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 梁祖堯 支持土地正義聯盟

土盟今年年初開始開設 「Green Objects本地農產及農業活動分享區」,至今已經有超過9000人加入,除了提供平台讓農夫推銷農產品,也促進了更多市民認識到本地農業的現況。

群組成熟之後,不少朋友都主動提出想用自己的崗位一同出一分力,其中一位是舞台劇演員梁祖堯。除了加入 新興農場。牛潭尾信心米 成為農友之一,他亦跟隨土盟成員走訪多個農村,了解現時農業生產的情況,亦跟不同農夫交流種植心得。

新田小磡村導賞團

太陽花節除了讓香港人有透透氣的空間,也是一個重要平台,讓大眾認識本地農業和土地議題。土盟設計了不同的工作坊和活動,讓大家多角度認識土地議題。

「新界土地問題與挑戰」通過行走小磡村環境,初步了解新界的農業歷史;再從近年的環境變化,了解基本城規程序,認識現時新界農地面對的挑戰和危機。

「農業可能性」通過遊走小磡村的農業設施,了解新界農業的過去,以及透視未來香港農業的發展方向。

自由之夏 葵花再開

【自由之夏 葵花再開——2020太陽花節詳情】

信芯園位於新田小磡村,農場場主梁日信(信哥)40多年前落戶於此,由種菜、養魚到後來種年花及太陽花,一直過著平靜的田園生活。

可是十年前開始,新田的農地開始慢慢棕地化,水浸、倒泥問題愈見嚴重。而自己耕作的農地,亦面臨收回的威脅。自始,信哥開始與地方勢力周旋,亦決心每年都種一造稻米,廣結志願農民。民間團體 土地正義聯盟2016年組織「新界有種米」計劃,由年青人擔起種米的志業。

2017年,一場暴風雨令到信芯園太陽花失收,在土盟的協助下,夏天太陽花季節時將農場開放予公眾參觀,現場將農產品出售發開放予公眾參觀。此舉受到社會各界關注和支持,亦令更多市民認識香港農業。其後農場亦轉型成半開放及批發農場,繼續種植不同農產品。

去年夏天,香港經歷波瀾壯闊的社會運動,作為農夫只能堅守崗位,繼續為香港人種植未來、守護土地;6月9日原本是去年太陽花節的開放日,同一天香港市民以各種方式向政府表達訴求,未得回應之餘,更遭到暴力鎮壓,令人痛心。

生意得失事少,公義不能輕輕放下,農場多年來作為同樣受規劃不公影響,明白到一個民主、尊重人權、公平分配資源的社會,才是一個容許不同行業發展、人民暢所欲言的自由社會。

作為農夫,我們的工作就是在這個黑暗的時代繼續栽種希望和光明。每一支「HK Power」,都代表我們與香港人同行的信念。

2020年,我們亦一如以往會繼續舉辦太陽花節,謹暫定於5月23日開始,現場會農產品出售及收費的參觀區域。在武漢肺炎疫情下,土地正義聯盟將不會舉辦公開導賞活動,同時農場亦會要求進場者請戴上口罩、切勿將口罩棄置在村內及農場、保持社交距離、限制參觀人數等,農場將會收取入場費作維護開支。

在此信哥及協力單位土地正義聯盟,感謝公眾對農場的支持。

日期:2020年5月23日開始
時間:上午8:00至下午6:00
入場及落田需要收費 只限指定位置開放
入場$10綠色手帶 落田為香港打氣優惠價$50紅色手帶
現場有農場新鮮農產品出售

進一步呼籲及解釋

  1. 我們並沒有安排電話查詢安排,過量的電話查詢已嚴重影響農夫生活,請大家按專頁的指示入農場參觀
  2. 由於田壆路窄,太多單車在田邊會會造成危險,請將單車暫時停放在農場外圍,然後再入場
  3. 有傳媒誤解了農場需要「預約」參觀並將組織者的電話號碼公開,我們已嘗試聯絡要求改正,但未收到回覆
  4. 村內實在沒有空間讓公眾泊車,所以我們一直呼籲遊人在元朗或上水轉巴士入農場
  5. 落田前請除下背囊,很多花都被背囊掃爛
  6. 導賞團將會在6月開始每週舉行,由土地正義聯盟主辦,已包括進場的紅色手帶,詳情:https://landjusticehk.org/

農場有義工會比較上心和大聲,但每日都有人擅自進入和偷摘,足以令我們身心疲憊。可能有人會覺得,搞唔好安排就唔好叫人嚟,農場身的設計不是為開放之用,這個轉型是因為社會改變而發生,我們只能在每一天經驗累積下去,才能繼續將農場營運下去。

注意事項:

  1. 必須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九巴76K及紅色小巴17石湖圍落車)經青山公路進入農場,村內不設泊車位
  2. 請聽從農夫及工作人員指示,單車不可進入
  3. 收費、開放安排以農夫及工作人員即時決定為準
  4. 請自行帶走垃圾,保護鄉郊環境
  5. 開放安排可能因應疫情會有所改動
  6. 請勿擅闖農地或偷取農作物

入場路線: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greenobjects/permalink/595827814319753/

屢戰屢敗而又屢敗屢戰的鄉村運動——新界東北、橫洲、乾坑迫遷事件簡短回顧

地政總署在這風雨飄搖的日子,突襲東北、橫洲等多條已陷入迫遷威脅的村落發出通知,三個月後需要清場。其中大埔滘乾坑死線是6月30日、而橫洲三村是7月15日、東北第一期則是7月28日。另外小欖、馬窩亦面臨收地。

新田農地及農舍大火 六個火頭「無可疑」的背後

上星期新田小磡村(信芯園附近)一塊農田及農舍起火,土盟幹事兩日後同村民視察,老農夫見到間屋燒至體無完膚差點當場暈倒,養大一家六口的農田和農舍一下子燒清光。無法無天無底線,放完火連天拿水罐都無拎走,但警方竟然連用膠帶圍封現場都沒有,懷疑涉案的天拿水罐繼續放在現場。警方引述消防指現場有6個火頭,但警方及消防均堅持事件沒有可疑。

今日任何「無可疑」的事件都值得懷疑,在此以外,為甚麼這些疑似縱火事件會不斷發生?這些土地業權到底如何出現糾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