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鄉郊環境 反對劣質城市化發展: 反對牛潭尾豪宅化的城規會意見書

致規劃署及城市規劃委員會各委員:

http://www.info.gov.hk/tpb/tc/plan_application/A_YL-NTM_274.html

就近日牛潭尾的城市化計劃 (規劃申請編號:A/YL-NTM/274)有以下的意見,敬希各委員垂注:

一、 侵佔官地資源:按申請資料顯示,計劃範圍內佔有三分一都屬於政府土地,並且不少官地上也有向村民批租。這樣向城規會申請政府土地資源,不僅容讓了發展商直接霸佔屬於公眾的土地資源,而且亦會無可避免摧毀範圍內十多戶村民家園,做法擾民及破壞社區。

二、 北環線資料來源神秘:據了解,北環線現時剛剛才於「我們未來的鐵路」的公眾諮詢階段,何以規劃申請人可以清楚預視北環線走線的實質位置﹖發展商一方必須向公眾及委員會澄清,這是否政府已決定的內部官方資料,還是發展商方面自行估計,用以誤導城規會委員的錯誤資訊。

三、 電纜幅射不宜發展:現時申請發展位置有架空電纜橫跨整個地方,範圍帶有幅射,會影響日常健康,故不宜作具規模的住宅發展用途。申請人聲稱,現有計劃將不會 影響現時的架空電纜,若政府未有就橫跨申請範圍內的電纜已另有安排,便會製造出200多個「幅射豪宅」,純以地產利益考慮卻無視居民的安全健康。

四、 雖然現時為貨櫃場,生態價值不高,然而申請人建議發展「商業設施」、「住宅」與「食肆」,實為「城市化」及「城市侵蝕」,與現時貨櫃場一樣違反區內鄉郊發 展方向。表面的綠化及景觀設計,亦無助於隱藏發展項目將鄉郊地區城市化的本質,如計劃申請得以批准,勢必嚴重影響該區的鄉郊村落環境。

五、 附近交通不勝負荷。由於錦鏽花園的迴旋處及竹攸路已不能負荷如此的大型發展。按申請人的計劃,將來會有201座建築物、食店及商場,有326個車位,對現時村民的影響,特別道路安全及空氣質素都帶來極大影響。

六、與原本環境不配合。申請計劃的食店及商場必影響牛潭美附近市集的生意。因此,該計劃應與附近環境、村民生活配合。

七、尊重過去的反對意見。我們新圍村村民關注組一直關注這計劃。這計劃已曾經申請數次,申請人也不斷修改計劃。我們昐望城規會也尊重及考慮過去相關團體的反對意見,慬慎處理。

土地正義聯盟

二零一二年六月一日

//

就「元朗南房屋用地規劃及工程研究」提出四點意見

致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

就「元朗南房屋用地規劃及工程研究」提出四點意見

一) 研究區域內活躍農業地帶被漠視

當局給立法會文件的第四段指,「現時,元朗南( 即元朗公路南面的鄉郊土地) 普遍為雜亂無章的低密度房屋、非正式工業活動和露天貯物場」。然而,本聯盟日前考察了研究區域中唐人新村的部分,發現當區仍有相當大面積的活躍耕地,十多戶菜農正依靠種植維生。我們認為,政府有責任保育未受污染的農地,支援本地農業和農民,防止地主隨意逼遷及破壞。因此,所有活躍農地都應該剔出研究範圍外,維持現狀。

二) 隨便公布範圍圖則不負責任

政府於今年三月單方面公布本項目的研究範圍圖則。自那時起,農業區內已有多個農戶被地主收回土地,甚至沒收房屋逼遷。我們認為,政府貿貿然公布發展範圍的圖則,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因為即使只是研究,隨便公布圖則也足以令區內的弱勢群體,包括農民和不擁有土地的住戶受到損害。根據過往案例,譬如新界東北新發展區研究,這些研究範圍圖則往往成為發展商按圖索驥的依據。我們懷疑,政府是刻意為之,吸引發展商和區內地主先逼遷農戶和住戶,以減低政府安置和賠償的責任。

三) 政府應馬上為區內農民住戶做凍結登記 保障權益

農戶和不擁有土地的鄉郊住戶是目前新界最弱勢的群體,他們很多已在新界鄉郊生活幾十年,但目前的法例對他們完全沒有保障,地主可以隨時逼遷而不作任何農業或房屋補償及安置。政府近年經常提出以「公私合營方式」發展鄉郊,美其名是提高效率,實質上是將逼遷工作外判,縱容地主或發展商以低成本逼遷農戶和居民,之後再讓發展商分享發展利益。有唐人新村的農戶要求政府馬上落區為農戶和進戶進行凍結登記,以保障農戶住戶免受地主逼遷之害。萬一日後真有發展,政府需要負上賠償和安置責任。

四) 反對公私合營發展 反對發展商囤積土地

我們反對任何「公私合營」的新市鎮發展,因為此種模式變相縱容發展商在新界鄉郊囤積農地,逼遷農戶住戶。我們認為,當發展新市鎮時,任何由發展商囤積的鄉郊土地都應先由政府徵收,經規劃後再行以公正的方式賣出。

土地正義聯盟

2012年5月22日

元朗南房屋用地規劃及工程研究

//

愛民主 愛家園──219反自駕遊大遊行宣言

最荒謬的事都在香港發生了:我們有機會用罵聲和「改圖」拉倒一個特首參選人,但真的拉倒了,對新換上去的是誰又無可奈何。引用今日報紙上一句話,「事到如今,就是剝花生看戲的,都覺難堪得看不下去。」雖然大家參與的是反自駕遊大遊行,但我們第一句想跟大家一起喊的口號必須是:香港人要民主!打倒小圈子選舉!

眾所周知,一九九七年接管香港的北京政府,儘管有所謂「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承諾,但當實行起來時,還是希望牢牢控制住所有遊戲規則,逐步以一國吞噬兩制,也希望香港人繼續做只管賺錢的殖民地順民,繼續做花生友。《基本法》的制定權、解釋權和修改權均不容香港人觸碰,我們不能決定自己的政制,立法會功能組別何時取消,至今成謎。另一個在一九九七後不斷架空港人權力的制度,就是曾蔭權、唐英年和林瑞麟等人,不斷代表香港人簽署的中港跨境協議。一個視民望如浮雲,一個是僭建王大話精,一個是人肉錄音機。如果命運能選擇,香港人會讓這三個人替我們簽約嗎?絕不!

過去十幾年簽署的一大堆密室協議,嚴重損害香港人的自治權,自駕遊只是數以百計協議其中一項。如今鄭汝樺哄騙港人說,先搞好北上自駕遊,南下自駕遊慢慢談。這是存心欺騙香港人!因為早在自駕遊之前,京港政府早已簽了另外一大堆密約,要香港瘋狂地興建跨境道路:深港西部通道、港珠澳大橋、蓮塘新口岸等等。在預測這些新基建的流量時,特區政府一早假定了要大幅放寬大陸汽車進港。他們的陰謀是以「硬件」迫香港人在軟件制度上放棄兩制。廣深港高鐵逼香港人接受「一地兩檢」,日後公安將在西九龍站執法;有了多條新跨境道路,特區政府就會以溫水煮蛙的方式,逐步迫我們撤銷汽車通行管制,每日讓數以萬計大陸汽車來港,粵港自駕遊計劃只是開始。

反自駕遊計劃的運動,從一開始就有兩重意義。首先是要將這個京港密約黑箱曝露人前:我們要求,所有京港協議在簽署前,必須得到港人授權,亦必須經由民主產生的議會審議,這是香港人必須奪回的權力。第二,今日的反自駕遊大遊行,得到廿一個民間團體支持,包括環保團體、單車團體、司機工會、城市規劃團體和宗教團體等,這些團體的參與,極具意義,之前經常有人質疑「本土運動」,說大家反對大陸這樣,反對大陸那樣的時候,到底想香港怎樣?這些本土團體今日站出來,就是要清清楚楚告訴當權者,我們想要的香港,一早已經告訴你們,只是你們權迷心竅,不肯正視香港人的訴求而已。

●單車行人優先 反對自駕遊!

●要清新空氣 反對自駕遊!

●不要塞車 反對自駕遊!

●要安全 反對自駕遊!

本土運動並不特別討厭任何個人,我們最憎恨的是扼殺民主的黑箱制度和黑箱政策,我們最不恥的是為了利益附和當權者的保皇黨。我們希望延續反高鐵運動的精神:推動大家站出來的,是對家園的愛,對下一代未來的關切,對自由、民主和正義的堅持。

●愛環境 保家園 全民反對自駕遊!

●愛民主 反密約 全民反對自駕遊!

土地正義聯盟

反對香港被規劃行動組

二○一二年二月十九日

不要假借增加土地供應之名:土地正義聯盟對施政報告中房屋土地政策之立場

本聯盟一直關心香港空間政治及地產霸權在各區肆虐的問題。觀乎特首曾蔭權近日對香港地產霸權問的「忽然反省」,不單盛傳會復建居屋,更 會用不同方法增加土地供應,圖把向地產利益傾斜的政策,單純視為「土地供應不足」及港人「買不到樓」,實是扭曲核心問題之舉。但我們認為,這些措施不但未 能解決地產霸權的根本成因,更是繼續忽視基層住屋需要,沒有為香港土地發展作深入反醒。

就香港特別行政區2011年發表的施政報告,本聯盟有以下立場:

 

一、「土地供應」非問題核心:

在這個「增加土地供應」的綱領下,政府可以以解決房屋需求之名,肆無忌憚地毀村、重建、填海、破壞農地或縮減郊野公園,堂而皇之的增加熟地,賣給已囤積大量土地的地產商建造豪宅,並繼續延續非民主的城規會決策制度。

因此,增加土地供應並無助於改變地產霸權肆虐的問題,政府必須改革非民主的城規制度、重建後發展公營房屋及研究開徵土地/房屋資產稅項,才是正面解決地產霸權的方法。

 

二、製造房屋政策與土地政策的假對立:

房 屋政策必須與土地政策並重,決不可借建屋之名變賣屬於全港人的公共資產,甚至犧牲土地保育政策。最近政府建議,摧毀現時社區、農地與生態環境、犧牲社區用 途設施 (G/IC) 來強徵土地,我們認為此舉是製造社會矛盾。「政府、機構或社區」用途土地原是興建醫院、圖書館、車站、社會福利設施等公共設施,目 的為市民服務,政府此舉無異是變賣公共資產。而近年多個公屋屋邨拆卸後,土地並沒有繼續用作公屋邨之用,反而轉售予地產商,簡直是利益輸送。

政 府因忌諱地產利益,土地的規劃與選取往往是按地權考慮,協助地產商已囤積的農地改劃,專挑弱勢非原居民的村落做公營設施,而非以整體城鄉格局與及生態、環 境、人文價值作出發點。官方現行的市區重建政策亦不斷將珍貴的市區土地豪宅化,浪費一塊又一塊可用作解決房屋問題的土地。

我們建議,任何因滿足房屋需求 (公營房屋) 而使用的土地,應優先善用新界現時約有九百公頃的貨櫃場/停車場等已破壞土地 (Brownfield site),任何重建所得的土地也不應建造天價豪宅。

 

三、反對居屋價格豪宅化:

施政報告所建議之新居屋政策,降低補地價成本,增加居屋轉手流動,我們認為,此舉儘管能夠增加私樓單位數目,但勢將公營房屋的價格「豪宅化」,把本來協助市民置業的原意,變成加入房地產炒賣市場,未來居屋將會繼續以不合理的樓價出售,延續地產霸權。

可見,「新居屋」無助於因樓價過高而影響港人的生計問題。現時,普通的香港市民要為租金/按揭已經用去相當不合理的收入比重,將樓價及租金回復至合理水平才是市民所想所急的問題。

 

四、立即制訂《長遠房屋策略》 居住權共議共享

自 政府1987年公布《長遠房屋發展策略》後,政府便沒有全面檢討過去二十年「公共房屋政策」的得失,更加欠缺橫向比較世界各地「公屋發展模型」的特色。土 盟認為房屋土地政策不應閉門造車,或是按管治者的好惡來決定,必須由民間主導/民間參與來制訂香港未來的房屋發展,並且重新分析公共房屋在香港「地產資 本」經濟結構下的角色,從而制訂符合市民「安居樂業」的公共房屋。

 

五、反思十大基建的發展模式:

十大基建十居其九都成為浪費公帑的大白象工程,將大量用作保育新發展區計劃,借解決市民居住需要為名,實是以公帑協助大地產商將農地改劃做豪宅地的官商勾結項目;而諸如廣深港高鐵之交通基建,亦全因要配合內地區域融合計劃,多於從基建真正需要及發展對人文生態之破壞。

我們要求,政府應立即擱置破壞社區及生態的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認真面對高鐵事件所帶來的教訓,反思這種由上而下的發展模式。

我 們認為,房屋與土地作為全港市民生活的基礎,政府本應以土地公義的原則去設計任何有關土地/房屋的政策框架,讓土地正義得以彰顯,人民能夠有尊嚴地生活。 然而,當今地產霸權橫行全港,破壞家園之餘又加重市民負擔,土地正義聯盟就政府因土地分配不均而釀成市民「不得其所」的局面表示遺憾。

出戰區選。經營土地正義

行動宣言 

香港政府從殖民時期開始,就將香港的土地當成商品拍賣,直到現今區域融合的粗暴規劃完全無視本土社區、生態及人文價值,土地這個封存已過百載的老問題,一直是香港的揮之不去的惡靈。

事到如今,我們還可以指望香港的土地問題會有自然解決的一天嗎?可以一方面繼續縱容地產商的巧取豪奪,另一方面又期待下屆特首的房屋政策會以民為本嗎?我們可以等待國際金融市場崩壞後樓價下降之時,我城就可免於被強拍重建、收地迫遷的社區災難嗎?默默再等十年後或許出現了雙普選,隨後就會自然出現地區與城市規劃的民主嗎﹖參與一場復一場有關未來規劃發展的諮詢會議,就能突破官商勾結「分餅仔」的政治現實嗎?繼續因循政府現行殘缺的環境保護規劃制度,就可保護南生圍、豐樂圍、大浪西灣、一片又一片的鄉郊綠地,這些香港重要的生態自然環境資產嗎?

答案相當明顯:絕不!

而我們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重新集合與連結力量—「土地正義聯盟」—是我們由全港不同社區組織與行動者凝聚起來的新成立團體。從天星、皇后、利東街、反高鐵運動裡,到有關重建、強拍、拆遷、規劃、保育、鄉郊的發展議題中,都能找到我們成員的足跡。

我們各區所遇到的處境,正清楚指出現行土地政策與土地使用的變革已經刻不容緩:普羅市民每天虛耗生命,供養極富的土地利益集團;政府繼續以空話誤導公眾,一邊說著沒有土地建公屋的謊話,一邊供應一塊又一塊的熟地給發展商作豪宅炒賣;管治階層對於地產以外使用土地的想像力之貧乏,持續扼殺了永續土地使用的可能。而這種被官員理解為「成功」的土地開發模式正在內地及世界各地的既得利益者複製及引用。

面對這樣水深火熱的劣勢,我們究竟要如何彰顯正在淪亡的土地正義?

我們多年的實踐經驗告訴我們——社區民主就是方法。由下而上、社區營造、組織居民、地區決策;紮根地方議題,進而擴散成為全港不可迴避的改革議程。這是我們最堅實、最在地的一條道路,使我們邁向更公義、更合乎永續原則的土地分配、使用及政策。

記得我們在反高鐵撥款通過後的那一夜,我們說過,明天開始我們由立法會就重返社區。土盟的核心成員,多為反高鐵成員,我們曾經以蕉葉為誓、反對大白象高鐵、更一同經歷了菜園村反拆遷、經歷馬屎埔抗拆、各種城市重建及鄉郊地區的運動、我們由下而上的地區民主承諾一直在兌現。

土地正義聯盟成立之際正是區議會選舉之時,透過參選區議會,能夠響亮地讓我們的社區組織及理念落地生根。以社區民主作為方法,突破地區行政的悶局,推動更廣闊的社區參與。區選就成為了土地正義聯盟成立的第一炮。這次參與區選,就如當初決定推動社區及規劃民主化的決心,借此把土地正義更廣泛地傳播開去。

我們有五區的候選人已經準備就緒,從新田、八鄉(南、北)、南丫島及中環正街,穿過城鄉邊界,跨越議題類型,為土地變革帶來第一波的行動!

沒有誰會指望土地問題一天就會改變,需要耐心及持續的社區經營,社區民主就是改變的基石!

來吧!是時候要以清楚的行動來一場解決,還本土空間一個自主的空間,讓土地正義重拾正義的力量!以區議會選舉推動社區民主,將是實踐土地正義的重要一步!

請記住我們的理念:
城鄉共存共生
保育生態環境
結束官鄉商勾結
捍衛居住權利
打倒地產霸權
落實民主規劃
土地正義聯盟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

代貼:新田牛潭尾要求高鐵停工 民間工程師與土盟成員全力支援

新田牛潭尾要求高鐵停工 民間專業工程師與土盟成員全力支援

牛潭尾村民關注組示
自菜園村事件、大角嘴沉降、溫州高鐵等事故以來,高鐵的粗暴規劃對社區破壞已經有目共睹。今天下午在攸潭美村公所舉行之「高鐵工程問題公開講座」,我們關注組邀得相關工程專家朋友分享,為一直被港鐵及政府官員敷衍塘塞之村民更了解高鐵具體的影響。

專家工程師黎廣德及何國強先生指,即將在九月動工的高鐵地底鑽挖工程及通風樓工程,將極有可能威脅這裡的水資源,在區內近十個社區引發沉降、噪氣、空氣污染、消滅漁農業的社區災難。然而,沒有一個官員願意正面回應這些問題的具體影響,亦沒有意欲為村民做任何舒緩措施減低破壞。專家建議,高鐵需要建立一個獨立的影響補償基金,令受影響居民可以找獨立工程師及有即時資源處理生計問題,獲全場村民掌聲。

此外,我們希望土地正義聯盟成員亦分享自發社區組織的經驗, 包括新圍村周振勤及菜園村盧明光,讓地區吸收各地區被港鐵及政府以各種方式欺壓的經歷與應對方法,以抵抗政府與港鐵的假諮詢與及對村民的無視。土地正義聯盟成員將繼續支援及連結新田受影響社區,不容未處理好問題的高鐵強硬上馬。

攸潭美村正是其中一條受高鐵影響的非原居民村。村民不僅不被告知高鐵走線的具體影響。直到本年八月中,港鐵再派出職員向村民講解工程,含糊其辭村民憤然離場表示抗議。新田區的村民已經做好與政府長期爭議的準備,亦正凝聚區內各受影響社區的共識阻止高鐵的粗暴施工。

未解決任何問題,我們決不讓高鐵工程進行﹗

如有任何問題,請聯絡江生 (96446522)。

圖一、「有魚無水」村民抗議高鐵影響水資源及生計
圖二、高鐵工程問題會議現況,專家向村民分享具體水、沉降影響
圖三、土地正義聯盟成員周振勤協助攸美山莊處理被政府忽略的苦主問題

七一香港家書

打倒地產霸權 重建尊嚴生活

香港戰後超逾半個世紀的經濟發展,已經走到歷史關頭,人民需要作出抉擇,才可持續發展。

回歸後,一場亞洲金融風暴, 充分暴露了本港以金融地產為核心的經濟結構,再不可能為絕大多數港人帶來福祉。近年急劇的市區重建、大型基建和鄉村清拆行動,更掀起連串波瀾壯濶的自發群 眾保土衛家城市/鄉郊運動。從利東街到皇后碼頭,由菜園村至美孚新邨,以及激動人心的反高鐵運動,持續不斷的保育抗爭,已經觸發人民的覺醒,大大提高公眾 的意識,教愈來愈多港人明白,土地徹底商品化的香港,只會為小撮人建立地產霸權,牟取暴利,郤危害百業,殆盡蒼生,唯有回歸社區、重建家園、永續農業、保 育自然及拓闊城市空間,才可重拾人文價值,衍生生機,為全港市民尋覓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