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東北 講呢D!話俾阿爸阿媽知 文: 朱凱迪

前言:東北立法會大戰,明天來到第七個回合,街頭巷尾的討論沸沸揚揚。不少年輕朋友回到家裏,也少不免要跟被主流傳媒洗腦的爸爸媽媽辯論。我們主張以理服人,免傷和氣,特別製作此「說服爸媽反東北錦囊」。十條模擬題目都是反東北朋友的親身經歷,極具實戰意義。大家記住今晚返屋企食飯,把握機會廣傳「反東北,保香港」的信息!

(一)新界東北發展區計劃都諮詢咗咁耐,點解依家先出嚟反對?

已經反對了好幾年,只是政府不理,傳媒少報導,所以市民大眾看不到而已。其實,問政府有沒有諮詢或者市民有沒有反對過,都迴避了真正的問題。真正的問題是,誰有權決定?目前,與新界東北計劃決策有關的機構,由環境諮詢委員會、城市規劃委員會到立法會,全部由梁振英政府控制,大石壓死蟹。我們需要的是民主的政制和城市規劃制度!當市民有權決定,行政當局就不敢再亂推包庇地產商,毀人家園的大規模開發計劃。

(二)香港人咁多人無屋住,點解阻住特區政府發展新市鎮起樓畀香港人住?

首先,大家知不知道,新界東北計劃面積612公頃,勞師動眾,搞到社會不穩,其實最終撥作公營房屋(公屋加居屋)的土地只有約40公頃(6.53%)!

我們支持興建更多公營房屋改善香港居住環境。如今反對政府搞東北新市鎮,是因為我們認為,香港不應該再重複過去先鏟平幾百公頃土地,再閉門造車設計新市鎮的做法。大規模開發有眾多害處,包括,(a)對原有社區和環境帶來不能逆轉的傷害(東北要逼遷上萬人,徵收大量活躍農地);(b)新市鎮發展被大財團壟斷,千篇一律,居民生活沒選擇(見天水圍就知道);(c)產業發展成功率極低,原區沒就業,居民又要長途跋涉返工;(d)涉及龐大利益輸送,官員貪污誘因大增。

基層市民有選擇的話,最想住在鄰近原有市區,方便返工的地方,因此,增加公營房屋供應最好和最快的方法,是政府善用加起來超過2600公頃的已規劃空置住宅地和短期租約用地。

政府繼續推新界東北計劃,最開心的只有新界原居民地主和囤積農地的地產商,因為政府替他們將農地變黃金!看侯志強同四叔多積極撐政府就知道。

(三)你哋話要「永續農業」,香港依家都已經係商業城市啦,重講咩農業?

農業農地重有咩價值呀?梗係起樓起商場賺錢啦!

我們大膽講一句:香港放棄農業,等於放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大家應該都看到《白皮書》裏面說:「香港所需的淡水、蔬菜、肉禽等基本生活物資主要由內地供應……截至2013年底,香港市場活豬95%、活牛100%、活雞33%、河鮮產品100%、蔬菜90%、麵粉70%以上由內地供應……」正面文章反面讀,控制對港「基本生活物資」供應,是北京控制香港的重要手段。

英治時代,殖民地政府為了防止過度依賴大陸,就算經濟效益不高,也投入大量資源發展本地農業,「確保本產糧食供應量維持合理水平。」(1979年出版香港年報)。過去三十年本地農業急速衰落,不是偶然,而是北京的對港戰略。北京統戰新界原居民地主的同時,亦大力統戰漁農界,吸引他們北上做生意開農場,放棄香港本土農業。大家想想,如果北京不是非常緊張本地漁農界不受指揮,有什麼可能會在1200席選舉委員會中留60席給他們?

北京最希望特區政府透過開發計劃,將新界農地全面破壞,將深圳和香港都市合而為一。香港在斷水斷糧的威脅下,難以再發展民主自治體制。因此,保育農地,復興農業,提高本地食物自給率,增加自給供水,除了出於保護環境生態的考慮,對香港市民也有重要的政治意義。

(四)講咩不遷不拆呀?舊時發展沙田、將軍澳,都係要搬人走架啦,又唔見你哋出嚟反對?有賠償咪得囉!

如果用可持續發展的角度去想,香港不是屬於我們這一代的,而是我們向下一代借用的。自然環境和農田,破壞了就難以復原,那是多少錢也賠償不了的。一本通書不能睇到老,我們要想想,現在和興建沙田和將軍澳的時代有什麼不同?(1)我們不再活在殖民地時代;(2)香港人口增長已經放緩了許多;(3)我們知道全球暖化有多嚴重,也知道保護生境和農田有多重要。20世紀流行搞的大開發和新市鎮,到了21世紀面對新形勢時,已經不合時宜。停止大規模開發,改以小規模、循序漸進的模式發展,才是關心香港下一代的應有表現。

(五)發展新市鎮,多啲人可以有工開,點解唔好?

眾所周知,現在建造業不是沒工開,而是人手短缺,甚至到了需要輸入外地勞工的程度。香港特區政府現在學大陸那一套,以基建和大開發來帶動經濟,速度之急和耗用公帑之巨,令人擔心財政儲備有花光的危機。一條機場第三條跑道,造價居然達到2000億,令人咋舌。我們認為,經濟發展要全面,絕不能一味靠起樓起基建,政府應重視社區層面的經濟發展,讓基層市民有更多機會做有尊嚴的工作。其中,幾千公頃被地產商囤積的荒廢農地,如果不再浪費,已可提供數以萬計就業崗位。

(六)發展東北新市鎮等自由行可以喺果邊買嘢,唔洗逼落嚟我哋香港其他旺區,你哋反對計劃,係咪想搞到旺角、銅鑼灣逼死人?

只要問問幾個自由行旅客,就會知道以為在東北新市鎮開幾個商場就能疏導旅客,有多不現實。問題的源頭是大陸的自由行政策,特別是一簽多行本身,解鈴還需繫鈴人。況且,就算提問的邏輯成立:為了銅鑼灣和旺角冇咁逼人 → 所以就要發展新界東北 → 所以逼遷上萬居民和當中所有利益輸送都變得合理,這種暴力推論實在教人難以接受。

(七)發展局局長陳茂波都好好人咁見咗你哋一次,依家又安排多一次,你哋重唔心足?你哋根本就係為反對而反對!

發展局長陳茂波真的值得市民同情?作為發展局長,每一個決定都有可能被指輸送利益,因此更應該以身作則。但陳茂波一而再被揭發涉及與職務相衝突的投資,除了投資劏房生意,也在古洞北發展區內囤積農地二十年。陳茂波最沒資格代表公眾利益發言,應該馬上下台,否則有關利益衝突的醜聞將會無日無之。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也沒有「為反對而反對」,現在是政府明知有其他開發的可能(包括粉嶺哥爾夫球場,以及已規劃空置官地),卻仍橫蠻闖關,赤裸裸的欺善怕惡。錯的對不了,如果當官的堅持要錯下去,那就算做多少次見居民公關騷,也不能解決矛盾。

(八)香港話就話五十年不變,但係經濟交流咁頻繁,依家一直都融合緊架啦!兩地交流咁多,係大勢所趨,唔通閉關自守?香港重有咩出路呀?唔同大陸接軌就被邊緣化架喇!

核心問題只有一個,就是香港人還要不要「高度自治」?要的話,整個地方的發展就應體現出「高度自治」的發展格局,那個格局在1997年前英殖時期已奠定:有城市有鄉郊,發展本土農業以確保一定的食物自給率,穩定的水電供應,有不同階層都能得益的多元經濟活動。只要以這個基本格局為前提,沒有人反對兩地交流。

(九)依家為咗通過呢個計劃,搞到立法會其他撥款排長龍,你哋咁樣拉布,影響民生,損害香港人利益呀,知唔知道呀?

立法會財委會主席有權經委員會同意把其他沒有爭議的撥款申請調前優先審議,因此不能說反對計劃的人阻礙了其他申請,而是政府指令主席以其他申請做「人質」,脅逼反對東北計劃的議員就範。我們希望市民大眾看清楚,東北計劃的通過到底是對市民重要,還是對地產商和原居民地主等既得利益集團重要?

東北計劃所能提供的公營房屋用地(40公頃),要找到替代地方並不困難(譬如元朗橫洲34公頃露天貨倉地帶,或者粉嶺高球場170公頃),政府為了通過這三個億的東北前期撥款,居然不惜連續三星期把立法會變成堡壘一樣。除了說明政府有心激化社會矛盾,我們想不到第二個解釋。

(十)通唔通過呢個撥款,你哋都唔應該用暴力嘅行為去衝擊立法會,又搞到啲保安同警察個個受傷,人哋都有屋企人架,你估剩係你先有呀?

我們不希望立法會淪為戰場,更不想見到有任何人受傷。我們希望立法會內的議員,無論是泛民主派還是建制派,為了防止衝突發生,應該聯合要求政府撤回撥款申請。

文:朱凱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