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翼而飛的《愛知目標》

 

 

BSAP諮詢至本周四(7/4/2016)截止,請即聯署

《生物多樣性公約》的概念,首先於1987年由聯合國環境組織提出,於1992年里約熱內盧的地球峰會上簽署。中國早在1993年《公約》生效時已是締約國,適用範圍亦於2011年5月9日延伸至香港。《公約》第六條要求締約方,確保他們的《生物多樣性策略及行動計劃》(BSAP),「納入到社會上可對生物多樣性造成影響的所有相關界別的規劃和活動裡」。而《愛知生物多樣性目標》目標十七則要求:「到2015年,各締約方已經制定、作為政策工具通過和開始執行了一項有效、具參與性的最新國家生物多樣性戰略和行動計劃。」

港府漠視全港生境被毀 團體學者向聯合國申訴《策略計劃》違國際公約

政府花了近兩年時間,諮詢過百位專家,制定《2011-2020 生物多樣性策略計劃 》。但按照《生物多樣性公約》,《策略計劃》是以制定未來十年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全面行動,理應圍繞20項名為《愛知生物多樣性目標》的綱要目標。過去幾十年,在政府短視的發展觀及房地產炒賣熱烈下,政府和商界赤裸裸與鄉紳勾結,盲目開發,破壞本港的生態環境。政府繼續漠視問題,舊瓶當新酒,現正進行公眾諮詢的《策略計劃》完全未有針對現時生態環境遭受的威脅,提出相應的保育的措施。關注香港環境及規劃的團體及學者呼籲香港市民「一人一信」向聯合國環璄署(UNEP)及《生物多樣性公約》秘書處申訴,指出特區政府一口說要履行公約,另一邊卻在踐踏生態。

嚴懲倒泥地主 政府放生可恥:「以泥還泥」行動聲明

政府假裝看不見泥頭山,我們今天就從泥頭山挖來一車泥頭,堆到金鐘政府總部門前,希望政府不要再逃避責任。

一. 傾倒泥頭和建築廢料,已經成為破壞香港鄉郊的主要手段。泥頭判頭、泥頭車司機和地主鄉紳,形成了牢不可破的利益網絡;特區政府卻總是站在地主權貴一方,不斷妥協,導致制訂出來的禁止倒泥法例軟弱無力,執法人手又嚴重不足,擺明放生。

官鄉商勾結:土地破壞聯盟

1. 陳茂波——由發展郊野公園、改劃綠化帶及以農業園之名開發未受保護農地,陳茂波的發展局一直視鄉郊綠土為土地儲備(還未計其古洞北的囤地)。不論新界東北、洪水橋、錦田南等大型鄉郊開發計劃,陳一直視生態保育為阻礙土地炒賣的眼中釘。如今有一眾鄉郊地區惡勢力出手破壞平整綠地,陳茂波絕對樂見其成。難怪地政總署及規劃署一直坐視土豪霸官地造棕土起丁屋。

唔拉垃圾蟲,卻拉清潔工!

或許大家都曾聽過類似的故事:有賊人破壞了店舖的窗戶,被路見不平的路人甲阻撓。當公安到場之際,卻「誤將」路人甲當成賊人拘捕!又或是:有人隨地亂拋垃圾,路人甲好心把垃圾拾起,卻被到場的公安「誤作」垃圾蟲。

對不起!不是公安,是皇家香港警察!百分百的皇家香港警察,因為他們服務的,不是香港市民的公眾利益,而是一少撮地主貴族的特權利益!

城規會押後表決錦上路建樓 保護鄉郊 反對「圈地式」發展

image

今天(2015年12月11日) 城規會就錦上路發展改劃召開申述會。土地正義聯盟聯同區內農友和居民到城規會表達意見,爭取保護鄉郊,反對一面倒的城市化發展。

錦上路西鐵上蓋連周邊約100公頃鄉郊地區,被規劃作人口九萬多的新市鎮,是目前八鄉錦田人口的3倍。居民和農友擔心發展令鄉郊環境面目全非,家園和生計不保。從2012年初到今天近4年,當局從來沒有就整個計劃進行公眾諮詢,如今更以「斬件上市」的方式,試圖迴避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