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銀行家做主席的立會財委會

dICK

【明報專訊】4年前的反高鐵抗爭其中一個重要面向,就是暴露了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如何左手接受小圈子利益,右手盲目撐政府。地區直選議員和民間團體與學者詳細研究高鐵計劃的流弊,包括一針見血地指出高鐵「一地兩檢」為香港帶來的矛盾局面:在高鐵西九龍站實行「一地兩檢」將涉及大陸人員在港執法,明顯違反《基本法》;可是若沒有「一地兩檢」,願意與香港對開高鐵列車的大陸城市將會大為減少,高鐵的經濟效益將大為減低,淪為一直要補貼營運的大白象。單單這一點,就可看出北京藉經濟削弱香港自治的圖謀。

嚴重超支、過度傾斜基建地產將令貧富懸殊惡化、破壞新界西北生態環境等預言,今天一一應驗。那不是直選議員未卜先知,他們只是代表市民盡責議政,將顯而易見的問題挑明。只是立法會裏有太多甘願充當富豪和北京代理人的功能組別議員,用屁股決定腦袋的態度議政。當年強行通過高鐵撥款的功能組別保皇黨,今天繼續奉主子之命阻撓以《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高鐵醜聞。
4年後,同樣的鬧劇又在立法會財委會的新界東北計劃前期撥款審議中上演。只要我們懂得換上功能組別的「勢利眼」,立即就可看穿被美化成「房屋供應救命草」的新界東北計劃,實在是又一次耗用龐大公帑的「圈地分錢」過程。數以百億的土地賠償及基建工程費,以及赤裸裸地輸送利益予囤積農地地產商的「換地發展計劃」,涉及多個專業界、金融界、地產界、鄉事派和巨無霸港鐵的直接利益。這些界別利益繼續在立法會功能組別中佔據多個位置,一路保送新界東北工程過關。

一路保送新界東北工程過關

新界東北前期工程撥款,由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開始審議。委員會主席劉皇發,和家人在發展區內囤積農地數萬平方呎,坐收4000多萬元賠償。之後到財委會工務小組,主席盧偉國屬工程界,為了工程界數以百億元合約的利益,沒有不支持東北大拆遷的道理。最終來到財務委員會,主席吳亮星與新界東北工程的利益衝突,尤其「全面」。去年經過傳媒的地氈式調查,公眾早已得知四大發展商在新界東北工程範圍內均囤積了數以百萬平方呎農地,亦將受惠於政府直接換地發展的政策。另外,新界東北工程上馬,將為港鐵在多年前已建成的古洞站帶來大量客源,救活效益欠佳的落馬洲支線,還有陸續有來的鐵路上蓋物業收益。吳亮星正正是其中一個囤地地產商附屬公司SmarTone的非執行董事,也是港鐵的非執行董事,每年收取董事袍金。

更直接的角色衝突源於吳亮星的銀行界本業。身為金融界立法會議員的吳,正職是中銀集團高層,而四大發展商在年報中均列明中銀香港為主要往來銀行。由一個現職銀行高層主持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審議涉嫌輸送利益予地產商的土地開發計劃。那是香港獨有的一條龍組合。

吳亮星在5月2日的財委會會議,已經制止議員就其所涉的利益衝突繼續發言。立法會法律顧問之後在回覆議員時表示:「《議事規則》並無任何規則禁止委員會主席在他於會議所審議的事宜中有金錢利益或角色衝突的情况下主持會議。」制度對赤裸裸的利益衝突的維護,滴水不漏。

4年前的高鐵和今天的新界東北,香港政制並沒有在循序漸進,反而離開放和民主愈來愈遠。高官剛剛暗示,2016年立法會功能組別繼續存在,之後如何,還看香港人是否先順從一個由北京主導的特首選舉方案。誰都知道,當香港人天真地接受特首選舉方案後,功能組別萬壽無疆的立法會改革方案,就在前面等着我們。

文: 朱凱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