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盟整理的資料: 古洞拆屋是權業糾紛? 還是驚天大勾結?

最初有記者問有關古洞拆屋的業權狀況,我們只透露了地段號碼和村民與恆基打官司中的資料,其後我們與01記者發現拆屋的主要地段不是恆基子公司「添永」,而是上年才賣入的海外公司「智寶發展有限公司」 (Wise Treasure Development Corp)所持有。然而,這是否和恆基沒有關係? 又是否與「換地」無關? 那必須理解涉及土地的業權狀況,以及古洞北發展規劃圖的分佈,甚至更多政府不披露的資料,才能了解內情。

A. 業權狀況
這幾天和村民傾談,都是用以下數字來討論。分別是DD95 1941 SBss.1,DD95 2030 SA,以及DD95 1941 S.A。若按土地註冊處,業權資料如下:

DD95 1941 SBss.1 智寶發展有限公司 2015年6月持有
DD95 2030 SA 恆基子公司添永發展有限公司 1994年7月持有
DD95 1941 SA 吳繼泰名下的豪遠有限公司 2011年11月持有

有關英屬處女島(BVI)註冊的智寶發展有限公司,文件全由蘇蘊妍律師代簽,我們仍在偵察背後老闆是誰,希望盡快有合符期望的結果。

1. DD95 1941 SBss.1
古洞拆屋受影響最大的範圍便是在DD95 1941 SBss.1,約15000呎。由於和村民認識程度不深,我們只知基本上有5屋間,屋主主要是黃文化家族 (三兄長及一妹),以及劉碧秋的木屋。黃文化先生的爸爸在60年代已居住在上址土地,原有土地註冊處登記業主是姓李的家庭,後來在2012年轉了給一間SMART WIN GLOBAL LIMITED的註冊在安圭拉公司,其後在2015年的6月便再轉給智寶發展有限公司。

黃文化及劉碧秋在2015年12,透過律師事務所以逆權管有向智寶發展有限公司提出訴訟。

2. DD95 2030 SA
-恆基子公司添永發展有限公司在2014年11向地政處提出換地。(http://www.landsd.gov.hk/en/exc_mod/nentnda/DNM3207_web.pdf)
– 在地段2030 SA,黃文化及劉碧秋有部份土地及搭建物在範圍內。範圍內另包括蘇麟揮、鍾揚雄、王滿全、謝蔭芬、馬惠香及張玉的搭建物及土地。
– 在1994年添永發展有限公司先向上述村民提出收地及索償,村民同樣以逆權管有抗辯。22年之間,「添永」和村民之間的官司因拖延和法律程序而停頓,而在2010年之後「添永」並沒有採取任何法律行動。

3. DD95 1941 SA
前身是意大利農場。在90年代因內部矛盾而荒廢。這地段面積相當大,近80萬呎地,曾轉到霍英東家族,後來又回歸何鴻燊名下,在2012年何鴻燊將豪遠有限公司7成多股權賣給建生國際的吳繼泰。這地段從沒有任何法庭訴訟。
B. 曾向城規會申請發展
當新界東北第三階段諮詢時,恆基及建生國際聯合將這三地段和細小週邊地段向城規會申請發展(A/NE -KTN/ 1 5 9),與建171座2層高的低密度豪宅。城規會最終在2015年年初拒絕有關申請。

C. 土地規劃 (古洞北分綱規劃大綱圖)
1. 石仔嶺安老院以西主要便是DD95 1941 SBss.1,DD95 2030 SA,以及DD95 1941 SA的地段

2. 按未來規劃,石仔嶺以北的6座、怡景花園(DD95 LOT2105)及小部份DD95 2030 SA便是未來「公共交通交匯處」。按古洞北分區計劃大綱圖註釋,交匯處上蓋可作住宅物業發展。

3. 怡景花園旁便是DD95 2030 SA及DD95 1941 SBss.1,即今次有搭建物被強拆的地段,再加上部份 DD95 1941 S.A 北面,被規劃為RA(1),私人住宅發展項目。http://www.landsd.gov.hk/en/exc_mod/nentnda/ktnnda.pdf

4. 石仔嶺安老院餘下約12座、DD95 2030 SA大部份土地及一部份DD95 1941 S.A劃為政府、機構及社區用地(GIC)。當中在DD95 1941 S.A,約8萬呎土地將會興建新老人院大樓。

D.神秘的換地
地政署在2014年11月接受合乎4萬呎「換地」的申請。當中,只接受恆基以DD95 2030 SA部份土地的申請。該範圍大部份土地在GIC範圍內。因此,有理由相信恆基將會以現時申請換地的土地向政府交換上述C.3的範圍。由於換地資料在2016年12月31日才公怖,因此公眾無從掌握政府和發展商談判的過程及時間表。

另外,上述C.2,即「公共交通交匯處」,按圖則,也容許發展商用其他土地來換取發展權。因此,恆基是否也換這地方,或政府以其他形式給予恆基在交匯處上蓋的發展權,一切也要看地政在年底公佈資料後才真相(或有現時文件)。反映,換地政策是充滿利益輸送及黑箱運作的政策。

E、基本工程儲備基金
立法會財委員會在3月18日開始表決128億《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當中新增古洞北新發展區第 2 9 區特建安老院舍綜合大樓地盤平整和相關基礎設施工程的土地徵收,合共6億。若立法會財委會通過撥款,政府便在2016年至2017年度用這6億進行土地徵收。翻查資料,石仔嶺安老人院新大樓在DD95 1941 S.A,佔地不夠8萬吹,以收地呎價$1200計算,也只是差不多1億元。那其餘5億去了那裡? 是否也同時收恆基DD95 2030 SA餘下土地,提供資本給恆基換地發展?政府必須交代,否則難以服眾。

另外,建生國際在五年前以低價購入豪遠有限公司股權,今天政府便以差不多一億「補償」給建生國際及霍英東家族。要問,政府在2014年建議石仔嶺安老院在這DD95 1941 S.A建新大樓,過程之中有沒有和建生國際有商量呢? 內情無人知,但古洞北發展區仍有部份官地,政府不用作安置老人院,反而選這塊土地,難避免有利益輸送之嫌。

最後,古洞強拆是否私人糾紛,關鍵在於智寶發展有限公司和恆基有沒有關係。另外,由於換地資料無法得知,恆基和政府之間的討價還價另一個黑洞,但這個黑洞,公眾無從監察,但就將土地資源任意給發展商再累積更多資本。這個大勾結,似乎還要等更多資料洩露。

PS. 無論DD95 2030 SA及DD95 1941 SBss.1的「艇仔」或中間人應是 TSUI LEE INVESTMENT COMPANY,冇公司註冊,村民也不透露詳情。那就只好靠「警方」調查是否他們命令拆屋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