寮屋劏房的困境

本週日,廈村田心村一個寮屋劏房起火,導致2位劏房住客死亡。同一時間,我們今年也收到新界多個鄉村的寮屋劏房,因土地可能被「釘契」而面臨迫遷的問題。劏房寮屋不僅是土地規劃失誤所出現的問題,更是樓市失控而引致的嚴重住屋危機,這個危機隨著新界鄉郊被開發,也漸漸顯露於人前。現時討論的「寮屋」大多數都是指已在1982-1984年前已經登記的寮屋,不過法律上並不是所有寮屋都可以住人。登記寮屋分為很多類型,我們常常提及「紅字屋」的「紅字」,就是當年寮仔部人員在寮屋登記時寫下的記號和識別,我們慣常理解的人住屋會是「PR」、「ACCT」,除了POR以外的記號(如「KIT」、「SHOP」、「COMP」)都是不被認可住人的寮屋。換言之,即使面臨政府收地,在POR以外居住的任何人,即使是政府收地、居住年期又很長,都不一定能夠受惠於寮屋收地清拆安置補償政策。

另一方面,即使住人的寮屋也有十分嚴格的限制。除了加建、改建時不可以超出原有的許可呎吋(同樣在「紅字」上都有記認),也不可以使用登記時所採用物料以外的物料維修,簡而言之,當年被登記以「木」作為搭建物的話,不可以用水泥、鋅鐵作維修。

由於香港人口愈來愈多,不少村民都會將舊日的豬棚、雞寮改裝為住人屋,很多都沒有PR/ACCT的登記;人住屋很多也用過其他物料維修。更甚的時,有些牌主、地主為了將單位獲取更大利潤,私下將寮屋(不管是否PR/ACCT)改建出租。這些寮屋很多都是昔日的豬棚、雞寮、貨倉,大多以鐵皮、石綿瓦建造,環境比市區或新市鎮劏房更為細小、惡劣,數十呎的空間、沒有廁所都可以索價月租超過2000元。

由於新界經常發生不同類型的土地糾紛,很多時有些人就會瞄準寮屋單位很多時都有違規情況,而不斷向當區地政人員投訴,迫地政處進行執管行動。一般而言,地政處的寮屋管制組如發現寮屋違規,會發出警告信要求糾正,否則會將寮屋登記號碼取消——即是馬上令寮屋不合法;而如果違規情況嚴重,地政處甚至可以根據《政府土地權(重收及轉歸補救)條例》(下稱土地重收)將土地釘契。

不過,土地重收之後,地主可以申請索回土地業權,因此土地執管的直接效果,就如同市區的工廈劏房一樣,趕走租客或二房東、業主實際上沒有很大影響。而我們接觸的個案之中,寮屋劏房戶既有赤貧的本地人、不同族裔的新移民,甚至有正申請酷刑呈請的難民。他們本身的社會經濟地位已經非常弱勢,連新市鎮區內的劏房都無力負擔,才被迫到鄉村找屋。這類租客租住的寮屋劏房單位甚至比一般單位更便宜,但治安不理想、房屋結構更危險的寮屋劏房。

我們和不同在鄉村工作的單位、甚至鄉事組織,近年都收到愈來愈多因為寮屋被改建成為劏房的重收個案,這已經發展成一個新常態。臨近年尾,面臨迫遷的劏房戶甚至恐怕無家可歸,這情況需要大家關注,也需要各個團體社群認真討論寮屋劏房的問題。而論述上也要小心處理,不要讓寮屋劏房成為政府將村落強拆的藉口。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