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小同學感言2:村落大概是個宇宙

那年我們走進菜園新村,剛好是村民剛入伙的一年。白色的房子、澄藍的天空,躺在那屋子裏,窗外樹木搖晃,樹葉被捲起又飄落,房子和自己,彷彿被大自然包裹着。歲月靜好,嗎?村民說,不,她還未忘記,像是當天母親的眼淚、重建新村的艱難。

城規會劃地為牢 公民要爭一口氣 修改規則限制民意彰顯

林鄭指民意影響不到發展「明日大嶼」,與她競選時指會接受民意取向,可謂此一時彼一時,明目張膽謊言的鐵證。上樑不正,城規會也順著「歪風」。眾所周知,城規會掌握土地規劃及發展大權,不但無人民監察,而委任的委員,過半和發展商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政府說無地,卻為甚麼城規會比恆基在粉嶺高球場起豪宅,難道無交通問題,難道無樹木。可見,香港城規制度根本就是不民主,充斥著勾結的操作。

填海起東大嶼都會人工島 如何導致農戶被迫遷?

由曾蔭權年代的坪洲—喜靈洲連島方案、交椅洲填海,到梁振英政府2030+的「東大嶼都會」、以至今屆林鄭政府提出的「明日大嶼」,在中部水域填海造地的計劃已經長期放在特首枱頭。反對填海造島的理由實在太多,無論由公共財政走向,到超支、無法完成的威脅,對環境的破壞,還有對未來居住者的生命安全都有重大危機。不過,計劃帶來的影響不止於此。

祖堂地之爭

鄉事近來動作多多,地產建設商會先提出釋放「祖堂地」的發展潛力,繼而以福元哥為首的傳統鄉事提出降低祖堂地買賣門檻,太子劉業強和應。在1月村選之前,既是掉出新論述頂住以張學明、何君堯為首的西環系鄉事派,也是高度配合土地大辯論開發農地、「公私合營」的主旋律。

不要土地假辯論 還我分配真公義 向林鄭遞交新一輪聯署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推出為期5個月的「土地大辯論」已到尾聲,土供組主席黃遠輝上週還多番強調有關報告「一筆都未寫」,但結果在9月24日就交出一份所謂「初步觀察」的中期報告予「尊敬的行政長官」,其語言偽術及「效率」實在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