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土地用途公屋居民哪能得益 文: 葉寶琳

明報 | 2013-01-18
A30 | 觀點 | | 文: 葉寶琳

改變土地用途公屋居民哪能得益

特首梁振英剛公布的施政報告,重點在土地和房屋議題,在此之前,報章轉述「消息人士」指,梁振英會「敢於向地產霸權說不」,可是特首未來5 年的計劃中,公屋建屋量只是繼續維持1.5 萬個,也沒有重提在勾地表多年而未被勾出的土地改建公屋的建議,而所增加的土地供應,更多地流向地產商,再一次讓基層市民失望。

其中,「梁十招」之首,就是近日已多番提出,將36 幅原來用作「政府、機構或社區」(GIC)的用地,改劃為住宅用途的計劃,預計可提供約1.19 萬個單位。GIC 用地原是提供予廣大市民使用的公共設施,屬公共資產,改變用途必須符合公眾需要,可是施政報告沒就土地公私營定下比例,政府對如何彌補因改變用途而犧牲的公共設施又語焉不詳。而按現時率先推出的其中10 幅土地,當中涉及大約2140 伙,經筆者檢視後發現,居屋只佔57,050 平方呎,共約490 個單位;而已納入或即將納入勾地表,以作私人住宅出售的,卻有503,603 平方呎,共約1325 個單位
,尚餘位於屯門的井財街土地未提修訂。即使把屯門這塊可容納300 多個單位的土地建作公屋,資助單位數目只佔三成八,私人住宅比例竟有六成多,更沒有安排任何公屋單位,比較於張炳良局長去年7 月在立法會表示,新政府興建公私營房屋5:5 的目標比例相距甚遠!

即使政府近日最新建議,指會收回長沙灣一幅面積2.5 公頃、現時用作臨時高爾夫球練習場的休憩用地,改作公屋,其實也只不過出口術,因為該用地本來是長沙灣邨重建前的土地,只是臨時租予高爾夫球會之用。而位於觀塘的3個蚊型地皮,政府說會把其中兩個建公屋,其實也只不過是1000 多個單位,對21 萬輪候冊人士只是杯水車薪。

反過來,我們卻見更多原來的公屋用地改作豪宅,前北角邨和前何文田邨用地都即將招標,按可建樓面面積計算,可建四五千個住宅單位,地產業界更相信這兩個地皮位置優越,勢必成豪宅王。

敢於向地產霸權說不﹖

每一幅土地都會按「分區計劃大綱圖」設定其土地用途,確保官地和私人擁有土地的比例,有助於平衡地價。新界北農地被幾大地產商壟斷,所擁面積比官地更大,已被批評為大大削弱政府對地價和發展的自主性。政府以「增加土地供應」方式去遏抑樓價,甚至把原來已規劃的政府土地改作住宅,卻沒有設下公私營房屋比例,也沒有公布會否限呎/港人港地等措施,在這永遠無法滿足需求的前提下(沒有租金管制、沒有囤地罰則、沒有物業空置稅等減低炒賣成分的措施),所謂增加供應來期望遏抑樓價,結果只會藥石亂投,增建更多豪宅的機會。

現時公屋輪候冊已突破20 萬人,政府要解決貧窮問題,就應該「區區起公屋」。把原有官地改劃成公屋,既可把原來的社區設施規劃在屋邨之內,不改變政府和地產商擁有的土地比例之餘,政府的規劃自主性也較大,但如將土地納入勾地表作私人發展,即使將興建社區設施作為賣地條款,按過去經驗,私人興建及管理的公共空間和設施,往往只被吞噬。
如果我們還以為「改變土地用途變住宅」是德政,結果只是公眾利益被犧牲,公屋沒有愈來愈多,社區設施愈來愈少;豪宅愈來愈多,樓價又沒有下降,所謂「敢於向地產霸權說不」,恐怕只是另一個誤會。

改變土地用途公屋居民哪能得益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