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戰屢敗而又屢敗屢戰的鄉村運動——新界東北、橫洲、乾坑迫遷事件簡短回顧

地政總署在這風雨飄搖的日子,突襲東北、橫洲等多條已陷入迫遷威脅的村落發出通知,三個月後需要清場。其中大埔滘乾坑死線是6月30日、而橫洲三村是7月15日、東北第一期則是7月28日。另外小欖、馬窩亦面臨收地。

這些村落被政府相中需要拆遷的原因不盡相同,比較受公眾關注的東北發展計劃已經爭議超過10年,村民早期堅持「不遷不拆」,經歷極度漫長的抗爭過程。立法會財委會2014年無視村民及社會保留農業、城鄉共生的訴求,強行通過3億前期工程撥款;城規會無視4萬個反對、在僅有7人支持下通過改劃新界東北的圖則;2019年在建制派及民主黨的支持下,通過主體工程撥款。

東北發展範圍有不少事物都為大家熟悉,例如 馬寶寶社區農場 Mapopo Community Farm、古洞的 悦和醬園 Yuet Wo 1945、鉅利、廣德隆醬油廠、 志記鎅木廠Chi Kee Sawmill & Timber 等,與千幾戶村民將共同失去賴以維生的土地。自2010年開始與政府對抗,經過多年抗爭都出現不少疲態,有些年老村民未見到鄉村需要清拆已經離開,也可能是一件好事。而剩下的村民,有部分堅持不遷不拆,也有部分希望政府先做好安置與復耕安排,但現時進展仍然十分緩慢;志記木廠的重置與復業問題也未解決。

至於橫洲三村的拆遷,則是在梁振英上任後推動將綠化地帶改劃,不斷在市鎮邊緣及寮屋聚落改劃起屋。但橫洲的公屋計劃本身是分兩期,第一期可以興建過萬單位,主要集中在棕地為主的區域,繼而才再發展第二期位於朗屏邨對面、只可以興建不足5000單位、數百戶村民居住的綠化帶。可是在經過同鄉事派「摸底」之後,改為第一期發展計劃不知所蹤、二期發展被置先;與此同時,新世界發展就將二期旁邊一幅土地入紙改劃起豪宅。而「剛好」政府委聘的顧問公司ARUP,又正正是新世界在橫洲發展所聘用的顧問公司。

村民2015年開始組織 橫洲綠化帶發展關注組,其後經歷多次的抗爭:2017年立法會財委會,政府將具爭議的橫洲收地及平整工程撥款與學校基建、醫院工程、盲人引導徑等綑綁在「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挾持民生項目強行通過橫洲撥款,村民露宿街頭3日抗爭。政府在撥款通過之後,才再落區做諮詢。而主體工程撥款,亦在2020年被財委會強行通過。

至於大埔滘乾坑同樣是因為綠化地改劃政策而觸發迫遷,政府收回幾戶村民的家園並放落賣地表,興建僅150個豪宅單位。 @乾坑村民自救組

幾個迫遷事件因由各有不同,但被收地的大多數都是「寮屋居民」和農戶。有些朋友可能質疑,為何遷走佔用政府或私人土地的「寮屋戶」有問題?雖然這些村民或佃農並沒有自己土地的業權,但事實上,這幾條鄉村以至新界大部分的非原居民聚落,都不是非法搭建:他們大多數都是戰後得到當時業主或理民府批准在這些土地上開荒和居住,當中有村民是手持理民府所發出的合法租約而來到開荒和建造一間小屋讓自己居住。

可是政府1982年寮屋登記時,將這些農村本來批建造的房屋、農舍、工場等通通定義為「寮屋」和「臨時構築物」,並不視這些家園為戶主和佃農的財產;同時也無視了市鎮地區寮屋(也即是木屋區)與新界農用、鄉村寮屋的歷史差異。在1998年前,政府清拆寮屋區時也會安排直接公屋安置;但在之後的拆遷,加入入息審查安排——這對一生在鄉村務農、繳交低廉田租的村民來說,實在十分困難;而如果村民無法通過入息審查,政府在菜園村、東北、洪水橋加入每戶最多可以領取最多僅60萬「特惠津貼」。

菜園村拆遷後出現的菜園新村,並非坊間理解「政府安排地方重建」,事實上是村民以特惠津貼加棺材本,再自行覓得土地復耕,政府的角色只是批出「復耕牌」讓村民復耕。

經過村民多年的抗爭、613事件十多人被判入獄的代價,2018年政府推出「510方案」,在原有的特惠津貼和入息審查上房委公屋外,加入免入息審查的可租可買房協專用安置屋邨方案;但村民提出保留鄉村生活方式和農地的訴求,並沒有有效回應;同時政府設計的特殊復耕計劃,不但無視村民對耕住合一(即是農夫居住在田邊,全天候打理農田)的訴求,亦無法滿足東北所有農戶的需要。而且,政府2013年提出加強版東北發展方案時,曾承諾農戶可以在古洞南部復耕,這個區域後來演變成「農業園計劃」——但農業園不但未能安排東北農民無縫交接落戶,農業園未起,就先要收回部分農地起雙程路、而區內農地亦被加租,有村民需要迫遷。

政府在多年的抗爭中,以警政暴力打壓市民對城鄉共生的訴求,將經濟發展與及中港融置先於本土農業及村民的居住人權、區內動物生存權、產業的經營等。東北發展中,4萬反對、7人支持的改劃竟獲由地產商及財團控制的城規會通過;橫洲黑幕,政府同鄉事派摸底過程無記錄、私人顧問公司公然食兩家茶禮、後來承諾公開的規劃文件被多處塗黑;乾坑綠化帶,甚至是完完全全迫遷基層村民起150個豪宅。更甚的是,政府一邊說不夠土地,卻同一時間批出大量土地予地產商起新豪宅,到底這些開發,是為誰而做?這些鄉村的故事,就是政權如何打壓基層人民、勾結中港財閥的寫照。

2020年7月,這些鄉村相繼被通知清場,但對於農業、城鄉共生的理想、土地公義、居住正義的堅持,並不會因為清場而消失。最近香港社會再一次正視本土農業的存在,我們身為組織者,並非要帶領社會抗爭,也非要代表村民喊話;希望藉著這些故事,鼓動社會再次反思香港土地規劃、產業需求和生活之間的關係,由生活開始,參與更多本地生產、關注規劃議題,並組織與連結相同志向的人,形成更強大的力量繼續抗爭。

即使用盡全力去去實踐,都未必改變到現實,這個世界幾多人、幾代人的生命和鮮血,都無法扳倒極權。但生如逆旅,一葦以航;擁抱革命的同時,也就要有面對現實的覺悟。唯有在不同方面實踐、參與,才有機會成為革命長河裡的一個小水點,拉近與理想的距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