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光年裡,一朵又一朵向日葵迎著陽光矗立於香港土地上。過去六年,這片土地和耕作者勉強擋住推土機、撐過洪水,得來不易的太陽花海,依舊開遍整個新田。

一年之間,小磡村由寂寂無名,變成今日無人不知的太陽花海,靠的不是販賣悲傷、出售同情,而是靠信哥和一班農夫,繼續堅持耕作,在水貨倉與貨櫃場之間,為香港人守住這片農地。

然而,信芯園的命運一如廣大新界農村一樣,在「土地供應」的偽命題中成為犧牲品。香港農地除了生產優質、可靠、安全的本地菜,也承載著南粵、客家稻米文化。即使到了今日稻米種植已日漸式微(但信哥也有嘗試復耕!),但新界農地風景,依然是廣大基層街坊,在緊迫生活空間裡,最天然、亮麗的休憩風景。

土地正義聯盟自2012年起與信哥肩作戰,對抗新界的不公義發展,也一直在探索香港整個土地規劃的未來。我們認為居住是基本人權,在日常的組織工作裡,我們見到基層市民迫住狹小空間,在新界更會見到有違尊嚴的不適切住所,50呎的斗室竟敢索價二千多元。但現存的私人住宅單位空置率達3.8%,當中根據3月的數據,香港竟然有近9000個空置的一手樓單位。

這種正正是土地分配失衡的惡果。雖然政府定下長遠房屋策略定可下的公私營房屋單位數六四比數字,但當政府繼續賣地、繼續送錢送地予地產商和中港炒家,公營單位落成量卻遠遠滯後。偏偏政府卻堅持要在有村民居住的綠化地帶(例如橫洲、丹桂村)、鄉村(例如古洞、粉嶺北)開刀起公屋,市區熟地就賣地建豪宅,前公屋地(例如北角邨、元朗邨)、市區重建的士紳化(例如利東街、仲有太多),就可以拱手相讓予財團地產。

當聽到土供組提出以「公私合營發展農地」,作為土地供應18個選項,我們更是憤怒。現行的規劃制度限制土地不能過度發展,間接地擋住更大規模的拆遷,但土供組成員口口聲聲沒有立場,政府就同步加強政府發展的寮屋安置補償政策,表明是為新界土地發展拆牆鬆綁,甚至不惜以挾持基層居住、安老、社區照顧的權利,引導公眾支持新界鄉郊的開發、繼而再劍指屬於公共的郊野公園、填海等。

拒絕承認土地是「分配」問題,強調「供應」,就是政府與土供組要繼續向財團輸送利益、繼續令窮人更窮、同時要掠走公享的環境資源;富人更富,將本身公共的生態環境劃成只有富人獨享。最後我們留給下一代的,只是充滿銅臭的石屎森林。

認清香港土地分配問題,太陽花節未必會令人認識很多,但至少我們要告訴下一代:家可以千秋萬代錢只是過眼雲煙。守護信芯園,更是守護香港的土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