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讓南生圍豪宅計劃咸魚翻生!

文:陳劍青@本土研究社

南生圍自上回過城規會申請失敗,今年中地產商已經蠢蠢欲動,頻頻諮詢環團,攏絡公關專才,等待出擊好時機,勢要將一個根本不應用來做房地產的地方破壞。當新界東北融合告急,蓮塘告急,又龍尾告急,南生圍就來趁亂申請發展(A YL-NSW 218),民間社會又多一個「告急」的地方。

就算多忙也好,也要為發展表一表態,不要讓地產商藉勢暗渡陳倉!

恒基三大新賤招

申請人南生圍發展公司是在昔日南生圍有「焦土政策」,濕地不斷無故起火扣減生態價值,大量檸檬桉被無辜燒死,今次申請又有新攪作:


上圖:圖中可見最新南生圍地產發展部分,整個項目將會把全港第二大的蘆葦床徹底消滅。

1)     刻意誤導城規會:

在早前的環評報告中,曾提及南生圍惹遊人喜愛的「蘆葦床」對生態環境相當重要。然而,由於現時發展商的計劃要將這個全港最第二大的「蘆葦床」開發殆盡,它在突然又貶抑「蘆葦床」因多年欠打理,故發展不會太大影響生態價值。生態價值這個觀點不是你在環評報告提及的嗎? 為了合理化發展,現時卻稱「蘆葦床」沒有價值,你知道「蘆葦床」不只是有生態價值,還有公共意義嗎? 每逢週末,大量遊人都在此。

這種對於自然及公共價值的無視,暴露了地產發展摧毀土地,利用多少公關修辭也包裝不了的本質。

2)     學長實偷魚塘壆報大數:

由於南生圍位處拉母薩濕地的「緩衝帶」(buffer zone),所有發展都需要配合濕地「零損失」(No Net Loss)的規劃原則。然而,現時發展商要開發的土地全都是濕地,又怎樣No Net Loss呢? 在南生圍附近的豐樂圍,長實研發了一種相當取巧的「偷地」方式,將魚塘的「壆」拆掉充當新增濕地面積,用以取代其他被破壞的魚塘濕地。這種利用規劃漏洞的做在豐樂圍遭到環保團體非議,批評造數,現在地產商又在南生圍重施故技,在數字上做到「零損失」。


圖:中間紅、紫線包圍的南生圍,是拉母薩爾濕地(紫線) 範圍之內

究竟規劃署為何可以讓拆魚塘壆計入新增濕地? 魚塘壆不應是魚塘的一部份嗎?

圖:藍色許多都是魚塘壆,聲稱是新增濕地的”wetland creation”

看圖中顯示,我們亦可以看到「水鄉式」的嶄新地產發展(The Water Gardens),不知是豪宅被水包圍還是水被豪宅包圍,總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共存共生。這些私有化的水體,竟又計入了「零損失」的數字遊戲中。消滅了南生圍水鄉,還要吃掉水鄉的概念來設計豪宅,這不是很嘔心嗎?

圖:南生圍地產項目The Water Gardens (水鄉)

3)     「沒有地產商 南生圍只會愈來愈差」

除上誤導、造數,地產商以威嚇的描述,務求令南生圍能在城規會通過。例如,有關南生圍著名的「桉樹」(Eucalyptus),發展商說如果沒有發展商的濕地保育計劃,揚言未來很快就會全部消失。又在規劃申請中說魚塘沒有發展商的保育計劃,未來將會完全喪失原有的濕地功能 (6.3)。這是否代表若果政府不批准,地權人就不應好好管理好這片土地?

規劃申請中,更說到如果我們選擇沒有發展(No Development)的話,「就會令地權人重新開展養魚業,到時生態價值將會大減」,這根本是完全混淆視聽的說法。首先,要攪一種破壞生態環境的魚業,不是「發展」是什麼呢? 而養魚業並不一定是破壞環境的,是否在說許多漁護署或WWF在米埔推行的《優質魚塘計劃》也在破壞環境呢?

地產商刻意製造「不發展 就會死」的印象,以偽專業/假數字逼使市民接受方案,在這報告內可見一斑。

圖:根據沒有發展(No Development)的描述,商業魚塘將會復興,大幅影響南生圍生態價值 (底部)

居屋疑雲— 為何南生圍可以起居屋?

是次發展,地產商聲言預留了一塊土地給政府建居屋,以博取市民支持,洗去南生圍是用來建豪宅的形象。當然,計劃內所謂預留土地做居屋發展的土地,既不是在是次發展申請的項目,又不是由發展商興建,而且佔發展範圍內的土地不足一成。但這卻是一個相當弔詭的建議:為何現時地產商竟然有這樣的權力,可以說預留了土地給政府做居屋發展? 他憑什麼可以借居屋之名挾持民意上馬的?

現時發展商請來的公關溫文儀是關鍵的人物。翻查資料,原來他是梁營的房屋政策幕僚,在梁振英上台後已經很快被委任做「房委會委員」。官商勾結,會否就是原因?

香港不是深圳,那邊的后海灣有個樓盤叫「紅樹林」就是剷去紅樹林濕地上蓋的,我們這邊的南生圍根本不是一個應該變成住宅區的地方。現在,這裡只能經過單程路或橫水渡進入,究竟發展商如何可放得下960座3層高共1600個豪宅單位呢?

這個時候,居屋作為公眾利益,去申請興建一條新公路打通南生圍的理由的確是最佳的時機。計劃中建議在山貝河興建一條公路打通南生圍與工業邨,以配合這裡5座居屋的交通需要。此路一開,鄰近一直沒有交通網絡的東城里、天福圍將會隨之淪陷,後患無窮!

圖:發展商建議建公路跨過山貝河,打通工業邨與南生圍,大量在山貝河覓食的雀鳥將受影響。

一人一信 反對南生圍建千座豪宅!

南生圍長期都處於「告急」狀態:有申請就透過公眾動員反對,每一次都要重新向傳媒指出南生圍的重要性,疲於奔命。長遠真正解決的,不是要接受發展商任何「平衡」方案,而是要將這片土地透過城規會重新改劃做「濕地保育區」(CA),還地於民。到時,就算有地權的人,也只得跟從規劃意向保育,無法再做豪宅發展申請。

另一種方式就是透過民間保育基金將土地回購作保育發展。如果政府可以動用400億在新界東北向發展商及原居民收地大攪中港融合,為何不能拿數億來保護香港人重視的南生圍魚塘帶!

然而,在這個鄉郊改劃還未出現之先,我們必先要將計劃推倒。現在,我們發起一人一信 反對南生圍建千座豪宅」,希望在11月16日前動員萬封反對信,逼令城規會拒絕地產商計劃申請。各位可在本組填寫意見信,將會把意見自動轉發至城規會。把握機會,完完整整地保衛南生圍!

一人一信 反對南生圍建千座豪宅化
http://localresearchcommunity.wordpress.com/namshangwai/

請即加入救救南生圍濕地Facebook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savenamsangwai

南生圍濕地最終保衛戰 (2010)
http://www.inmediahk.net/%E5%8D%97%E7%94%9F%E5%9C%8D%E6%BF%95%E5%9C%B0%E6%9C%80%E7%B5%82%E4%BF%9D%E8%A1%9B%E6%88%B0-0

南生圍(A_YL-NSW_218)規劃申述 (完整版)
http://www.sendspace.com/file/zzcmdu

南生圍:檸檬桉的遺書
http://www.inmediahk.net/%E5%8D%97%E7%94%9F%E5%9C%8D%EF%BC%9A%E6%AA%B8%E6%AA%AC%E6%A1%89%E7%9A%84%E9%81%BA%E6%9B%B8

保存綠化環境 反對劣質城市發展 (A/Y/YL/5)

保存綠化環境 反對劣質城市發展

致規劃署及城市規劃委員會各委員:

土地正義聯盟就新界元朗馬田壆丈量約份第120約地段第1818號餘段、第1846號餘段、第1850號(部分)、第1851號、第1852號餘段、第1853號餘段、第1855號餘段、第1857號餘段及第1858號餘段(部分)和毗連政府土地把把「政府、機構或社區(1)」地帶改劃為「住宅(丙類)」地帶 (在「住宅(丙類)」用途地帶所載的「屋宇」用途由第一欄移往須向城市規劃委員會申請規劃許可的第二欄) (規劃申請編號:A/Y/YL/5),提出以下的意見,敬希各委員垂注:

一、 換湯不換取藥。這次修改:只是 回應部門的意見,及提交一份經修訂的總剛發展藍圖和環境噪音影響評估,並建議把在「住宅(丙類)」用途地帶所載的「屋宇」用途由第一欄移往須向城市規劃委員會申請規劃許可的第二欄。其實沒有處理過去眾多團體、村民及地區持份者反對將把「政府、機構或社區(1)」地帶改劃為「住宅(丙類)」地帶的反對理由。土地正義聯盟對於申請人漠視當地村民、環保團體的反對意見,表示憤怒。

二、 這次申請把在「住宅(丙類)」用途地帶所載的「屋宇」用途由第一欄移往須向城市規劃委員會申請規劃許可的第二欄,說到底都是豪宅化計劃,不能解決將「政府、機構或社區(1)」改變對社區、環境的問題。

三、 土地正義聯盟認為政府有責任保護社區及環境生態,所有發展應避開農業及耕種地;而且,政府更不應該將上址的政府土地也批給破壞社區及環境生態的申請人擬建十八座豪華獨立屋,否則與政府倡議的可持續發展及保護環境的政策背道而馳。

四、 請尊重過去的反對意見。申請人就這申請已經有數次修次,每次修改申請都有反對意見。土地正義聯盟發現申請人從來沒有考慮反對者的意見,一意孤行。我們昐望 城規會做好把關工作,尊重及接納過去相關團體的反對意見,否決申請人的申請。

此致
城市規劃委員會

土地正義聯盟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

//

保存鄉郊環境 反對劣質城市化發展: 反對牛潭尾豪宅化的城規會意見書

致規劃署及城市規劃委員會各委員:

http://www.info.gov.hk/tpb/tc/plan_application/A_YL-NTM_274.html

就近日牛潭尾的城市化計劃 (規劃申請編號:A/YL-NTM/274)有以下的意見,敬希各委員垂注:

一、 侵佔官地資源:按申請資料顯示,計劃範圍內佔有三分一都屬於政府土地,並且不少官地上也有向村民批租。這樣向城規會申請政府土地資源,不僅容讓了發展商直接霸佔屬於公眾的土地資源,而且亦會無可避免摧毀範圍內十多戶村民家園,做法擾民及破壞社區。

二、 北環線資料來源神秘:據了解,北環線現時剛剛才於「我們未來的鐵路」的公眾諮詢階段,何以規劃申請人可以清楚預視北環線走線的實質位置﹖發展商一方必須向公眾及委員會澄清,這是否政府已決定的內部官方資料,還是發展商方面自行估計,用以誤導城規會委員的錯誤資訊。

三、 電纜幅射不宜發展:現時申請發展位置有架空電纜橫跨整個地方,範圍帶有幅射,會影響日常健康,故不宜作具規模的住宅發展用途。申請人聲稱,現有計劃將不會 影響現時的架空電纜,若政府未有就橫跨申請範圍內的電纜已另有安排,便會製造出200多個「幅射豪宅」,純以地產利益考慮卻無視居民的安全健康。

四、 雖然現時為貨櫃場,生態價值不高,然而申請人建議發展「商業設施」、「住宅」與「食肆」,實為「城市化」及「城市侵蝕」,與現時貨櫃場一樣違反區內鄉郊發 展方向。表面的綠化及景觀設計,亦無助於隱藏發展項目將鄉郊地區城市化的本質,如計劃申請得以批准,勢必嚴重影響該區的鄉郊村落環境。

五、 附近交通不勝負荷。由於錦鏽花園的迴旋處及竹攸路已不能負荷如此的大型發展。按申請人的計劃,將來會有201座建築物、食店及商場,有326個車位,對現時村民的影響,特別道路安全及空氣質素都帶來極大影響。

六、與原本環境不配合。申請計劃的食店及商場必影響牛潭美附近市集的生意。因此,該計劃應與附近環境、村民生活配合。

七、尊重過去的反對意見。我們新圍村村民關注組一直關注這計劃。這計劃已曾經申請數次,申請人也不斷修改計劃。我們昐望城規會也尊重及考慮過去相關團體的反對意見,慬慎處理。

土地正義聯盟

二零一二年六月一日

//

就「元朗南房屋用地規劃及工程研究」提出四點意見

致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

就「元朗南房屋用地規劃及工程研究」提出四點意見

一) 研究區域內活躍農業地帶被漠視

當局給立法會文件的第四段指,「現時,元朗南( 即元朗公路南面的鄉郊土地) 普遍為雜亂無章的低密度房屋、非正式工業活動和露天貯物場」。然而,本聯盟日前考察了研究區域中唐人新村的部分,發現當區仍有相當大面積的活躍耕地,十多戶菜農正依靠種植維生。我們認為,政府有責任保育未受污染的農地,支援本地農業和農民,防止地主隨意逼遷及破壞。因此,所有活躍農地都應該剔出研究範圍外,維持現狀。

二) 隨便公布範圍圖則不負責任

政府於今年三月單方面公布本項目的研究範圍圖則。自那時起,農業區內已有多個農戶被地主收回土地,甚至沒收房屋逼遷。我們認為,政府貿貿然公布發展範圍的圖則,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因為即使只是研究,隨便公布圖則也足以令區內的弱勢群體,包括農民和不擁有土地的住戶受到損害。根據過往案例,譬如新界東北新發展區研究,這些研究範圍圖則往往成為發展商按圖索驥的依據。我們懷疑,政府是刻意為之,吸引發展商和區內地主先逼遷農戶和住戶,以減低政府安置和賠償的責任。

三) 政府應馬上為區內農民住戶做凍結登記 保障權益

農戶和不擁有土地的鄉郊住戶是目前新界最弱勢的群體,他們很多已在新界鄉郊生活幾十年,但目前的法例對他們完全沒有保障,地主可以隨時逼遷而不作任何農業或房屋補償及安置。政府近年經常提出以「公私合營方式」發展鄉郊,美其名是提高效率,實質上是將逼遷工作外判,縱容地主或發展商以低成本逼遷農戶和居民,之後再讓發展商分享發展利益。有唐人新村的農戶要求政府馬上落區為農戶和進戶進行凍結登記,以保障農戶住戶免受地主逼遷之害。萬一日後真有發展,政府需要負上賠償和安置責任。

四) 反對公私合營發展 反對發展商囤積土地

我們反對任何「公私合營」的新市鎮發展,因為此種模式變相縱容發展商在新界鄉郊囤積農地,逼遷農戶住戶。我們認為,當發展新市鎮時,任何由發展商囤積的鄉郊土地都應先由政府徵收,經規劃後再行以公正的方式賣出。

土地正義聯盟

2012年5月22日

元朗南房屋用地規劃及工程研究

//

愛民主 愛家園──219反自駕遊大遊行宣言

最荒謬的事都在香港發生了:我們有機會用罵聲和「改圖」拉倒一個特首參選人,但真的拉倒了,對新換上去的是誰又無可奈何。引用今日報紙上一句話,「事到如今,就是剝花生看戲的,都覺難堪得看不下去。」雖然大家參與的是反自駕遊大遊行,但我們第一句想跟大家一起喊的口號必須是:香港人要民主!打倒小圈子選舉!

眾所周知,一九九七年接管香港的北京政府,儘管有所謂「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承諾,但當實行起來時,還是希望牢牢控制住所有遊戲規則,逐步以一國吞噬兩制,也希望香港人繼續做只管賺錢的殖民地順民,繼續做花生友。《基本法》的制定權、解釋權和修改權均不容香港人觸碰,我們不能決定自己的政制,立法會功能組別何時取消,至今成謎。另一個在一九九七後不斷架空港人權力的制度,就是曾蔭權、唐英年和林瑞麟等人,不斷代表香港人簽署的中港跨境協議。一個視民望如浮雲,一個是僭建王大話精,一個是人肉錄音機。如果命運能選擇,香港人會讓這三個人替我們簽約嗎?絕不!

過去十幾年簽署的一大堆密室協議,嚴重損害香港人的自治權,自駕遊只是數以百計協議其中一項。如今鄭汝樺哄騙港人說,先搞好北上自駕遊,南下自駕遊慢慢談。這是存心欺騙香港人!因為早在自駕遊之前,京港政府早已簽了另外一大堆密約,要香港瘋狂地興建跨境道路:深港西部通道、港珠澳大橋、蓮塘新口岸等等。在預測這些新基建的流量時,特區政府一早假定了要大幅放寬大陸汽車進港。他們的陰謀是以「硬件」迫香港人在軟件制度上放棄兩制。廣深港高鐵逼香港人接受「一地兩檢」,日後公安將在西九龍站執法;有了多條新跨境道路,特區政府就會以溫水煮蛙的方式,逐步迫我們撤銷汽車通行管制,每日讓數以萬計大陸汽車來港,粵港自駕遊計劃只是開始。

反自駕遊計劃的運動,從一開始就有兩重意義。首先是要將這個京港密約黑箱曝露人前:我們要求,所有京港協議在簽署前,必須得到港人授權,亦必須經由民主產生的議會審議,這是香港人必須奪回的權力。第二,今日的反自駕遊大遊行,得到廿一個民間團體支持,包括環保團體、單車團體、司機工會、城市規劃團體和宗教團體等,這些團體的參與,極具意義,之前經常有人質疑「本土運動」,說大家反對大陸這樣,反對大陸那樣的時候,到底想香港怎樣?這些本土團體今日站出來,就是要清清楚楚告訴當權者,我們想要的香港,一早已經告訴你們,只是你們權迷心竅,不肯正視香港人的訴求而已。

●單車行人優先 反對自駕遊!

●要清新空氣 反對自駕遊!

●不要塞車 反對自駕遊!

●要安全 反對自駕遊!

本土運動並不特別討厭任何個人,我們最憎恨的是扼殺民主的黑箱制度和黑箱政策,我們最不恥的是為了利益附和當權者的保皇黨。我們希望延續反高鐵運動的精神:推動大家站出來的,是對家園的愛,對下一代未來的關切,對自由、民主和正義的堅持。

●愛環境 保家園 全民反對自駕遊!

●愛民主 反密約 全民反對自駕遊!

土地正義聯盟

反對香港被規劃行動組

二○一二年二月十九日

不要假借增加土地供應之名:土地正義聯盟對施政報告中房屋土地政策之立場

本聯盟一直關心香港空間政治及地產霸權在各區肆虐的問題。觀乎特首曾蔭權近日對香港地產霸權問的「忽然反省」,不單盛傳會復建居屋,更 會用不同方法增加土地供應,圖把向地產利益傾斜的政策,單純視為「土地供應不足」及港人「買不到樓」,實是扭曲核心問題之舉。但我們認為,這些措施不但未 能解決地產霸權的根本成因,更是繼續忽視基層住屋需要,沒有為香港土地發展作深入反醒。

就香港特別行政區2011年發表的施政報告,本聯盟有以下立場:

 

一、「土地供應」非問題核心:

在這個「增加土地供應」的綱領下,政府可以以解決房屋需求之名,肆無忌憚地毀村、重建、填海、破壞農地或縮減郊野公園,堂而皇之的增加熟地,賣給已囤積大量土地的地產商建造豪宅,並繼續延續非民主的城規會決策制度。

因此,增加土地供應並無助於改變地產霸權肆虐的問題,政府必須改革非民主的城規制度、重建後發展公營房屋及研究開徵土地/房屋資產稅項,才是正面解決地產霸權的方法。

 

二、製造房屋政策與土地政策的假對立:

房 屋政策必須與土地政策並重,決不可借建屋之名變賣屬於全港人的公共資產,甚至犧牲土地保育政策。最近政府建議,摧毀現時社區、農地與生態環境、犧牲社區用 途設施 (G/IC) 來強徵土地,我們認為此舉是製造社會矛盾。「政府、機構或社區」用途土地原是興建醫院、圖書館、車站、社會福利設施等公共設施,目 的為市民服務,政府此舉無異是變賣公共資產。而近年多個公屋屋邨拆卸後,土地並沒有繼續用作公屋邨之用,反而轉售予地產商,簡直是利益輸送。

政 府因忌諱地產利益,土地的規劃與選取往往是按地權考慮,協助地產商已囤積的農地改劃,專挑弱勢非原居民的村落做公營設施,而非以整體城鄉格局與及生態、環 境、人文價值作出發點。官方現行的市區重建政策亦不斷將珍貴的市區土地豪宅化,浪費一塊又一塊可用作解決房屋問題的土地。

我們建議,任何因滿足房屋需求 (公營房屋) 而使用的土地,應優先善用新界現時約有九百公頃的貨櫃場/停車場等已破壞土地 (Brownfield site),任何重建所得的土地也不應建造天價豪宅。

 

三、反對居屋價格豪宅化:

施政報告所建議之新居屋政策,降低補地價成本,增加居屋轉手流動,我們認為,此舉儘管能夠增加私樓單位數目,但勢將公營房屋的價格「豪宅化」,把本來協助市民置業的原意,變成加入房地產炒賣市場,未來居屋將會繼續以不合理的樓價出售,延續地產霸權。

可見,「新居屋」無助於因樓價過高而影響港人的生計問題。現時,普通的香港市民要為租金/按揭已經用去相當不合理的收入比重,將樓價及租金回復至合理水平才是市民所想所急的問題。

 

四、立即制訂《長遠房屋策略》 居住權共議共享

自 政府1987年公布《長遠房屋發展策略》後,政府便沒有全面檢討過去二十年「公共房屋政策」的得失,更加欠缺橫向比較世界各地「公屋發展模型」的特色。土 盟認為房屋土地政策不應閉門造車,或是按管治者的好惡來決定,必須由民間主導/民間參與來制訂香港未來的房屋發展,並且重新分析公共房屋在香港「地產資 本」經濟結構下的角色,從而制訂符合市民「安居樂業」的公共房屋。

 

五、反思十大基建的發展模式:

十大基建十居其九都成為浪費公帑的大白象工程,將大量用作保育新發展區計劃,借解決市民居住需要為名,實是以公帑協助大地產商將農地改劃做豪宅地的官商勾結項目;而諸如廣深港高鐵之交通基建,亦全因要配合內地區域融合計劃,多於從基建真正需要及發展對人文生態之破壞。

我們要求,政府應立即擱置破壞社區及生態的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認真面對高鐵事件所帶來的教訓,反思這種由上而下的發展模式。

我 們認為,房屋與土地作為全港市民生活的基礎,政府本應以土地公義的原則去設計任何有關土地/房屋的政策框架,讓土地正義得以彰顯,人民能夠有尊嚴地生活。 然而,當今地產霸權橫行全港,破壞家園之餘又加重市民負擔,土地正義聯盟就政府因土地分配不均而釀成市民「不得其所」的局面表示遺憾。

出戰區選。經營土地正義

行動宣言 

香港政府從殖民時期開始,就將香港的土地當成商品拍賣,直到現今區域融合的粗暴規劃完全無視本土社區、生態及人文價值,土地這個封存已過百載的老問題,一直是香港的揮之不去的惡靈。

事到如今,我們還可以指望香港的土地問題會有自然解決的一天嗎?可以一方面繼續縱容地產商的巧取豪奪,另一方面又期待下屆特首的房屋政策會以民為本嗎?我們可以等待國際金融市場崩壞後樓價下降之時,我城就可免於被強拍重建、收地迫遷的社區災難嗎?默默再等十年後或許出現了雙普選,隨後就會自然出現地區與城市規劃的民主嗎﹖參與一場復一場有關未來規劃發展的諮詢會議,就能突破官商勾結「分餅仔」的政治現實嗎?繼續因循政府現行殘缺的環境保護規劃制度,就可保護南生圍、豐樂圍、大浪西灣、一片又一片的鄉郊綠地,這些香港重要的生態自然環境資產嗎?

答案相當明顯:絕不!

而我們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重新集合與連結力量—「土地正義聯盟」—是我們由全港不同社區組織與行動者凝聚起來的新成立團體。從天星、皇后、利東街、反高鐵運動裡,到有關重建、強拍、拆遷、規劃、保育、鄉郊的發展議題中,都能找到我們成員的足跡。

我們各區所遇到的處境,正清楚指出現行土地政策與土地使用的變革已經刻不容緩:普羅市民每天虛耗生命,供養極富的土地利益集團;政府繼續以空話誤導公眾,一邊說著沒有土地建公屋的謊話,一邊供應一塊又一塊的熟地給發展商作豪宅炒賣;管治階層對於地產以外使用土地的想像力之貧乏,持續扼殺了永續土地使用的可能。而這種被官員理解為「成功」的土地開發模式正在內地及世界各地的既得利益者複製及引用。

面對這樣水深火熱的劣勢,我們究竟要如何彰顯正在淪亡的土地正義?

我們多年的實踐經驗告訴我們——社區民主就是方法。由下而上、社區營造、組織居民、地區決策;紮根地方議題,進而擴散成為全港不可迴避的改革議程。這是我們最堅實、最在地的一條道路,使我們邁向更公義、更合乎永續原則的土地分配、使用及政策。

記得我們在反高鐵撥款通過後的那一夜,我們說過,明天開始我們由立法會就重返社區。土盟的核心成員,多為反高鐵成員,我們曾經以蕉葉為誓、反對大白象高鐵、更一同經歷了菜園村反拆遷、經歷馬屎埔抗拆、各種城市重建及鄉郊地區的運動、我們由下而上的地區民主承諾一直在兌現。

土地正義聯盟成立之際正是區議會選舉之時,透過參選區議會,能夠響亮地讓我們的社區組織及理念落地生根。以社區民主作為方法,突破地區行政的悶局,推動更廣闊的社區參與。區選就成為了土地正義聯盟成立的第一炮。這次參與區選,就如當初決定推動社區及規劃民主化的決心,借此把土地正義更廣泛地傳播開去。

我們有五區的候選人已經準備就緒,從新田、八鄉(南、北)、南丫島及中環正街,穿過城鄉邊界,跨越議題類型,為土地變革帶來第一波的行動!

沒有誰會指望土地問題一天就會改變,需要耐心及持續的社區經營,社區民主就是改變的基石!

來吧!是時候要以清楚的行動來一場解決,還本土空間一個自主的空間,讓土地正義重拾正義的力量!以區議會選舉推動社區民主,將是實踐土地正義的重要一步!

請記住我們的理念:
城鄉共存共生
保育生態環境
結束官鄉商勾結
捍衛居住權利
打倒地產霸權
落實民主規劃
土地正義聯盟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