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生圍] 南生圍發展可不損濕地 傅老榕長孫盼完成家族任務

2012年11月15日 星島日報

經修訂後的元朗南生圍發展項目,準備下月七日再向城規會闖關。針對環團及地區人士仍對計畫表示保留,傅老榕家族後人傅厚澤首次開腔,強調最新方案所建議的「三公頃濕地損失」,仍有商討空間。

記者 :歐志軍

由傅老榕(原名傅德蔭)家族及恒基共同發展的元朗南生圍項目,向城規會提交修訂方案後,公眾諮詢期將於明天屆滿,截至昨日已接獲三百二十九份意見。過去一直甚少談及該項目發展的傅老榕長孫、廣興置業行政總裁傅厚澤,在接受專訪時表示,最新建議方案是希望透過甩洲作為緩衝保護區,讓南生圍一帶可以維持作低密度發展,樓高可以保持約十層的水平,並同時為用地制定保育方案。

新方案減建一幢

他坦言,南生圍一帶若繼續保持原狀,最終只會剩下一些荒廢魚塘,環境變得愈來愈差,「若將來沒有發展機會,日後在『撤退』時,這塊荒地就不會是一個保育區,而是一個垃圾崗」。

根據最新方案,南生圍項目會減建一幢,令濕地損失將減至十九公頃,但承諾恢復十六公頃的濕地用地,令實際濕地損失減至三公頃;問到可否再改良方案,滿足部分環團所一直要求的濕地「零損失」,傅厚澤直言「這不是沒有可能的」,或可透過增加樓宇高度達至,故盼望能與環團再磋商,最終能達至共識。

盼保障三方利益

傅厚澤說:「若是找專家研究,一定找到方法處理,現在只是講數字,這是可以有很多方法去改。」但他強調,希望最終方案能夠同時保障私人、市民及政府三方面的利益,「若完全沒有顧及我們,要求我們撤回,就是『冇得傾』」。

傅厚澤提到,家族在上世紀六十年代購入南生圍魚塘後,一直經營淡水魚生意,記得小時也不時到該處釣魚和撤魚種,南生圍也帶給他不小童年回憶,「昔日小家庭每天只有十元開飯,你要日日有魚,唯有吃淡水,但到了七十年代,淡水市場做也『冇得做』,因為家庭手頭鬆動,開始吃慣了海魚,吃到嘴到都『尖晒』,不再吃淡水魚,唯有放棄經營」。

他認為,若要漁塘保持原貌,必須經常注水和放水,但本港早已倚賴內地供應淡水魚,難以期望南生圍可以回復昔日面貌,現在可以考慮的是改良環境。他又舉例說:「若米埔當年不是作了那麼多投資,怎會有今天的環境﹖」

擬將租金供保育

他坦言,從「阿爺」一輩開始已計畫發展南生圍,因此早已視落實項目為家族「任務」。「這個項目不可以交底給下一輩做,因為實在太過複雜,他們也沒有從事房地產發展的經驗」。

但他表示,由於家族對南生圍也有一定「感情」,日後私宅落成後,或會與恒基方面商討,未必會將所有單位悉數出售,希望留下部分單供作出租,然後將收入用來彌補保育工作的支出。

「軍師」溫文儀 帶來首個難題
從二十年前首次向城規會提交草圖開始,南生圍發展遇到重重挫折,直到近年再次嘗試落實,並邀請資深測量師溫文儀擔任顧問,成為項目的「軍師」。但有趣的是,傅厚澤記得,在最初接手這個家族項目時,帶給他首個難題的,也是溫文儀。傅家與恒基在南生圍各持一半業權,傅厚澤形容,在傅家與恒基的關係上,溫文儀恍如是一個「拉綫人」。他憶述,當年與恒基同意共同負責管理項目時,溫文儀亦已開始恒基工作,並且負責項目,後來雖然他也離開恒基,但當近年重新研究如何落實項目時,想到與他默契較好,與恒基商討後,決定再邀請他擔任項目顧問,為項目「牽頭」。

要求找出泥口

不過,傅厚澤笑言,七八年回港工作後,家族初次研究發展南生圍時,為他帶來第一個挑戰的,正是溫文儀。他憶述,溫文儀當時仍在政府任高級測量師,負責處理元朗用地,初次認識他時,就給了自己一個難題:「他說用地內有一個泥口,要求我們找到,然後填回,處理後才會考慮申請,但接着就說:『我不幫你,你未必找到﹖』」他說,當時未有因崗位不同而影響關係,反而一直「好好傾」。

論港人濫保育 恐為「彌補善心」
  對發展和保育的爭論,傅老榕家族最少經歷兩次,一個是生態保育重地南生圍,另一個是被視為工業遺址的東方紗廠。

傅厚澤認為,港人對保育有點「彌補善心」,過去錯過了保育有價值的東西,現在為彌補找些非很有價值的東西去保育。

對富麗華有感情 父不捨亦要賣

論有感情、最不捨得拆的,可能是傅家一手創立的富麗華酒店。傅厚澤坦承,父親對富麗華很有感情,地皮亦由阿爺開始持有,但父親最後接受賣地,因為始終要以股東利益行先:「不可以我喜歡便不拆,不能令股東回報不合理!」

他坦言,現今香港保育概念有點奇怪,有些值得保育的建築物,過去已拆了,現在只是亡羊補牢,是出於彌補自己的善心,找些不很值得保育的東西保育。

珍貴建築已拆 價值不高也保育

傅厚澤說的、包括傅家有份在40年代創立、位於土瓜灣的東方紗廠,因被視為本港碩果僅存的工業遺址,被列為三級歷史建築。傅家06年已出售該地皮,作價9,500萬元,現任業主打算將這個工業古迹活化,改作住宅。

傅厚澤坦言,看不到紗廠有何保育價值,指當時設計和建造都很「粗」,若要保留,保養較重建成本更貴;過去為保養工廠已很花腦筋,因用料差柱位多,使用效率很低,對他而言,東方紗廠並不是值得考慮保育的項目。

傅家對南生圍一樣有感情,60年代,他們曾投資搞養魚生意,以當時傅家的家財,應不旨在區區的養魚生意?傅厚澤說,魚塘本來有員工,既然要聘人守魚塘,倒不如投資讓人家繼續養魚。

傅指出那些年,香港仍窮,小家庭都吃淡水魚,養魚有錢賺;但隨着生活改善,香港人嘴刁了,吃海魚多過淡水魚,吃淡水魚也有內地廉價貨,70年代中養魚業開始式微。

保育人士要求保育南生圍,傅厚澤強調,魚塘荒廢環境更差。那不如恢復養魚?傅反問:「誰養?搵唔到食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