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論政——劉海龍:都市需要農業嗎?

農業看似是鄉郊才會出現的東西,大家也習慣將香港農業視為夕陽行業。剩下數千公頃的農地在欠缺產業想像之下,也成為最近土地大辯論必然要起樓之地,爭拗就在於以公私合營讓政府幫發展商開路,抑或用土地收回條例讓政府主導發展。但我們不妨退一步想,為何農用就是落後,起樓才是發展?聯合國在二十多年前就偏偏反其道而行,提倡都市農業(urban agriculture)。

寮屋新政 為公私合營大送禮

土地大辯論不經不覺已進行大約兩個月,除了「點心紙」等受爭議的公眾參與活動外,政府在這兩個月間也通過很多渠道放風左右討論(如早前的小濠灣車廠規劃),亦有推出新政策配合「點心紙」的部分選項;當中又以5月中公布的加強政府清拆行動的寮屋安置和補償措施,與大辯論關係最為密切。

東北橫洲同氣連枝 乾坑蕉徑情意相挺 ——堅持不遷不拆 共同守護鄉郊農村

東北抗爭已經走過近10年的光景,橫洲村民也已經走了3年的抗爭路。這個在傳媒眼中過氣的議題,隨著政府在土地供應專責小組進行公眾諮詢期間,公佈加強政府清拆行動的寮屋安置與補償措施,再一次有一個「機會」。

這個「機會」,對外間很多市民來說,賠償金額看似增加、安置安排也更合理。然而,一眾來自新界東北、橫洲、大埔乾坑村民,事實上都不是需要這種更好的安置補償安排。

村民追求的,由始至終是希望能夠繼續以原本的方式、在原本的地方繼續生活。

「國營地產霸權」的制度暴力

林鄭月娥於競選期間,一度把港鐵票價、領展和強積金對沖機制形容為「三座大山」,但最近正式否認曾有此說法。過往我也曾用過「三座大山」這個名詞,但描述對象則是港鐵、領展和市建局,與林鄭的定義可說大同小異。而我的焦點主要集中在,特區政府一手推動「國營地產霸權」,是如何通過赤裸裸的官商勾結,剝奪基層市民的居住和生計權利。

守住信芯 太陽花節2018開幕

盛夏光年裡,一朵又一朵向日葵迎著陽光矗立於香港土地上。過去六年,這片土地和耕作者勉強擋住推土機、撐過洪水,得來不易的太陽花海,依舊開遍整個新田。

一年之間,小磡村由寂寂無名,變成今日無人不知的太陽花海,靠的不是販賣悲傷、出售同情,而是靠信哥和一班農夫,繼續堅持耕作,在水貨倉與貨櫃場之間,為香港人守住這片農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