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諮詢的終結,真討論的開始 —記牛潭尾面對高鐵的第一課

.高鐵問題交代會
圖:八月十三日於牛潭尾之高鐵問題交代會,百多村民坐滿了場地。

原載於獨立媒體

「既然都不答我們的問題,那就走吧!為何這樣看不起我們﹖」港鐵大概以為這是最後一次與村民見面,安撫民心後就動工去也。但對即將面臨沉降及斷水危機的攸潭美村民來說,討論才剛開始… …

事源港鐵與某村長黑箱作業,在所有高鐵影響也未充分知悉並解決的情況下,就強行動工進行地層鑽挖的工程。村民至本年六月,才知悉地層鑽挖可能導致地 下水位下降,令漁農業停頓。面對危機,村民希望獲得清晰可靠的資訊卻求助無門,只能依賴傳言去了解自身境況。資訊的不足令村民活在疑慮和惶恐之中。

一場預料之中的失望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即村民得悉地層沉降危機超過兩個月後,港鐵終於派出一名工程判頭向村民解釋情況。會上人頭湧湧,許多村民擠不進會場,要在門 外引頸側聽,顯示村民十分關心。村民事前認真準備了足足兩頁的問題,心中一個個疑團有待解答。可是這份熱情,面對自稱「既不代表政府、也不代表港鐵公司」 的工程判頭,已大失所望。

問青苗問題,判頭說要回去問「環保的同事」;問為何把村民的生計問題解讀為「風水賠償」問題,又指是地政的責任,而地政並沒有出席。問及高鐵工程是 否會引起地層沉降和斷水,港鐵的回應是「不會引起地層沉降」,但當村民追問如何解釋福田四度沉降時,港鐵判頭表示「不知道大陸的工程技術,不清楚當地土 質」。被問及當出現斷水,會有何舒緩措施,港鐵稱只會監察水位,在工程完成後村民可向政府追討賠償。其中一個村民見判頭聲稱工程沒有影響,不怕理直氣壯地 說:「我不怕工程師。」

.李永孝
圖:此乃外判工程師李永孝,有各區 (如菜園村) 耍官腔豐富經驗,卻不能代表政府解答問題。

我不怕工程師

原來早年村民在政府鋪建引水道和輸水管時已上過兩次當,每次都派員信心十足地聲稱絕不會影響地下水,結果是停水斷流,追討無門。是次港鐵故技重施, 當村民要求監察地下水位,港鐵就連帶「認定」村民接受工程進行,往後的都是金錢賠償問題而已,務農的村民吃了個啞巴虧。無怪乎有村民說:「被騙一次是大 意,被騙兩次是兒嬉!」港鐵已多次蒙蔽村民,環評報告又錯漏百出,村民又豈會再輕信空頭承諾﹖養蘭戶即場向港鐵判頭宣告,一日問題未解決,就不要進行工 程,全場村民即拍掌認同。

偽諮詢後的偽解答

港鐵職員表示,報告文件早已在網上公佈,即早已諮詢村民。村民李小姐便向在場一眾村民說:「大家就在這裡,你們有哪位是被諮詢過的,請舉手。」鴉雀 無聲。村民周先生手中拿著幾頁手抄的英文稿,用紅色筆標上一個個中文詞語,告訴大家報告是用英文寫成,害他查字典查了一查晚,更遑論是村中的老人了。

港鐵在場印了一大幅航空地圖,指出水井的位置,但大部份村民都看不懂到底自己的家在哪裡,是否受影響。坐在中後排的老婆婆們努力瞇起眼睛,瞪了一會兒後,還是搖搖頭放棄了。

在會場上看過港鐵的英文文件、航空圖、數據表格後,村民郭先生說他的疑問都得不到解答。例如港鐵只選了九個「具代表性」的水井監察水位,但郭先生見 自己的水井在圖上最接近走線,反而沒有「代表性」。可是在會上港鐵判頭始終沒有提供一個評選的準則,而推說是「設計師的選擇」,更補充:「設計師本來是不 用做的,因為地下水根本不會受影響」。郭先生在會上向村民解釋:「井有分大口井、科學井,有十米井和百米井。十米井沒有事,不代表百米井都沒有事。」村民 本來對數據就似懂非懂,看完航空圖後更不懂,而由這半懂至不懂的狀態就產生了更大的不信任。

熱浪迫人 一肚氣

夏日午後的村公所極為悶熱,有不少年邁村民不抵酷熱要先行離去;而堅持發問的村民也撐不了多久,因為面對判頭的卸責、拖延和遊花園,早悶得一肚子 氣。連本來平和的嬸嬸老伯都開始報躁,有的罵,有的吆喝,有的拍檯都不得要領。村民覺得再待下去也是浪費時間,在多次提點下仍得不到清晰的回答,於是全體 村民憤然離場。臨走前,他們重申要求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親自回應村民。

會後,不少村民對情況仍茫無頭緒。在場有附近私人屋苑的街坊前來旁聽,告訴失望的村民:「那個職員之前來過兩次,與我們開類似的會,都被他用同樣的 方法耍走了,你們可以追問問題算是很厲害啦!有的村,村長演講完就解散了。」村民很清楚,一旦高鐵鑽探工程動工,這些疑團的解答就石沉大海了,因此這場追 問才剛開始。而除非運房局放棄拖延,正面回答問題,否則村民絕不接受高鐵工程施工。

有發問,無解答的問題一覽:

1.港鐵環評表示牛潭尾有影響,為何早前港鐵又向村民聲稱沒有影響﹖

2.高鐵鑽探可能帶來的地層沉降問題,以致牛潭尾斷水危機,港鐵會做甚麼舒緩措施﹖(監察並不算是舒緩措施)

3.港鐵何時會交出新田地區的地質及水質影響評估﹖

4.港鐵會如何保證養魚戶可繼續養魚﹖

5.港鐵會如何舒緩工程製造的噪音﹖(監察並不算舒緩)根據環評報告,工程要加裝隔音屏,噪音才不超標。現在沒有隔音屏但地盤已開工,村民要求環保局收回環境許可證,即時停止高鐵工程。

6.為何環評內的魚業影響報告指沒有對地傳震音敏感的生物﹖牛潭尾的錦鯉對震音非常敏感。還有老鼠蟑螂一震就跑出來。港鐵的報告到底是不是憑空亂作﹖

7.為何環評報告內把有草的水塘視為荒廢﹖村民的淡水魚塘都有草,港鐵有無派人實地考察﹖有沒有諮詢過養魚戶﹖

8.通風口會影響村內空氣和農業,港鐵會做甚麼舒緩措施﹖(監察不算舒緩措施)

9.判頭指一旦斷水會向地底注水,注的是甚麼水﹖(經氟處理的水會污染地下水)

10.為何判頭指監察水位是用作完成工程後追討賠償﹖(要求監察地下水不等於接受工程,村民從未接受工程進行)

11.鄭汝樺局長何時會親自來回應村民﹖

參考資料:

攸潭美村村民:關注攸潭美村受高鐵影響之嚴正聲明


走線上 村民終日惶恐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