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圍村:反對陰宅霸權

近八十歲的余綺妙婆婆是台山人,一九六一年隨丈夫由筲箕灣遷到新田新圍這條台山人村,輾轉搬入一間名為「漢廬」的舊屋。之後幾十年余婆婆辛酸養大六個孩子,正打算在新圍村安享晚年,不料二○○八年突然有骨灰龕公司上門說已經收購了「漢廬」,迫余婆婆和她的兒子們馬上搬走。骨灰龕公司之後不斷派人來騷擾,裝鐵閘推跌鐵絲網斬樹,余婆婆壓力很大,吋步不離「漢廬」,怕一離開就回不來。骨灰龕公司已在「漢廬」旁改建了一個「明月山」龕場,今年年初入稟控告余婆婆,全婆婆現擬以「逆權侵佔」為理由抗辯。 (柏齊攝)
1. 簡介你的組織和正在推動的工作:
近年,因公營骨灰龕位供不應求,導致違規骨灰龕發展遍地開花,令生態、文化及市民生活受到永久性的破壞及影響。各界關注骨灰龕法案大聯盟遂於二○一○年初成立,以平台方式,聚集受影響的地方居民,要求政府「即規」:以公營為主導,全面規劃骨灰龕的發展;「即管」:政府必須切實執法,立即取締及清拆違規的骨灰龕項目;「即立法」:政府必須立法,堵塞漏洞,並訂定發牌制度,規管行業發展。現時共有來已九龍、新界、離島區共十九個團體加入。
余綺妙的家──漢廬外觀(柏齊攝)
漢廬旁邊已有一幢歷史建築被違例改建為骨灰龕"明月山". 柏齊攝.
2. 想達致什麼公共目標?面對什麼阻力?
由於陰宅項目的成本非常低,而盈利遠較陽宅高,呎價動軏數萬至數十萬不等,遂吸引了發展商利用法例漏洞,專攻新界村屋、綠化地帶、郊野範圍,包括不少具自然生態及文化保育價值的地區,如大埔馬屎洲、大嶼山望東灣、大嶼山鹿湖等,「先破壞、再發展」。發展商又出動各種見不得光的手段,先買下地權,然後逼走居住了數十年的「非原居民」。以元朗新田新圍村為例,那是一條台山人聚居的「非原居民村」,村內有十多幢建築物被政府評為二、三級歷史建築,很多老村民已在村內住了五、六十年。發展商看中了那些舊屋,數年前將其中一間二級歷史建築偷偷改建為一個可容納六萬九千個位的骨灰龕場。發展商得到村長支持,村民則被蒙在鼓裏,發展商還打算繼續擴建,已入稟控告近八十歲的老村民。有村民花了數十萬畢生儲蓄買屋,打算在新圍村安居,想唔到新圍會變成「骨灰龕村」。村民幾十年的家園因為政策漏洞和發展商的貪婪被犧牲掉,反映的是香港規劃制度的崩壞,透過支援村民抗爭,我們希望香港能建立以人為本、合符公義的規劃和土地制度,讓市民無論生前死後都不用被地產霸權欺負。
3. 你經營的地區內,最大的社會問題是什麼?
違規骨灰龕泛濫反映了三個問題:
  • 陰宅地產霸權:利用各種威嚇及權勢令村民就範,有居民敢怒不敢言,有居民用身軀奮力抵抗,精神、身心、人身安全受到極大威脅;
  • 鄉事參與:鄉議局公然倡議官鄉合營骨灰龕,有強烈利益輸送之嫌。鄉議局可能只代表個別有利益關係的代表,但大部份原居民與非原居民的權益則不斷被出賣,其認受性及代表性受到嚴重的質疑;
  • 官鄉商勾結:政府施政嚴重傾斜商界及鄉議局,罔顧市民痛苦,不斷拖延,有法不執,縱容違規行為。違規者不斷挑戰政府的管治權威,但政府在執法方面軟手軟腳,互扯貓尾。
4. 為何要與其他地區運動組織連結?香港市民可以如 何參與?
在陰宅地產霸權下,官鄉商勾結,市民的權益成為霸權與勾結的祭品。特區政府的管治嚴重傾斜發展商及鄉事力量,政府管治已死,民間必須團結自救。這不單是一項「骨灰龕」政策的問題,而是涉及全港土地運用及公共空間使用權的問題,香港已被陽宅地產財團奪取了我們不少的土地來炒賣,現在又看上了「陰宅地產」這塊肥豬肉,繼續侵佔公共土地。香港人「生無安居之所、死無葬身之地」,公道麼?我們必須團結一致,維護「土地公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