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革命:重奪共享土地的權利

很多人都覺得持有地契的業主,能在土地上為所欲為;而地契往往也被視為私有產權的一種。然而在現時香港的土地制度下,香港所有土地業主擁有的,都不是真正的業權,所謂的「地主」事實上是通過政府批租而獲得一定年期的使用權(所謂的「批租」)。

獲批租的「地主」再把土地分租,最終由基層的農夫或村民租用,並在上面行駛居住和耕作的權利。所以,現時大多數人理解的「地主」和「租客」兩個名詞並沒有反映現實,所有土地真正的業主也理應是政府,也即是全香港人。

當我們活在一個看似會無限期批租的土地制度裡,人們慢慢忘記土地應是一種萬物共享的資源,而不應該是單靠資本能壟斷的商品;而資本社會尤其重視私有產權,重視的程度甚示將居住權、耕作權二者凌駕起來,成為不能撼動的權益。

人在生活的過程中,必然要通過運用空間去滿足生活需要,包括最基本的居住、種植糧食,也包括任何生活上會發生的事情;而在地球上,土地就是人類與其他物種共享的生活空間。所以,由空間衍生出來的居住權、耕作權都是人權的一種。

擁有大資本的地產商通過購買大量土地使用權建立自己的「土地儲備」,等待發展時在土地上興建天價豪宅,連著財團主導的商場主導大眾生活需要。這些通過資本去壟斷土地的行為,令沒有資本的人需要付出更多才能行使人權,或者令本來行駛著人權的使用者無法繼續使用土地,是地產商剝削人權的行徑。

當土地作為人類與萬物在地球上唯一能依靠的生活空間,土地的意義並不止於其所衍生的經濟價值。但在資本社會過度追求經濟發展的思潮下,資本除了凌駕人權,也凌駕了環境與自然、主觀的地方認同。

由資本主導的規劃,往往只重視土地能衍生出多少財富,或者如何更有「效率」地運用土地,最終依然是以經濟利益為最大考慮。所以持有土地使用權的資本家,必然要想盡辦法獲得最多土地利用權,再通過出售、出租居住、耕作、生活空間牟利。在過程中,使用權持有者甚至要蓄意空置土地,令本來可以用作實踐人權的空間被浪費。

守護新界東北,捍衛的不僅僅是農夫或村民的居住人權和耕作人權,更是要阻止地產進一步壟斷理應由社會共享的空間、重新將土地權益定義。為在地面對迫遷的農民、村民,以及規劃過程中大多數被排擠的人充權,將土地的話語權奪回,並由當地民眾的主觀地方認同,重新規劃整個新界、以至整個香港的城鄉發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