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破壞 後發展 2030+未上馬 農地倒泥變棕土 新田農民陳情申訴

今年十月颱風襲港期間,新田小磡村洪水泛濫,多幅農地和農舍被淹浸,農民村民損失慘重。歸根究底,都是倒泥、倉地惹的禍。

例如在小磡村東南部近新田軍營一帶,多幅私人土地被人填土之餘,村內多條河道均有被阻截的痕跡。新田一低地,但在河道上堆積的泥頭,可以超過一成年人的身高。

土地小學2016 | 第五屆土地營暨實習計劃

過往四年,土盟在不同社區舉辦「土地小學」,培訓社區運動組織者及行動者。第五年,我們繼續立於香港土地,邀請你跟我們一起實踐「土地正義」。

第五屆土地小學土地營將安排於12月舉行,當中包括兩次社區導賞、以及橫跨整個聖誕假期的營會,地點暫定為新界某條飽歷風霜的鄉村。

大埔滘乾坑綠化帶被改劃豪宅 村民堅持不遷不拆

2013年起,梁振英提出將多幅綠化地帶改劃為住宅地,並由發展局局長陳茂波2014年起執行,但多次受社會廣泛爭議:元朗橫洲改劃引起牽然大波、與屯門新慶村的改劃行動,更揭露政府過往一直與鄉頭以「摸底」溝通,官鄉勾結。

給環保署署長的信——不是天災是人禍 追究毀河責任

按:準備寫抗議信時,偶爾發現單生給我的文件中,有一份手寫、載有單家農地的資料。這份手稿應該是單生口述、託人筆錄的文件,於是我決定將內容次序重編一次,用回他的文字代筆撰寫了這封抗議書,字字淒涼,句句心酸。

老父遺志:守住稔灣最後一塊田

稔灣堆填區承辦商被揭發破壞河道,將青大石澗、大小冷水流下來的自然山水在出海口大水坑攔截,泵入堆填區用作洗地之用。結果,令在大水坑旁邊兩個農戶的農地,長年飽受水土流失所影響;堆填區承辦商昇達更曾挖走河沙,堆放在農田上,令農戶蒙受損失、荔枝樹不再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