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不包括土地」爭議 建立「鄉村及郊野公園」推動「生態復鄉」

土地正義聯盟就《2013年郊野公園(指定)(綜合)(修訂)令》的意見

解決「不包括土地」爭議
建立「鄉村及郊野公園」推動「生態復鄉」

土地正義聯盟認為,鄉村和郊野是一個連續的整體,在推動可持續發展時,不能只偏向其中一樣。但是,政府過去三十多年的方向正是側重於郊野保育,對於鄉村則採取放任態度,任由鄉村及周邊農業地帶被粗放式的發展,例如丁屋、露天貨倉和囤積土地的發展商蠶食,導致新界大部份鄉村面目全非。

丁屋發展破壞壞村

一條完整的鄉村必須保有居住及農業兩部份,因此以丁屋為主導的新界鄉村發展模式是不可持續的。就算對於新界男性原居民而言,目前被高度地產化的丁屋發展,當中的利益很多已被村中有勢力人士壟斷。誰有土地誰話事的邏輯,根本沒有照顧不同階層的原居民的居住需要,最終反而令鄉村組織被利益集團綁架,導致村不成村,鄉不成鄉。

「不包括土地」令鄉村荒廢

主流以丁屋為主的鄉村發展陷入自我毀滅的死局,但被郊野公園包圍的鄉村,即政府所謂「不包括土地」,則是另一個極端。受政府偏重郊野保育思維所影響,市民一般都將「不包括土地」的鄉村視為郊野的一部份,不介意裡面的鄉村凋零荒廢,最終融入郊野。這種因為郊野保育政策間接造成的「人為廢村」,我們認為並不理想,一來原鄉民將永遠失去自己的故鄉,二來香港整體亦失去了重整本土鄉村生活的機會。

倡議:生態復鄉

鄉村發展不是只有一種模式。土地正義聯盟認為,位於郊野公園「不包括土地」的鄉村,給予我們一個難得的機會,重新營造出不同於主流模式的「可持續發展生態鄉村」。這些珍貴的鄉村,一方面需要以制度加強保護,另一方面也需要政府和社會提供更多支援,令可持續的復鄉計劃得以開展。

擴充郊野公園 正名為「鄉郊公園」

總括而言,我們贊成將所有「不包括土地」內的鄉村納入郊野公園範圍內,同時間,「郊野公園」亦應該正名為「鄉村及郊野公園」,或者「鄉郊公園」,並擴大功能,增加資源投入。被納入「鄉郊公園」的鄉村,政府應主動協助原村民、保育團體及其他有興趣的市民,一起度身制訂「可持續的復鄉計劃」,包括復修舊屋或增建限量的房屋(不再是丁屋,可以與香港的大學建築系合作,為每條村設計適合的環保房屋),以永續方式恢復周邊荒地的農業活動;政府對這些「生態鄉村」亦應提供政策上的協助,例如容許村民合法經營鄉村旅社及培訓村民從事相關的生態旅遊活動,以不同手段活化鄉村經濟。不願意參與計劃的土地業權人,我們建議政府改變目前的做法,給予適當的補償金。

發展與保育兼容

多年來,以郊野保育為重點的環保團體和認為土地業權人不應受發展限制的新界原居民群體,一直走不出既定的角力模式。我們從鄉村可持續發展的角度切入,一方面認為鄉村和郊野的可持續發展應該同時被照顧,另一方面整個鄉村的未來亦不能單從土地業權人的利益來考慮。希望政府能打破僵化的現行政策,把握這次處理「不包括土地」的機會,為鄉郊保育工作帶來突破。

土地正義聯盟執行委員會
2013年11月5日

解決「不包括土地」爭議 建立「鄉村及郊野公園」推動「生態復鄉」

反對城規會阻止市民發言 馬上否決中環解放軍碼頭規劃申請

反對城規會阻止市民發言
馬上否決中環解放軍碼頭規劃申請

反對城規會阻止市民發言 上否決中環解放軍碼頭規劃申請

一) 政府向城市規劃委員會申請將中環新海濱的核心地帶由休憩用地改劃為「軍事用地」,引起香港市民普遍反感。約二萬名市民根據《城市規劃條例》反對有關申請,打破條例制訂以來的紀錄,民意如此清晰,城規會必須尊重市民,否決申請,還市民一個正正式式的海濱休憩用地。

二) 今早城規會在開會時,粗暴地限制出席會議的立法會陳家洛議員的合理發言,此舉完全違反《城市規劃條例》的精神。本聯盟代表將響應陳家洛議員的呼籲,杯葛會議,以示抗議。

三) 政府經常強調是次修訂只是技術性修訂,並且訴諸一九九四年的中英軍事協定,指必須由特區政府為解放軍興建碼頭。我們根據以下理由,反對政府的說法:

a) 根據一九九四年的中英軍事協定,英國政府只是承諾「預留」中環新海濱中央部份,特區政府並無責任興建解放軍碼頭。

b) 特區政府在制定中環新海濱的分區計劃大綱圖時,列明整個新海濱都是「休憩用地」,包括解放軍碼頭的部份。市民因此一直認定,就算將來的海濱可供解放軍停泊船艦,也只是臨時性質,海濱首先而且主要是作為公眾的休憩用地。現在政府的修訂,完全扭轉了當年制訂圖則的承諾,將休憩用地改為軍事用地,市民享受海濱的權利,變成駐港解放軍的酌情權。修訂涉及實質上的權力關係改變,絕非技術修訂。

c) 特區政府在去年在沒有經城規會通過就動工興建解放軍碼頭,本身已經違反分區計劃大綱圖對休憩用地的定義,政府涉嫌知法犯法,「先斬後奏」,強逼香港市民接受。

四) 城市規劃與所有香港人的生活息息相關,但如此重要的政治決定,目前卻交予一個由特首委任,完全不需向公眾負責的城市規劃委員會控制。制度的不民主和不透明,是導致今次反解放軍碼頭抗爭的主因,日後亦必會激起更龐大的抗爭。

我們呼籲城規會千萬不要拂逆民意,將香港人的海濱交給軍隊,亦要求特區政府馬上修訂城規條例,令城規會直接向市民負責,實現城市規劃民主化。

土地正義聯盟

2013年11月4日

圖片取自維基百科,拍攝者為Ceeseven

回應《城規會剪布 官員料有覆核》報導

回應《城規會剪布 官員料有覆核》報導

就今日《星島日報》的《城規會剪布 官員料有覆核》報導,引述規劃署官員「評論」城規會審議中環海旁軍事碼頭一事,土盟有下列回應:

1. 土地正義聯盟譴責官員明知城規會會議不能為發言設限,卻故意為止,限每人發言十分鐘,製造司法覆核爭議,浪費公帑。

2. 土地正義聯盟重申發言是市民權利,屬《城市規劃條例》下的合法保障,官員不應抹黑抽時間出席會議發言的市民。

3. 今次事件的起因,在於政府不理近2萬反對意見,強行將休憩用地改為軍事碼頭一事提上城規會議程,市民唯一能反對方法便是到城規會發言,官員匿名指責市民並不合理。

4. 土地正義聯盟強調中區軍事碼頭並焦無必要,中英1994年的協議只要求中區有一碼頭可供解放軍使用,形式可以是由港方管理,在必要時才讓軍方使用的「皇后碼頭」模式,並不需要撥地予解放軍作軍事碼頭。

5. 一旦城規會通過,該處本屬公眾的休憩用地將變為軍事禁區,港人將永久失去該片土地。

土地正義聯盟

城規會剪布 官員料有覆核

豪宅發展 無助改善鄉村生活及環境 (A/YL-NTM/274)

規劃申請編號:A/YL-NTM/274

豪宅發展 無助改善鄉村生活及環境

致城市規劃委員會各委員:

發展商以淘汰鄉村內的工業為名,興建一棟棟低密度豪宅,與原本的鄉郊割裂,懶理要改善鄉郊環境與生活。土盟反對申請人現時的發展計劃,理由如下:

分階段發展未能確保用地的整體性

根據城市規劃委員會規劃指引編號 17『指定「綜合發展區」地帶及監察「綜合發展區」發展計劃的進度』,委員會可考慮容許發展商分期施工安排,但必須證明:「最終落成的發展……仍能達到設施齊全,自給自足的目的。」

申請地盤內未獲取的私人土地面積約12,341平方米,佔總地盤面積約12%。但偏偏所有住宅之外的配套設施全都預留在這些未獲取的土地上。若果申請人最終未能成功收購土地,整個發展區便無任何商業設施配套,絕對不符合「綜合發展區」的規劃原意。城規會應審視發展計劃內整體的佈局,要求申請人在已收購的私人土地上建部份商業配套設施,確保計劃落成後達到設施齊全。

未有緩減發展計劃對公共交通帶來的負擔

申請人提交的交通影響評估推算早上繁忙時間會有四十八架車輛駛入及六十五架車輛駛出發展區;下午繁忙時間則有五十架車輛駛入、七十一架車輛駛出發展區,從而估算出發展計劃對車輛數目的淨變化。可是新發展計劃預計新增單位二百零一個,住戶人數七百二十四人(數字擷取至排水影響評估)。但可以肯定,需要來往新發展區的人數遠比車輛新增的數目為多。新增住戶人數與新增車輛之間,正正就是代表住戶對公共交通的需求。相比現時只有少量廠倉工人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發展計劃落成後將無可避免要增加公共交通工具的需求。但這對公共交通的影響卻不曾被評估。

現時附近居民主要乘坐小巴38及九巴76K來往元朗市中心,繁忙時間都會大排長龍。居民們早已多次向運輸署投訴,但運輸署屢次回覆指無法再增加小巴及巴士的班次。運輸署如今在未解決區內公共交通不敷應用的前堤下,實在不應批准計劃,再額外增加對公共交通的壓力。

必須尊重當地居民意見 改善現有鄉村環境

任何發展計劃都必須廣泛咨詢附近居民,獲取共識。單單發展低密度住宅,只讓發展商獲取巨利,必定難以獲居民認同。牛潭尾區內欠缺商業、休憩康樂等社會設施。但按現時發展計劃,只有1,485平方米用作商業設施,僅佔總地盤面積約4%。另外,佔地41,281.40 平方米的休憩用地全屬私人土地,一般村民無法享用。可是,發展區內政府土地約33,457平方米,佔總面積約35%。公共資源實不應輕易被私有化,讓整個計劃淪為單一低密度豪宅項目。「綜合發展區」規劃原意不單旨在作住宅發展,同時要提供休憩用地、適當的政府、機構或社區設施、運輸及其他基礎設施方面。雖然申請人稱會美化申請地盤西面的公眾行車路至地盤入口的一段,例如設置新的街燈和路牌。但這些改善措施並非居民急需的,而且受益的居民有限。申請人應主動與村民接觸,了解他們的意願,令發展計劃能同時改善鄉村環境及設施,提高附近居民的生活質素。

土地正義聯盟
2013年10月30日

20131030 牛潭尾

//

立即展開社會影響評估及人口登記 規劃須保留原有生活模式 (洪水橋新發展區第二階段咨詢)

洪水橋新發展區第二階段咨詢

立即展開社會影響評估及人口登記

規劃須保留原有生活模式

1. 立即展開社會影響評估

洪水橋新發展區的計劃仍然採用清拆整條村的發展模式,低估了鄉落的歷史及居民和農戶對社區的投入。沙洲里二村、石埗路尾村、田心新村、田心村、新生村及新生新村內的臨時屋及土地將會被收。雖然政府計劃將於2014年完成三個階段的諮詢。但至今政府仍然未就發展計劃對當地居民進行社會影響評估,無法掌握受影響的人口特徵、居住模式、土地使用模式和生產模式等。

政府應馬上調查及評估規劃對區內市民的影響。並且根據評估所得及市民的意見,針對鄉村的歷史及現況,保留社區內的人際關係、扶植社區內已建立的農業,進一步改善現有村內的居住環境,才是鄉郊的可持續發展。

2. 馬上進行人口登記

當政府推出洪水橋新發展區計劃就形成了發展預期,令地主在規劃研究期間已逼遷土地租戶,破壞農地 ,令他們不能再居住及耕種。政府應該對現時所有土地租戶負上安置責任。政府必須馬上在區內進行人口登記及嚴格審批區內規劃申請許可,保障區內居民的居住權和農戶的耕種權。

3. 尊重居民、農戶和商戶的安置需要

政府要以民為本,不能為了「搶地」就犧牲鄉郊居民的家園。政府必須尊重居民、農戶和商戶的聲音,照顧處境和需要,確切回應他們提出安置方案的可行性,包括不遷不拆、原村重置等等。

4. 保留規劃區內的常耕農田

現時港深西部通道與西鐵線之間的綠化地,由農田及自然村組成連片耕地。這不但構成獨有的鄉郊景觀,還具有生態價值。除了新生新村的鷺鳥林、補償濕地外,這一大片農田也應保留,以連接西面毗鄰的圓頭山自然保育區,成為與城市之間的緩衝區。除了生態上價值,都市農業亦為區內居民提供就業機會、提高全港的糧食自足率、及公眾教育等。

另外,政府應考慮將農業活動列為休憩用地可批准的用途。例如石埗村以北的常耕農田應保留作社區農業,既運用鄰近居民的資源如廚餘等投入農業生產,亦成為居民的休閒去處。

5. 預留足夠的復耕土地

政府必須盡力保留所有現存的常耕農田,同時亦需預留足夠農地作復耕之用。洪水橋新發展區有多達103公頃的農地 ,除了西部連片的常耕農田外,還有不少面積較少,散佈在現有鄉村附近的農田,將劃作非農業用途。但初步發展大綱圖中僅保留約10.5公頃及新增約0.4公頃土地作農業用途。 這新增的農業地不單僅得0.4公頃,更是穿插在現時奕園村建構物群當中。劃為綠化地的絕大部份又是祖墳。這些土地將來均難以耕種。根據漁農自然護理署,現時有超過200名農友輪候參加農地復耕計劃,受影響的農戶復耕遙遙無期。政府應該在附近預留足夠土地,讓農戶繼續從事農業活動。

2013年10月14日洪水橋第二階段咨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