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正義聯盟就2016年施政報告之聲明

聲明

聲明

香港特區政府的「特」別之處,就是(1)你不單FEEL不到他們是來自市民的政府,甚至(2)FEEL不到他們以香港為本,嘗試提出香港「自己的主張」。

他們不斷接受指令,將外在於香港的框架套在香港人身上,告訴你「香港就係咁架」。先夾硬逼你接受大框架(之前是十X五規劃,今年是一帶一路),再要求所有政策環節都服務於大框架。今年誇張到連本地大專教育也成為「一帶一路」的跟班:「61. 政府會將獎學金的範圍擴展到整個『一帶一路』地區,向沿線國家推廣香港的大專教育,招募學生來港入讀學士學位課程,促進香港與沿線民眾的交往。」

雖然《基本法》明明指香港除了軍事和外交,其他事務一律自主,但因為(1)香港市民沒權選出自己的政府,因此(2)也沒有方法在制度上阻止特區政府主動放棄自主。當特區政府一步一步放棄香港自主,放棄一國兩制,香港人當然FEEL到,也因此今年的施政報告幾乎沒人理會。

但是,對於一個異化程度這麼高的「ZOMBIE政府」步步進逼,不理會和取笑並不足夠。我們需要從小處起建立自己的香港主張,達到取而代之的水平,同時建立能牽制資本家和政府的「香港自主社群」。以下是土盟就農業、房屋及垃圾政策的簡短回應:

農業政策 棉裡藏針

政府去年就新農業政策進行諮詢,提議動用100億設立農業園,措施在今年施政報告中正式落實。土地正義聯盟執委劉海龍認為,擬議的農業園範圍只有70至80公頃,而全港可耕土地為逾4,000公頃,質疑農業園未能完善保護所有農地,並在分配土地上造成不公平競爭。政府亦須徵收土地設立農業園,收地價格或逾千元一平方吹,土盟認為此舉脫離農地本身價值,「變相炒貴全港農地」,製造錯覺,令公眾以為香港推動農業成本高昂。

對於政府將提供5億農業基金,土盟亦質疑基金要求農夫提供計劃書作申請,「有幾多人識填呢?」。該基金屬一對一配對基金,傾向資助高科技發展農業如水耕,變相忽略一般農夫需要,政策明顯脫離大部份農夫的實際情況。

休閒農業方面,本港10年前開始參考台灣經驗,辦休閒農園。不過,大部份農園內裡只是燒烤場,甚至是「野戰場」。參考台灣,台政府規定休閒農園必須有九成土地為耕作,然而本港政策本末倒置,休閒農園未能幫助農業發展。

土盟建議如要真正推動農業發展,應從產銷著手,資助農墟,為農友提供穩定的地方出售本土農產品。事實上,只要撥出康文署轄下10%園圃發展社區種植,已能取代百億農業園計劃。

另一方面,梁振英提出釋放部分不再適合耕種的土地作其他用途。梁振英口頭上就指政府支持農業,但另一邊廂卻放任地主及發展商於新界囤積農地,改建露天貨倉,甚至倒泥頭破壞農地。目前全港超過八成農地荒廢,2008-13年間涉及農業地帶內的違例發展個案更超過1300宗,農地難求,有心於本港推動本土農業的農友常被迫遷,農業面臨萎縮困境。

就如土盟於去年回應新農業政策諮詢時指出,「沒有農地,哪有農業」,面對可以耕作的農地面積買少見少,政府竟不是提出保護和復耕農地,反而想將農地改作其他用途,進一步打壓本土農業,倒行逆施。我們要求政府正視農地非農用、城鄉資源不均及農夫菁黃不接的「三農」問題,合理分配土地資源,真正復興本土農業。

堅定不移 房屋繼續走數

2016施政報告強調增加私樓供應,指「增加土地供應的決心並無改變,亦不會放慢腳步。」也就是說,在中國經濟轉勢、美國加息和資金外流的情勢下,私人樓價持續下跌,而政府仍下大決心增加供應。不太善忘的香港人或會記得,就在1997年香港回歸後的初期,便不幸碰上了前所未見的亞洲金融風暴,由於港元與美元掛勾,金融體系更遭受致命性的衝繫。那時董建華繼續大力推動「八萬五」的建屋計劃,結果如何大概已不用詳加解釋。眾所周知,當時真正在背後執掌房屋政策實權的,正是時任行政會議召集人的梁振英。

自2000至2012年的十多年,特區政府住口不再談《長遠房屋策略》,從此不再制定公私營建屋指標,並且極度放任以至私樓市場即近失控。2013﹣14年重新提出47﹣48萬的十年建屋指標,與其說是未來新增住戶需求的估算,到不如說是對於過往增應斷層「追落後」。唯如上所述,私人樓價卻是因應外圍環境瞬息萬變的;待得住宅供應量慢慢重拾升軌之際,外圍走勢卻早已背道而馳。在內外兩大因素同步夾擊之下,中短期香港樓價不難重演1997的悲劇。

實際上,這份施政報告的房屋政策部分只是「炒冷飯」,一直引用「長遠房屋策略進度報告2015」的數字,卻毫無創新理念解決房屋問題。梁振英指出,由今個年度起計五年,公營房屋總建成量將會是97,100個單位,比前三個五年期的建屋量為高。但此處所謂建屋量「水份」頗高,因為九萬多個公營房屋中,只有76,700個是公屋單位,即每年15,000多個,根本不可能舒緩現時28萬正在輪候公屋市民的住屋需要。去年「長遠房屋策略進度報告2015」已下調未來10年興建約25.5萬個公營房屋。既然報告指出未來五年興建9萬7千個公營房屋單位,未來十年又如何興建18萬單位,以達致25萬5千的目標?莫非最後五年搞「建屋大躍進」?公屋建屋量不斷走數,私樓供應卻不斷增加及控制市場,無助解決基層市民住屋需要。

源頭減廢 實施無期

施政報告中指政府正檢討「建築廢物處置收費計劃」,提出把收費調升至收回成本水平,並提交立法建議。檢討又檢討,十年來政府首次提出把建築廢物處置收費調升,加至收回堆填區成本水平,即是由現時每噸$125,調高至每噸$200。然而,加幾十蚊實在難以推動業界和市民源頭減廢,大部分人還是會捨難(回收)取易(棄置)。

目前,每天有超過 3000 噸的建築廢物被送往堆填區,佔堆填區每日堆填量的四分之一。現時每噸$125的收費水平低得驚人,要有效減少建築廢物,政府應大幅增加收費水平,至少調高至與家居固體廢物收費相若得每噸$500,向地產界建築界施壓,減少不必要基建。

再者,調高建築廢物處置,必會引致更大規模的非法傾倒。基於現時法例漏洞及政府部門互相推卸責任,泥頭車於鄉郊彷彿入無人之境,對自然環境造成無可挽救的破壞。因此,在調高收費的同時,政府亦要增加倒泥頭的成本,徹底打擊建築廢物棄置。土盟和環保團體要求政府修訂《城市規劃條例》和《廢物處置條例》,並加強人手嚴格執法,保護本港自然資源。

總結

今年施政報告出爐後,傳媒焦點放在老是常出現的「一帶一路」,正好突出了政府對本地議題所提出的施政方針如何貧乏,要不避而不談,要不老調重彈。因此,我們更要指出政府於就不同議題的漏洞或錯處,嚴格監察當權者的未來動向。政府不理,我們理,甚至提出政策綱領,要求政府正視本港議題。我們相信,此乃公民社會不可迴避的一步。下一年今日,香港人要有屬於自己的「自主施政報告」,自行商討未來發展方向,改寫香港未來的命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