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聯生區最後一個聖誕節

newdemo.jpg

久違了的鄉村盛宴,每個人卻無法開懷暢食,只因今次或許是這小社區的最後一次聖誕大餐。

政府最快將於下星期刊憲,聯生區將會是東北前期工程受影響範圍之一。換言之,推土機很快就要開入村,剷平村民家園興建道路和做平整工程。對這班老人家來說,今年很可能是在村裡過的最後一個聖誕節和新年。他們過往貢獻香港幾十年,為市區提供穩定和安全的農作物,為何臨老卻要面對迫遷?

其實自上世紀開始,東北村民長期面對地產商和政府迫遷的威脅,來到晚年還要再次為東北發展抗爭。為了經濟發展而進行迫遷,使老人家不能繼續以早已習慣的生活方式度過餘生,這就是土地不正義。

無論是鄉村的土地徵收,抑或市區重建,拆遷影響最大的往往都是已在社區生活多年的長者。他們經營多年的社區網絡被徹底消滅,被迫改變生活方式,亦無法享受建成的豪宅新區。所以,不公義的拆遷,根本與虐老無異。

東北發展主體工程造價達1200億,利益通過四萬呎原址換地政策輸送了給地產商;而全民養老金學者方案只需政府撥500億作種子基金,撤回東北發展,將經費用於改善退休保障,就能為基層提供「基本」的退休生活保障。

大部分曾經務農的村民,或經營過小生意的街坊,棺材本必然超過八萬元,所以幾可肯定無法受惠於政府傾向的退保方案。而政府為拆遷而設的「特惠補償」和「青苗賠償」月,也許他們忘記土地是有生命、可持續發展的,一生心血化為一堆數字,四代家園被規劃師亂畫一通變做花槽,這是甚麼道理?

所以,支持全民退保,更要支持東北村民頂住大白象,讓下一代和上一代都能生活在城鄉共生、保障退休生活的社會裡。

文:吳卓恆 土地正義聯盟執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