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貴佔地打波,基層只求安身立命

政府堅持向高爾夫球會續租,我們只能通過不斷又不斷的倡議、公民的直接行動,爭取大眾的支持,用輿論迫使政府收回高球場,取代新界鄉村的拆遷發展。土盟與多個友好團體進入高球場,既是要爭取高球場替代鄉村拆遷、將市區重建土地、市區閒置地優先起公屋;另一方面,更是要在政府蓄意製造環境、鄉村村民、基層劏房戶三者對立的論述中,將彼此重新串連。

花海之後 航拍揭視小磡村棕地擴張

剛剛過去的兩星期,你有沒有去新田小磡村參觀百合和劍蘭花海?

這片美麗的百合和劍蘭花海的背後,附近一帶的農地,這幾年一直受著發展威脅。在農舍旁邊的地段,兩年前起開始有倒泥活動發生,更多次填出地界外堵塞河道,引致水浸,又試過在官地傾今瀝青。這一塊地,今日已經變成一個高身的倉庫。地段所屬的範圍,在分區規劃大綱圖被劃為露天倉庫。不過多次的倒泥出界,政府的執法,都只不過是在官地範圍棟幾塊牌同圍網,但環境的破壞已經無法回頭。

強烈譴責南生圍人為火災 要求政府加強保育南生圍

14個環保團體 及 鄺俊宇立法會議員
聯合新聞稿

日前南生圍再次發生火災,惟火勢並不自然,有多處火頭形成至少三條火線,加上天氣因素不利自然起火,證明火災定必人為而起。對此我等強烈譴責。

當填海被變成集體回憶

我的童年是在沙田度過的。時值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新市鎮急速發展的年代,填海當然也構成了童年回憶的重要片段。記得現時沙田中央公園一帶,已是沙田墟盡處的小碼頭,早期還能見到漁船停泊,漁民會在那裏擺賣漁獲,往外已是天水一色的吐露港;現時的吐露港卻要走到大學站才能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