被強拍重建、收地迫遷的社區災難嗎?默默再等十年後或許出現了雙普選,隨後就會自然出現地區與城市規劃的民主嗎﹖參與一場復一場有關未來規劃發展的諮詢會議,就能突破官商勾結「分餅仔」的政治現實嗎?繼續因循政府現行殘缺的環境保護規劃制度,就可保護南生圍、豐樂圍、大浪西灣、一片又一片的鄉郊綠地,這些香港重要的生態自然環境資產嗎?

答案相當明顯:絕不!

而我們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重新集合與連結力量—「土地正義聯盟」—是我們由全港不同社區組織與行動者凝聚起來的新成立團體。從天星、皇后、利東街、反高鐵運動裡,到有關重建、強拍、拆遷、規劃、保育、鄉郊的發展議題中,都能找到我們成員的足跡。

我們各區所遇到的處境,正清楚指出現行土地政策與土地使用的變革已經刻不容緩:普羅市民每天虛耗生命,供養極富的土地利益集團;政府繼續以空話誤導公眾,一邊說著沒有土地建公屋的謊話,一邊供應一塊又一塊的熟地給發展商作豪宅炒賣;管治階層對於地產以外使用土地的想像力之貧乏,持續扼殺了永續土地使用的可能。而這種被官員理解為「成功」的土地開發模式正在內地及世界各地的既得利益者複製及引用。

面對這樣水深火熱的劣勢,我們究竟要如何彰顯正在淪亡的土地正義?

我們多年的實踐經驗告訴我們——社區民主就是方法。由下而上、社區營造、組織居民、地區決策;紮根地方議題,進而擴散成為全港不可迴避的改革議程。這是我們最堅實、最在地的一條道路,使我們邁向更公義、更合乎永續原則的土地分配、使用及政策。

記得我們在反高鐵撥款通過後的那一夜,我們說過,明天開始我們由立法會就重返社區。土盟的核心成員,多為反高鐵成員,我們曾經以蕉葉為誓、反對大白象高鐵、更一同經歷了菜園村反拆遷、經歷馬屎埔抗拆、各種城市重建及鄉郊地區的運動、我們由下而上的地區民主承諾一直在兌現。

土地正義聯盟成立之際正是區議會選舉之時,透過參選區議會,能夠響亮地讓我們的社區組織及理念落地生根。以社區民主作為方法,突破地區行政的悶局,推動更廣闊的社區參與。區選就成為了土地正義聯盟成立的第一炮。這次參與區選,就如當初決定推動社區及規劃民主化的決心,借此把土地正義更廣泛地傳播開去。

我們有五區的候選人已經準備就緒,從新田、八鄉(南、北)、南丫島及中環正街,穿過城鄉邊界,跨越議題類型,為土地變革帶來第一波的行動!

沒有誰會指望土地問題一天就會改變,需要耐心及持續的社區經營,社區民主就是改變的基石!

來吧!是時候要以清楚的行動來一場解決,還本土空間一個自主的空間,讓土地正義重拾正義的力量!以區議會選舉推動社區民主,將是實踐土地正義的重要一步!

請記住我們的理念:
城鄉共存共生
保育生態環境
結束官鄉商勾結
捍衛居住權利
打倒地產霸權
落實民主規劃
土地正義聯盟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

代貼:新田牛潭尾要求高鐵停工 民間工程師與土盟成員全力支援

新田牛潭尾要求高鐵停工 民間專業工程師與土盟成員全力支援

牛潭尾村民關注組示
自菜園村事件、大角嘴沉降、溫州高鐵等事故以來,高鐵的粗暴規劃對社區破壞已經有目共睹。今天下午在攸潭美村公所舉行之「高鐵工程問題公開講座」,我們關注組邀得相關工程專家朋友分享,為一直被港鐵及政府官員敷衍塘塞之村民更了解高鐵具體的影響。

專家工程師黎廣德及何國強先生指,即將在九月動工的高鐵地底鑽挖工程及通風樓工程,將極有可能威脅這裡的水資源,在區內近十個社區引發沉降、噪氣、空氣污染、消滅漁農業的社區災難。然而,沒有一個官員願意正面回應這些問題的具體影響,亦沒有意欲為村民做任何舒緩措施減低破壞。專家建議,高鐵需要建立一個獨立的影響補償基金,令受影響居民可以找獨立工程師及有即時資源處理生計問題,獲全場村民掌聲。

此外,我們希望土地正義聯盟成員亦分享自發社區組織的經驗, 包括新圍村周振勤及菜園村盧明光,讓地區吸收各地區被港鐵及政府以各種方式欺壓的經歷與應對方法,以抵抗政府與港鐵的假諮詢與及對村民的無視。土地正義聯盟成員將繼續支援及連結新田受影響社區,不容未處理好問題的高鐵強硬上馬。

攸潭美村正是其中一條受高鐵影響的非原居民村。村民不僅不被告知高鐵走線的具體影響。直到本年八月中,港鐵再派出職員向村民講解工程,含糊其辭村民憤然離場表示抗議。新田區的村民已經做好與政府長期爭議的準備,亦正凝聚區內各受影響社區的共識阻止高鐵的粗暴施工。

未解決任何問題,我們決不讓高鐵工程進行﹗

如有任何問題,請聯絡江生 (96446522)。

圖一、「有魚無水」村民抗議高鐵影響水資源及生計
圖二、高鐵工程問題會議現況,專家向村民分享具體水、沉降影響
圖三、土地正義聯盟成員周振勤協助攸美山莊處理被政府忽略的苦主問題

[新田友] 偽諮詢的終結,真討論的開始 —記牛潭尾面對高鐵的第一課

偽諮詢的終結,真討論的開始 —記牛潭尾面對高鐵的第一課


「各位村民,你們要明白,港鐵工程師李先生本來可以選擇不來的。」新田鄉委會主席文志雙微笑著說:「而李先生也是 隨時可以走的。」村民隨即鼓躁:「既然都不答我們的問題,那就走吧!為何這樣看不起我們﹖」港鐵大概以為這是最後一次與村民見面,安撫民心後就動工去也。 但對即將面臨沉降及斷水危機的攸潭美村民來說,討論才剛開始… …

.高鐵問題交代會
圖:八月十三日於牛潭尾之高鐵問題交代會,百多村民坐滿了場地。

新界鄉議局和原居民是如何煉成的

文/ 何嘉妍 (原文刊於明報‧2011年7月2日D04)
明報編按:早前,一群新界人發動一場圍堵立法會活動,眾人搖動鐵欄,聲言保衛家園。為什麼他們可以名正言順,「誓死」捍衛自家僭建物?他們根據「大清律例」所享有的疑似特權,又自何時開始?作者追溯至1899 年,細數權力煉成的百年史。

新界鄉議局在牽涉新界土地政策的議題上,例如土地霸權、丁權與僭建等相關議題,其主要立場都是維護和爭取原居民的利益,而忽略大部分新界人的利益。 因城市化和不同的歷史因素影響,現時新界非原居民和新新界人(即新搬到新界居住的人)的人口不斷上升,甚至多於原居民,原居民的利益卻凌駕於新新界人之 上。嶺南大學學者劉智鵬早前在香港電台節目《香港家書》指出,在討論新界人和非新界人的矛盾前,定必了解新界的歷史。我同意劉智鵬的意見,可是新界人的歷 史並非單純受英國殖民政府壓迫,新界人並不一定等於受害者;相反,另一面比較少人提及、但又很重要的歷史,就是鄉議局懂得如何跟英國殖民政府打交道,令鄉 議局的政治版圖不斷擴張,變成政經勢力集團:從1977 年鄉議局議員楊少初被委任為立法局非官守議員開始,鄉議局重要人物慢慢步上政治階梯,到2009 年鄉議局主席劉皇發成為被委任的行政會議成員。鄉議局對香港政壇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從以往開始已協助英國殖民政府進行城市化,同時自製新界的土地霸權。 因此,了解新界鄉議局的生成過程,以及原居民的權益由來,對我們理解現時的新界勢力是十分重要的,也令我們對突破新界的權力網絡有所認識。

鄉紳們的建「局」偉業

鄉議局要煉成強勁勢力,第一步就要跟英國殖民政府建立良好關係。新界租借初期,原居民籠絡英國人的做法,就是靠攏殖民政府,即使是喪權辱鄉的歷史事 件,只要得到少許回饋,都會心存感激。1899 年,英國炸元朗吉慶圍圍門,並將鐵門視作戰利品,運返英國。喪失圍門是一件喪權辱鄉的事,代表其失去保衛家園的能力,也打散了圍村的完整性。到了 1925 年,吉慶圍鄧族紳耆幾經爭取,要英國運回鐵門,重置於吉慶圍,並立碑書寫歷史言志。碑文如下:

……現二十六傳孫伯裘,代表本圍人眾,稟呈港府,蒙轉達英京,將鐵門發還,照舊安設,以保治安。所有費用,由政府支銷,又蒙史督憲親臨敝村,作奠基禮。足見英政府深仁大德,亦為表揚吾民對於英政府之誠心悅服耳。

當時農工商研究總會(鄉議局前身)正值成立初期,碑文突顯殖民者和被殖民者的主僕關係。鄉紳不計喪失圍門的前因,對殖民政府的深仁大德表示心悅誠服,可視 作村民對英國殖民政府的妥協。吉慶圍該碑於日治時期被日軍所,戰後重修,碑文卻被另訂以建構傳統身分,並一直存在至今。該段歷史書寫較為中性,主僕關係 的描述已被刪除。

新界鄉議局擴大其政治版圖,就要跟英國殖民政府排除憂患和評估形勢。上世紀50 年代,鄉議局連同村民不停反對政府收地。1957 年6 月新界民政署長彭德(Mr. K.M.A.Barnnet)指示警社團登記官,要求鄉議局登記成為註冊團體,否則不承認鄉議局。鄉議局十分憤怒,認為本身是新界最高民意機構,不應向社 團註冊官登記,因此拒絕註冊。8 月14 日政府正式取消對鄉議局的承認。這段鄉議局的變革被學者廣泛描述,可是很少學者指出殖民政府採取強硬手段前,鄉議局早已內訌,並由支持改革的鄉議局成員向 殖民者評估形勢:8 月2 日,支持政府改革的陳日新跟當時的新界民政署長彭德獻計。陳日新指出,當時控制新界鄉議局的賢達,已不能代表新界人的意見,唯一維持鄉議局運作的,就是少 說話多做事的鄉事委員會。即使非官方的新界人口統計,都是鄉事委員會進行的。陳日新看不到跟局內賢達商討改革鄉議局的可能。他認為鄉議局必須先置之死地而 後生,指出唯一的辦法是開設一個新的組織。陳日新已聯絡鄉議局大埔區鄉事委員會的七個成員,並替英國殖民政府評估,有多個區份支持鄉議局內部改革,包括沙 田、屯門、元朗區十八鄉及廈村、荃灣、大澳、青衣、馬灣、東涌、梅窩和南丫島的委員。陳日新這個舉動,加強殖民政府改革鄉議局的信心,1959 年鄉議局成為政府在新界的法定諮詢機構。

保存哪種新界傳統習慣?

新界鄉議局要保障其利益,就要跟殖民政府協商如何改革鄉議局內部。政府於1959 年頒布《鄉議局條例》,而該條例的藍本早於1953 年開始討論。當時新界民政署署長戴斯德(EdmundBrinsley Teesdale)提議鄉議局的宗旨,最初的草案並沒有包含「保存新界傳統習慣」一項。1954年,當時鄉議局主席黃炳英回應戴斯德的條例草案,加入新項 目「鼓勵遵守有益新界人民福利及維持公眾道德之風俗及傳統習慣」。戴斯德回覆黃炳英,指出: 「我(戴斯德)懷疑這一項『保存新界傳統習慣』作為鄉議局的目的:良好的習俗當然應該保留,但並非所有的傳統習慣都是好的,有些可能要跟隨現代發展和進步 而改變。由於這句話包含在鄉議局憲法,要求支持某些傳統的習慣會令鄉議局處於相當尷尬的境地,這項目應該有所改變。」最後,因鄉議局的堅持, 政府讓步讓「保存新界傳統習慣」一項納入鄉議局的宗旨。這個「傳統」就作為新界人抗衡政府的伏線,讓新界原居民一次又一次創造他們認為合理的「傳統」,爭 取他們的權益,1972 年制定的丁屋政策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新界鄉議局要延續及增加其政治勢力,就要跟隨時代步伐和靠攏不同宗主國。鄉議局是維持香港平穩過渡的重要政治力量,上世紀80 年代就新界的地位問題與新界居民的權益問題發表意見。鄉議局前主席陳日新成為香港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委員,而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則任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直 至香港回歸,原居民作為受《基本法》第四十條保障的政治組織,鄉議局為「原居民」這個符號填入一種反殖和愛國的意涵以籠絡中央和香港政府。1997 年大埔海濱公園落成,園內建香港回歸紀念塔,並由鄉議局送贈,塔下有銅碑,記載1898 年鄉民抗英接收新界事件,碑文如下:

香港新界,乃鄉民立根之地,創業之源。百年以前,列強入侵,滿清無能,喪權辱國,割讓港九於前,租借新界於後。租借之初,先民保衛鄉土,慘 烈犧牲……香港重光,新界發展,鄉民積極參與,為社會繁榮,作出重大貢獻。隨中英聯合聲明簽訂,九七年七月一日,國家恢復行使香港主權,殖民管治,宣告 結束,前恥盡去,國運當興。此歷史性時刻,對新界原居鄉民而言,意義重大。是以新界鄉議局倡議並贊助興建此回歸紀念塔,作為香港回歸之獻禮……緬懷先烈前 賢之彪炳功業,其熱愛國家民族之高尚情懷,當不會因時而變,因人而異也。

新界鄉議局就趁香港回歸追本溯源,講述新界人如何保鄉衛族,把靠攏英國殖民政府的歷史抹掉,把如何爭取成為政壇重要勢力的部分不理,繼而強調其愛國情懷。

理解新界鄉議局的勢力怎樣煉成,可使我們對突破壟斷新界權力的網絡有所警惕。新界城市化令新新界人的人口遠多於原居民,人口分佈已經改變到一個有轉 機的地步,如果繼續只由鄉事派力量主導新界,必定影響其地區的健康發展。希望不同立場的新新界人與非原居民理解形勢,並積極關心和參與區議會選舉,催生民 主開放的抗衡力量。區議會選舉的選民登記於7 月16 日截止。未登記的新新界人,希望大家把握機會,不要錯失行使公民權利和實踐地方民主的可能!

作者簡介:何嘉妍,Loretta,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碩士研究生。研究範圍有香港文化、後殖民及全球化問題等。研究「傳統」、「歷史」和「文物」如何被後世創造、操縱和遺忘,包括旺角花墟及新界鄉議局。

 

七一香港家書

打倒地產霸權 重建尊嚴生活

香港戰後超逾半個世紀的經濟發展,已經走到歷史關頭,人民需要作出抉擇,才可持續發展。

回歸後,一場亞洲金融風暴, 充分暴露了本港以金融地產為核心的經濟結構,再不可能為絕大多數港人帶來福祉。近年急劇的市區重建、大型基建和鄉村清拆行動,更掀起連串波瀾壯濶的自發群 眾保土衛家城市/鄉郊運動。從利東街到皇后碼頭,由菜園村至美孚新邨,以及激動人心的反高鐵運動,持續不斷的保育抗爭,已經觸發人民的覺醒,大大提高公眾 的意識,教愈來愈多港人明白,土地徹底商品化的香港,只會為小撮人建立地產霸權,牟取暴利,郤危害百業,殆盡蒼生,唯有回歸社區、重建家園、永續農業、保 育自然及拓闊城市空間,才可重拾人文價值,衍生生機,為全港市民尋覓出路。

馬屎埔: 農村城市共融

  1. 簡介你的組織和正在推動的工作:
    新界東北發展關注組是個支援新界東北一帶鄉郊發展問題的志願社群,由一群關心城鄉發展及香港未來的朋友及村民組成。面對地產商收地迫遷、政府規劃上的配合與翻天覆地的城市改造,我們連結粉嶺馬屎埔及附近一帶受影響的「非原居民」社群,透過論述、組織與實踐,多種活動方式的介入,令公眾更關注官商勾結、規劃災難、生境衰退、村民生活、城鄉矛盾等方面。從粉嶺、上水、新田牛潭尾、南生圍、洪水橋、北大嶼山東涌到西貢,只要發生鄉郊發展問題的地方,我們都會設法介入。

菜園新村:新鄉村運動

菜園村關注組
石崗菜園村的抗爭鼓舞了很多人,村民用無比的堅毅打出了一條「自力搬村、重建家園」的路。很多人害怕新村成事,包括政府和周邊的既得利益集團,因為菜園新村提倡的東西,每一樣都是「阻人發達」的──土地不作炒賣、保育農地、開發可持續的社區產業。村民暫時住在臨時屋,等候永久房屋的興建,與此同時,他們已開始耕作及建立新的居民組織,要在香港過自立和有尊嚴的生活。菜園村民很快會組織新一輪的導賞團,歡迎報名參加。 (阿貓攝)
1. 簡介你的組織和正在推動的工作:
菜園村生態社區營造工作室由一群有熱情的空間專業者組成,當中有建築師、規劃師、工程師、水力技師等等。從去年年初開始,我們透過「參與式規劃及設計」,協助菜園村民建新村──香港第一個強調低碳生活的生態示範村。透過社區營造,我們希望建立以「有機農業」為基礎的社區合作經濟,為村民提供綠色工作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