劏房發牌削足適履 文: 葉寶琳

信報財經新聞 2013-11-19
A19 | 時事評論 | 文: 葉寶琳

劏房發牌削足適履

市民期望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在《長遠房屋策略諮詢文件》中處理令社會頭痛多時的劏房問題,可是委員會只建議政府加強巡查、取締工廈劏房、受影響居民就安置於現時的收容中心和中轉屋,委員會亦建議研究過渡性房屋;當中成為媒體討論焦點的劏房發牌和業主登記制度,其實只屬部分委員的意見。

顯而易見,政府缺乏取締劏房的決心,這建議亦無異是建立新一套準則,容許部分劏房存在,表面規管,實際「放生」,令原來非法的劏房合法化;劏房發牌建議更是削足適履的做法。劏房居民見到發牌,委員會又缺乏具體安置建議,自然擔心租金上升,因此現時居民組織一片反對聲音,這似乎也主導了社會暫時對發牌建議的回應。可以預見,政府或會因為社會反彈,莫說取締,就連發牌建議也大可收回。

事實上,現行主要規管劏房的法例有《建築物條例》和《消防條例》。根據屋宇署去年10 月宣布生效的《建築物(小型工程)(修訂)規例》,把有關工程納入小型工程類別,同時指除非獲建築事務監督豁免,否則單位均須設有廚房設備,這才算合乎消防及衞生規格的劏房。

根據委員會委託政策廿一有限公司的《香港分間樓宇單位調查》指出,現存劏房數目約有6.7 萬個,當中約有半數單位就因不設廚房而未能符合法例要求。委員會的發牌建議,豈非削足適履的做法,政府為減少安置居於不適切居所的壓力,難道就要放寬法例?

沒決心取締劏房

政府建議的發牌或登記制度,沒有表明目的為何,也未見政府對取締非法劏房的決心。因此,按現時諮詢文件的建議和現行處理劏房的做法,根本不能處理劏房問題,恐怕未來劏房火災的意外將會繼續發生。政府必須更有決心處理劏房問題,訂立「取締劏房時間表」。

或許我們可以檢視過去類似的發牌或登記制度,思考長遠取締劏房的可行性,當中包括八十年代初的寮屋登記制度、九十年代初設立的《床位寓所條例》和近期的「丁屋僭建物申報計劃」。

二戰後,大量難民湧港,港府當時為紓緩市區人口擠迫,遂鼓勵市民在新界開發土地,也容許市民在官地自行建屋。進入八十年代,港英政府急需土地開發,遂於1982和1984年向全港寮屋及佔用人進行凍結登記,當時聲稱是為了讓寮屋居民獲得「上樓資格」,同時列明日後自行興建的寮屋,均會視為非法僭建;在一手軟、一手硬的情況下,許多居民均樂於登記。

經過多年的高速清拆,環境惡劣的寮屋已大多取締,居民亦能獲得優先上樓;今天餘下的寮屋與早年清拆的,居住環境已大不相同,也並非所有寮屋均屬環境惡劣,菜園村和東北發展計劃中部分受影響地區便屬這種例子,因此過去居民運動的主要訴求為安置、賠償、上樓,今天開始卻有愈來愈多寮屋居民提出不遷不拆的訴求。

寮屋登記制度推行三十年,政府由協助想上樓的居民改善生活環境,變成迫遷選擇不遷不拆的居民,卻沒有讓村民自行選擇是走是留,證明政府對取締寮屋制度的僵化。因此放諸現時政府面對的劏房問題,凍結登記不需一天之內處理,取締也不需要一刀切,對於已改善成為合法的劏房,應讓業主和租客有走和留的選擇。

八九十年代,社會對籠屋的抨擊有如今天的劏房,因而迫使政府於九十年代初決心訂立《床位寓所條例》,要求十二個或以上床位的單位經營者申請牌照,企圖以立法管制籠屋的防火、安全和衞生措施,可是當年政府的態度與今天處理劏房的一樣,指籠屋有市場需要而拒絕取締,因此只以立法方式管理,並建設單身人士宿舍(如長沙灣曦華樓)作為安置方案。

可是,單人申請上公屋的輪候期仍然漫長,單身人士宿舍諸多規條亦令籠民卻步,因此立法後即使籠屋數目大減,卻也催生一群沒有持牌的籠屋。雖然相比於六萬多的劏房家庭而言,籠屋住戶數目相對較少,但也證明安置單位的可能性和重要性,興建中轉樓宇固然是一個可行方案,同時卻反映若安置單位不足,只是為「非法劏房」建立生存空間。

免息貸款鼓勵業主維修

此外,最新的經驗可數「丁屋僭建物申報計劃」。多年來丁屋僭建問題嚴重,雖然違反新界小型屋宇政策,但政府過去一直寬鬆處理,自近年傳媒多有揭發後,社會人士均促請政府取締,只因鄉議局壓力,政府改為只作部分取締,其他被指「違例情況較輕及潛在風險較低」的業主,只須向屋宇署申報即可;可是政府沒有說明登記後僭建物可以合法保留,還是取締的前奏,因此反應並不熱烈。

限期過後,屋宇署只接獲大約11000 宗申報,估計只佔新界村屋僭建數目的三分一。可以預見,若政府沒有對劏房執法和取締的決心,自願申報實在難有效果。

因此,現時諮詢文件內建議處理劏房的方法顯然不足,不見政府處理劏房的決心,實在令人失望。筆者認為,政府有責任提供「取締劏房時間表」。觀乎上述三種登記制度,可以總結「時間表」並非不可行,也可基於以下幾項原則,考慮未算成熟,即管作拋磚引玉:即使不是所有劏房須予取締,但不符合《建築物條例》和《消防條例》的非法劏房,應一律視為「不適切居所」,甚至納入以人均居住面積為標準的「適切居所」(decenthousing)概念,以公屋人均居住面積為界(現時為約12.9平方米,就算擠迫戶也有7平方米)。長遠而言,則應以全面取締「不適切居所」為目標。

劉國裕博士9 月19 日在他報的〈大都會難免劏房效英規管緩困〉文章便極具參考價值。劉博士提出「處理劏房五法」,包括取締、登記、發牌、安置、安居。筆者認為,短時間內一刀切地取締劏房固然不可行,但政府若可提出取締時間表,分區處理登記和發牌事宜,並以低息或免息貸款鼓勵登記業主維修,增加他們的登記誘因,之後盡快安置符合上公屋資格的劏房戶,並逐年分區處理,相信可行性會大得多。

影子長策會成員、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

葉寶琳

201311195308119_hkej_A19_1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