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香港」2015 第一節 台北香港:共享街角新搞作

sungming1

下回遊台北時,不妨遠離鬧市一天,拿著《跟著瓦片去散步- 羅斯福路綠點散步地圖》,走入社區,學習居民智慧,感受人文氣息、社區參與和環保再生的氣氛,然後把經驗帶回香港。

八月十三日晚上,The Good Lab與Make A Difference賽馬會創不同學院合辦「共享香港2015」第一節講座,題目是「台北香港:共享街角新搞作」。講者是施佩吟和鄒崇銘。前者是台北的環境規劃師,參與多項社區營造計劃,後者在大學教授社會政策,關注城鄉空間運用及共享經濟。

觀眾坐滿整個The Good Lab小劇場,證明不少香港人有興趣台灣的社區環境改造事例。

施佩吟認為,政黨輪替是台北開展社區營造運動的契機。過往台北缺乏官民共議地方用途的風氣。1994年,台北開放市長選舉,並首次由民進黨擔任。民進黨爭取民眾支持,願意由下而上規劃地方。

台北市政府在1999年首次培訓社區規劃師,規劃師協助地區居民與弱勢團體進行環境改造工作,提出公共開放空間的環境改善建議。

IMG_7361.CR2

台北慢慢累積地區環境改造經驗,近期以「Open Green社區規劃師駐地輔導計劃」,協助有意改善生活環境品質的社區。

有時候,政府的政策,仍然招來市民反對。2009年,台北籌辦花博展覽,市政府鼓勵建築商,如果手上的房子老舊而沒有使用計劃,在花博前把地方美化,成為綠地。花博結束後,暫時的綠地可以重建為高樓,而且調高多10%的地積比率。民間團體批評,商家從中套利,並且加快重建。它們舉辦「市民要綠地行動」

市民希望綠地有多種用途。團體也趁機串連起來,對外介紹現有各類綠色社區生活營造點。施佩吟及伙伴拜訪里長和附近的組織,意見領袖,師生和居民,構思和落實綠色生活藍圖,2010年製作「羅斯福路綠生活軸線」。途中經過都市農園,雨水回收,小劇場,二手家具街,融入民居市集。區內書店又在2010至2011年舉辦跨年活動,在臨時開放空間上搞燒烤會和夜讀。

圖片來源見此

Open Green 的核心精神就是「綠生活」。環保和永續生活垂手可得,議題串連社群團體,並按地區特色融合調整。

到了2012年,團體在推動生活圈概念,透過參與以及創意,調和人與人,及人與地方的矛盾。其中一個例子是台北師大商圈。

數年前,台北師範大學附近的居民和商戶鬧不和。在2013年,當地九個單位成立「水陸畔文化生活聯盟」,共同營造社區永續環境,施佩吟是成員。他們辨識複雜的社區社群網絡,以及當中關係。聯盟定期開會,一起討論跨鄰里的在地生活圈,並舉辦相關營造活動,相互走訪與學習,透過軟性活動與聚會空間,建立共同生活和信任。

至於Space Share,所指的是活用都市空屋資源,提供公共服務與文化創意服務,結合空間、社群和技術,發展出多元且富有分享、共享理念的交流方式。

施佩吟舉了大安區小白屋作例。建築物是台灣國防部擁有,團體「綠點點點點」跟里長和區公所商討,活用地方,現在成為電器維修站、工具分享處和技術交流地,還會教授弄手工肥皂,認識香草等。

古風小白屋。圖片來源:綠點點點點facebook專頁

最後,施佩吟分享兩個台北的新近計劃。一個是2014年「台北好傘」(Umbrella Park Project)。計劃目的在於釋放被關上的政府空間,讓市民跳脫公、私部門的界線,探討如何活化都市空間。值得一提的是,台北好傘是台北市政府都更處主辦的「Open Green空間媒合計畫」中提出的改造方案。這表示市政府認同民間空間改造的概念。

另一個是「混公社」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兼咖啡館。有點像The Good Lab,混公社讓不同領域的人共同或各自獨立工作。從建造過程到完成,能讓周邊社區的居民與共同工作單位一起參與,「共造」、「共享」閒置空地。他們相信,當共享空間出現,社群隨之而成。

鄒崇銘分享香港例子。他批評香港政府沒有好好利用都市空間,例如天水圍公屋區有大量閒置地,但沒有開放給居民。居民在社區營造墟市,政府部門卻多番驅趕,後來劃地給福利機構管理天秀墟,則因為地點隔涉,乏人光顧,生意不濟。市區重建局是創造性破壞的最佳例子,拆掉舊區後,通通成為高檔私人住宅。

相反,首爾市長朴元淳就身體力行支持各項閒置資源的共享。因此,他前年考察首爾,得著良多。

在香港,民間比政府有更多新的空間意念。鄒崇銘說了幾個例子,包括籌辦地區墟市、活化中環街市建議、或者是拉近家庭與社區、家庭與自然的綠腳丫親子讀書會

IMG_7430.CR2

有參與觀眾認為,共享空間較難吸引基層市民參與。施佩吟和鄒崇銘也回應,這需要團體邀請居民討論,解決他們和社區的問題。初時居民的付出較簡單,同時要感到有回報。施佩吟笑言「騙他們走進來再說」。

有時候,外間和社區居民的社區想像有差異。同場出席,施佩吟的老師劉柏宏舉了例子。家長覺得學校有圍牆保護,會令小孩更安全,外人難以內進。然而,高牆妨礙學校和社區互利,使得學校和社區形成緊密結合,讓居民看見校園,才能真正提升校園安全。

記者:Ronal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