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們走進菜園新村,剛好是村民剛入伙的一年。白色的房子、澄藍的天空,躺在那屋子裏,窗外樹木搖晃,樹葉被捲起又飄落,房子和自己,彷彿被大自然包裹着。歲月靜好,嗎?村民說,不,她還未忘記,像是當天母親的眼淚、重建新村的艱難。

夜裏我們坐在村民好不容易重新建造的家中,看着仍然會皺起眉的她,認認真真地告訴我們那段歷史。她說起許多村民在這6、7年間分散了,而堅持留下的人,開了無數個會,去談新村的建設;過去幾年每家每戶住在隔音、隔熱不良的臨時屋中,每夜聽見鄰人在樓上樓下的對話。

沒有走進村落,大概我們也不會這樣和這些活生生的人對話,聽見那些沒有被留意到的真實。

也不會看見,村落生活如何重要——像是家門前的那塊田,可以讓高婆婆歡喜地待一整天;像是小朋友可以在刻意不建闊的路上任意奔走,不怕有車駛進來,不怕再被發展。人終於重新成為了人,可以安好地過活。走進村落,我們看見了一個不曾想像到的社區。

今年土地小學會走到蕉徑——另一個和發展(農業園)牽上關係的地方。這裏的村民,許多不止是村民,他們耕種、出菜,會和你說這裏的水和泥土:「蕉徑的水匯集百川」。有人邊說會邊純熟地用小鋤頭移苗,一鋤一放一撥,就完成一棵;有人走在那片被政府拿去做農業園宣傳照、卻或會因道路工程被鏟去的田上。日正當空。如果說菜園村是一個社區,蕉徑,大概會是個宇宙。

文/Rita,2016年土地小學畢業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