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綑綁爭議項目制度不公 公民黨贊成撥款理據薄弱實 不敢苟同

本來用作民生工程的基本工程儲備基金,近年多次被政府綑綁具爭議項目。2017年當政府將橫洲撥款綑綁其中之時,土盟和村民在議會外駐紮多日希望否決或撤回撥款,當時民主派亦支持將爭議項目先抽起。

來到2019年,東北發展前期及一期收地的133億(年度13億)再次被綑綁基本工程儲備基金,今次我們見到公民黨投下贊成票,實在令人遺憾。當中楊岳橋議員以「東北以外,尚有民生項目」為由贊成,尤其令人憤怒。

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是立法局(會)將小型工務工程、徵用土地、非經常資助金及主要系統設備的資金授予財政司管理,政府每年會定出一份撥款總目表,列出所有需要申請撥款的大小工程,一次過交由工務小組及財會審批。這筆資金來源,是政府土地的收益(包括賣地),換句話說,在香港實行「高地價政策」之下,每宗房地產買賣都在間接向政府注資落基金之內。當基金缺錢時,更可以引用«借款條例»舉債。這個權力起初是1982年立法局授權財政司司長直接動用基金款項,並將一系列民生小型工程和撥款綑綁,並由立法會象徵式批准。

基本工程儲備基金裡很多項目,都是民生小型工程,例如津助學校的維修保養、天橋的盲人引導設施等。但近年,政府將不少具爭議項目加入基金裡一同綑綁;尤其近年政府發展工程需要的資金大得誇張,而基本工程儲備基金又容許「土地徵用」列入分目或總目,令到基令到基金開支上升至政府全年預算的大約五分一,這變相成為在預算案以外,每年最大筆的開支撥款。

而財政預算案須依據《撥款條例草案》三讀通過,容許議員在二讀後的全體委員會階段,就細部提出修正案,把個別項目削減開支或刪除開支。但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的整體撥款並沒有這種機制,卻佔去政府全年開支差不多五分一撥款,實質上削弱了立法會批准公共開支的職能。

2014年,政府將「三堆一爐」綑綁在基金內,後來黃錦星面對爭議主動抽起項目,讓民生議案先通過;可是去到2017年,陳家強就拒絕抽起橫洲項目,打開政府具將爭議、昂貴的項目綑綁撥款的缺口。

我們知道,在功能組別的制度下,立法會一定唔夠票阻止撥款,因而民主派的投票反對,並不能夠扭轉局面,但這種表態是村民與政府談判時,幾乎絕無僅有的政治後盾。當年民主派議員尚努力爭取抽起爭議項目,到今天公民黨在今年投下的贊成票,不僅是對撥款的贊成,更變相認可、鼓勵政府將爭議項目綑綁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的做法,土盟實在不敢苟同。

而土盟作為東北運動、反迫遷運動的參與團體,我們承認最近比較多花時間在村民組織工作,議會游說工作做得未夠好,不止一次「走甩」民主派政黨投票,土盟亦有責任。

土盟也在此再促請和提醒民主派:現時東北發展在議會裡看似已成定局,但「耕住合一」的訴求未被處理、政府當年古洞南安置農戶的承諾落空、農業遷置不能在官地上進行;而古洞村民也在1月通過村代表選舉表態,反對現時的安置補償方案;還有最核心的:東北發展在城規會以7個贊成意見、4萬反對下,圖則被城規會粗暴通過。反對東北規劃,保障鄉村寮屋戶的居住人權和社區網絡,以粉嶺高爾夫球場取代東北發展整個計劃!

Written by Hang

Like Con支持:https://like.co/ngcheukhang2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