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餐、常餐、午餐定晚餐?來來去去咪又係嗰樣嘢!

相信大家都聽過麥兜這個經典故事,與麥兜成長環境相近的典型「港孩」,亦肯定對多項選擇題的考試形式耳熟能詳。我們從小已經由背誦為主的教育制度規範得既欠缺批判和獨立思維,亦對於未來社會缺乏想像力。除了如雨傘運動般決堤式的大爆發外,我們的公民社會和公民質素,看來亦只能停留在選擇快餐或常餐的水平。

假選項vs真選項

難得的是,特區政府也活用多項選擇題的方式,來充當「愚民」管治的伎倆。即將開展的土地供應大辯論,據報便會以「中短期」、「長期」和「概念性建議」,把18個土地選項分為三大類別,高度系統化地收集公眾的意見。

市民只須像投票般在方格內填上剔號,便既能履行公民責任,又讓政府得悉民意傾向。

正如我們已早知麥兜考試的成績,其實大家根本不用剔,也早知這場辯論的結果。就像報道已引述多名消息人士指出,正所謂遠水不能救近火,填海並非三五七年就能上馬,因此「公私合營發展農地」,正是「中短期」解決燃眉之急的必要措施;相反要令香港維持「長期」競爭力,「維港以外填海」亦是必不可少的選項,餘此類推。

在此大可率先宣布大辯論的結果:長中短期各項土地供應措施,必須多管齊下、大小通吃。

18個選項其實「可選多項」,全方位針對所謂土地供應不足的問題。至於「盲搶地」以外的一切政策出路,以至對未來香港發展的想像,自然早已被剔出多項選擇題之列。

置業主導vs多元住屋

正如我們不斷在本欄強調,在置業以外提供多元化的住屋選擇,令市民毋須再為「上車」而焦慮,下一代不用再被迫當一輩子「樓奴」,才是最符合市民利益的真正出路。

可惜的是,自林鄭月娥上台後,「首置上車盤」、「綠置居」、「白居二」恒常化、 出租未補價居屋等等,觸目皆是「以置業為主導」的措施。地產霸權和高地價政策,作為香港的「基本之策」,自然得以「永續發展」。

其實簡單如政府旗下的港鐵和市建局,坐擁大批鐵路上蓋發展空間,以及無數已收購等待重建的樓宇,在過去數十年,皆悉數成為數家主要地產商的囊中物,近年更清一色淪為炒家趨之若鶩的天價豪宅。只要稍為改變此等公營機構的財務組合,把尚未發展的住宅用地轉作公營用途,便可即時提供數以萬計的市區單位。這又可會成為土地供應大辯論的選項?

公私合營vs公營主導

在官方提出的18個選項中,近日輿論已聚焦在「公私合營發展農地」,並被描繪成只要粉飾一下「官商勾結」的污名,便能創造出官商民三贏的最佳方案。根據官方公報的數字,地產商在新界囤積多達1000公頃以上農地,惟多年來一直未能成功上馬發展,究其原因,乃在於基建硬件的先天不足,發展密度存在極大的限制,欠缺改劃成地產項目的客觀條件。林鄭上台後以「首置上車盤」為名,通過「公私合營」為開發農地打開缺口,誰是最大贏家早已毋庸多加說明。

其實在1978至2002年間,亦曾出現多達9.8萬個的「首置上車盤」,屬於「私人機構參建居屋計劃」的單位,佔期間香港興建的居屋約三成。當年地產商參與興建居屋,卻由政府主導整個發展程序;現在的情況卻是恰好倒轉,政府只提供政策誘因和基建配套,然後放手讓地產商看準市場擇肥而噬。前提是同時興建一定數量的資助房屋,算是在賺大錢同時提供些少「回佣」而已。試問「公營主導」而非「公私合營」的模式,又可會成為大辯論的選項之一?

高球場vs新界東北

儘管粉嶺高爾夫球場亦給政府列為「中短期」選項之一,但在輿論的強力操作下,早已被描成「保育vs發展」、又或「城vs鄉」的假對立:支持「發展」的當然就是跟古樹過不去;支持「保育」的則跟公屋輪候冊上的基層家庭作對。由此大辯論的結果亦早已預見:既然社會上的意見眾說紛紜,政府也就不會堅持任何(哪怕只是局部發展的)方案了。

事實上,粉嶺高爾夫球場面積多達170公頃,由於官方顧問研究只一味着眼低密度豪宅,因而極度低估可建房屋的數目。反觀現時官方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亦僅及44公頃的公營房屋用地,只佔整個新發展區的7%面積,但已能興建近4萬個住宅單位,容納規劃中高達的六成人口。即使將其全數移往粉嶺高爾夫球場,仍剩下逾120公頃土地可作其他用途。但以高球場作為新界東北的替代方案,又可會成為大辯論的選項之一?

早在《城規.成虧:香港2030+的非理性亢奮》中,我已詳述將東大嶼都會的選址,由交椅洲人工島轉往竹篙灣的替代方案,近期正獲得愈來愈多的支持聲音。只要把連年虧損的迪士尼主題公園關閉,便即可得出280公頃即時可用的土地;若再加上鄰近如青衣西南的填海計劃,已能提供逾400公頃的土地,相當於人工島的幾近一半面積,並且可以即時展開規劃發展工作。

交椅洲vs竹篙灣

立法會近期正審議11號幹線的撥款,項目通過工務小組後,田北辰提出一併研究青衣至大嶼山連接路。此舉恰好能把竹篙灣與青衣西南貫串起來,形成一個甚具群聚效應的新都會區,客觀條件遠比屹立海中心的人工島為佳。替代方案更可避免人工島的艱巨工程挑戰,以及可能出現的種種生態危機,並且即時節省數以千億計的公帑投入。試問這又可會成為土地供應另一個選項?

毋庸諱言,特區政府坐擁龐大的輿論資源,經過大半年處心積慮的部署,加上公關公司的「政治化妝術」,絕對可以把土地供應大辯論搞得烽烽火火,有聲有色,令多項選擇題成功達致洗腦的效果。但與此同時,畢竟香港市民也不至於麥兜的智商水平,對於政府巧言令色背後的種種,香港房屋問題的真正根源,難道又不是早已心知肚明?

身為政策研究和倡議者,我輩除了僅憑一支筆,也就只剩下一顆良心,挺身指出「國王的新衣」赤裸裸的現實。但對於一些民間團體而言,確亦有太多太多的誘惑,既有基於出謀劃策的良好意願,又或務求吸引更多的眼球,總不難化身成為政府輿論機器的一部分,沉醉在多項選擇題的世界中,把持不定,無法自已。

鄒崇銘_影子長策會成員

#鄒崇銘 #時事評論 – 多項選擇題式的反智辯論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A19 | 時事評論 | By 鄒崇銘 | 2018-04-23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