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正義得個講 鄉村農區被規劃

元朗南規劃經過8年時間的「三階段諮詢」,政府早前交出草圖予城規會審議,可惜理想中由下而上、地區為本的民主規劃,依然未見於元朗南草圖之中。

地政總署在城規會未通過新圖則前,已搶先在7月15日為發展區內人口進行凍結登記,此舉有違反過往慣例,政府以先登記後改劃方式,令到拆遷成為既定事實。

土盟八年 繼續播種 七一天樂里見

2019年的春夏之交,逃犯條例修訂爭議引起滿城風雨。在威權政體裡面,政府決定政策和撥款在立法會一眾功能組別特權階級護航下,可謂「想點就點」。

當民間社會集中焦點在反送中運動,政府另一邊廂亦繼續將多項受爭議的迫遷工程、土地掠奪計劃闖關。在財委會的議程中,既有黑幕未清的橫洲發展工程撥款,亦有被質疑先破壞農地的農業園道路工程撥款,更有東大嶼人工島的研究撥款正等候審議。

土地正義聯盟反對修訂《引渡條例》聲明

土地正義聯盟過去幾年都會收到內地土地維權個案。這些個案以港人在內地遭受拆遷,無理強拆,為了守護家園,被屈煽惑、尋尋釁滋事罪或襲擊罪,在拘留時面對酷刑,屈打成招,協迫家人。回到香港,日日被「人」跟踪,這些都是特區政府和警察不能處理非個別「個案」。

土地正義 無邊無界 引渡條例 打壓維權

428上街反對送中條例

由於新自由主義,結合專權及地產霸權,土地徵收、被發展、強拆每天都有發生,特別是司法及人權不彰的發展中國家,例如北京政權。

守護家園、守護土地、守護農地、守護自然資源、保護環境,保護動物、保護珍重土地的人,總會有人無懼強權,堅持到底,不讓官商壟斷/操控土地及資源。土地正義聯盟過去有參與、交流不同地方的土地維權個案。有些面對極權政府被囚禁、被殺害、被滅族,甚至被流放。土地正義,無邊無際,不能妥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