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環保署署長的信——不是天災是人禍 追究毀河責任

whatsapp-image-2016-10-08-at-2-57-27-pm

按:準備寫抗議信時,偶爾發現單生給我的文件中,有一份手寫、載有單家農地的資料。這份手稿應該是單生口述、託人筆錄的文件,於是我決定將內容次序重編一次,用回他的文字代筆撰寫了這封抗議書,字字淒涼,句句心酸。

環保署唐智強署長:

署長你好。我是屯門下白泥稔灣村的農民單焯強,在村裡出世和長大,在這個地方生活和耕作已經超過五十年。

家父在六十年代開始,居於下白泥現址,以種菜及畜牧維生。七十年代,獲政府發出地牌耕作,讓我們自力更新,耕種養活。1975年,單家男丁開始種植荔枝樹,好讓單家的老頭子能把種出來的果實去市場賣,幫補家計。

單家以農維生,默默耕耘數十載。單家用古老耕種方式去栽種整個果園,每天辛勤地澆水、施肥。日如日,月如月,年如年。在八十年代末,荔枝樹開始有點收成,單家開始種出希望。可是,與此同時,堆填區亦在八十年代起運作,造成村內很多破壞。稔灣村整條村遷徙了,堆填區與下白泥村只有一河相隔。單家的果園正正位於此。

九十年代,單家仍以耕種維生,兒子長大了,也為單家一起努力耕種,也想老頭能舒適點生活。至九十年代末,單家用盡積蓄,添置一批澆水器材,好讓家族成員可以減輕一下耕種的辛勞,省時省力。

1999年某天,當單家外出回村,發現河道被挖掘和堵塞,於是單家便向當時村長投訴。當時村長向堆填區外判商以口頭告示,要求他們還原被挖的沙石,清理阻塞了的河道,以免雨季時,河道未能承受到大洪水來襲,沖走屬於單家的農作物,及導致果園下塌。外判商口頭上承諾,但遲遲都沒有兌現。

到2000年5月,雨水特別多的季節時,不幸的事情來到單家了,幾十年來也沒有如此的情況。自從發現堆填區外判商非法挖掘、堵塞河床,它導致的洪水泛濫沖走了單家多年來的心血、積蓄、生活。甚至長期依靠的果林,都被不法之徙疏忽引致的意外,讓猛獸般的洪水沖走了單家的一切。所講的意外,並非意料之外的事情,而是有不法、不公平、疏忽、沒監管的惡徒所造成的。此河道是屬於政府的土地,歸環保署監管、環保署外判商管理,有乜因由可以非法挖掘、非法阻塞、非法傾倒?

直到2015年,承辦商繼續破壞河道,甚至將河沙堆放在單家的農田之上,將荔枝樹覆蓋,令他們枯死。承辦商一方說是環保署默許,環保署又說開工前未有做風險評估,互相推諉。

因為缺乏了水源,整個果園也不能結果,讓單家的生活帶來嚴重的經濟損失,生活艱苦。家父鬱鬱而終,常常報夢給我要我守住田地。這些事情,不是天災是人禍!我希望署長能夠承擔責任,為單家討回公道讓農田能夠繼續耕作,河水變回往日般清澈,鹹淡水魚再次出現在大水坑!

單焯強
2016月10月8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