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園新村:新鄉村運動

菜園村關注組
石崗菜園村的抗爭鼓舞了很多人,村民用無比的堅毅打出了一條「自力搬村、重建家園」的路。很多人害怕新村成事,包括政府和周邊的既得利益集團,因為菜園新村提倡的東西,每一樣都是「阻人發達」的──土地不作炒賣、保育農地、開發可持續的社區產業。村民暫時住在臨時屋,等候永久房屋的興建,與此同時,他們已開始耕作及建立新的居民組織,要在香港過自立和有尊嚴的生活。菜園村民很快會組織新一輪的導賞團,歡迎報名參加。 (阿貓攝)
1. 簡介你的組織和正在推動的工作:
菜園村生態社區營造工作室由一群有熱情的空間專業者組成,當中有建築師、規劃師、工程師、水力技師等等。從去年年初開始,我們透過「參與式規劃及設計」,協助菜園村民建新村──香港第一個強調低碳生活的生態示範村。透過社區營造,我們希望建立以「有機農業」為基礎的社區合作經濟,為村民提供綠色工作機會。
2. 想達致什麼公共目標?面對什麼阻力?
菜園新村的長期目標是將新村的實踐經驗與價值,如「參與民主」、「生態村規劃」、「生態教育」、「綠色經濟」及「新文化活動」等,推廣到香港其它鄉郊及城市社區。村民面對的主要問題是缺乏政府及原居民系統的支持,因此,大家只能在嚴重缺乏資源的情況下,摸着石頭過河,見步行步。譬如村民想嘗試新的高增值有機耕作,但香港並沒有農業技術推廣部門協助農夫,農民如何靠微簿的收入做研發工作呢?村民想建立在地(localized)的有機農業銷售網,減少運輸成本和能源消耗,除了靠自己由零開始,到底可以向誰求助呢?
3. 你經營的地區內,最大的社會問題是什麼?
菜園村民身為新界「非原居民」,被迫遷時不能像「原居民村」那樣由政府協助搬村,必須自己出錢買地及興建基礎設施。「非原居民」的身份導致處處受到地方勢力排斥欺負,過路受阻撓、租地找不到、開工又受滋擾。菜園新村村民更在鄉事勢力威迫下,被迫「永久放棄」參與當地的村代表選舉。菜園新村希望可以落地生根,生產有機食物、保護生態環境,與「原居民」建立新的社區網絡,共同爭取「宜居」環境。
4. 為何要與其他地區運動組織連結?香港市民可以如 何參與?

菜園新村村民努力在周邊尋找農地開荒,希望盡快恢復農作物生產。(BENNY攝)
跟台灣不同,香港的社區營造完全不受政府支持,因為政府對土地的想像跟發展商一樣,只重視「流動價值」──土地要不停交易才能增加「人為的」市場價值。高度流動的空間是無法形成社區的。社區網絡必須靠至少住了兩代的居民才能形成。台灣政府重視並支持社區營造,因為他們相信只有「生根」(不流動)的居民才能真正愛社區,願意建立互助社區網絡,培養社區意識,建立公共生活,最終才會出現深信民主與自治的公民。香港政府不支持社區生根,中央政府更怕深信民主的公民!香港的自治社區(點)只能靠自己的力量串連起來(面),才能推動制度(如廢除市建局)與政策(如原居民與非原居民享有平等公民權)改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