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房奴的兩重意思 文: 朱凱迪

明報 | 2010-10-16
報章 | A26 | 觀點 | 周末新觀點 | By 朱凱迪

不做房奴的兩重意思

樓市一狂,有關城市發展的討論就亂了套。「誰能上車」成為唯一有意義的問題。「麵包店」外充滿渴望的民眾,眼見麵粉愈來愈貴,出爐麵包愈來愈少,一包難求, 政府此時拋出幾千個「置安心包」,阿媽翌日即刻來電,叮囑筆者必須參加。

香港就是如此奇怪,明明已經水浸眼眉,但龐大的既得利益力量逼使任何深刻反省和大改革都無法提上議事日程,也令不少香港人阿Q 地認為發水樓「發少啲水」以及逼地產商統一用實用面積賣樓已算大獲全勝。「水浸眼眉」的表徵之一,正是當人工十年如一日,政府仍可以不臉紅地推銷「實而不華」、呎價近6000 的房協「置安心」。我們是時候拆解香港一個根深蒂固的主流信念──放任資本流動,在全球資本主義經濟規模不斷擴大、有錢人以各式金融財技把錢愈滾愈多的今天,不單不會帶來美好的未來,更會對地方人民的生活帶來很大的破壞。

「最自由經濟體」保證了香港什麼
香港人一直引以為傲的那些由右派團體頒發的「全球最自由經濟體」虛榮,到底保證了香港什麼?如果只是保證了有錢人的財富繼續以幾何級數增長,保證了打工仔繼續折墮做房奴,這些第一我們要來幹什麼?稍為關愛/忌憚人民的政府都正在想辦法限制外資炒樓,或討論引入物業空置稅和提高資產增值稅,讓樓價更貼近其「使用價值」,香港社會要到什麼時候才敢打破禁忌?

回到資本問題是突破目前「見樹不見林」的一個方向,同樣重要的方向是,擺脫輿論極度簡化的比喻和修辭( 「上車」和「麵包」),將居住問題放回應有的脈絡,並警惕特區政府以「上車難」為藉口,乘機合理化已經被地產商牽制的多個新市鎮計劃、大型市區重建和邊境禁區大開發。

把房屋比喻為麵包,是把焦點放到空間生產成本的計算, 把買樓比喻為「上車」,則是強調房屋作為可買賣資產的流動性。這兩個壟斷性的比喻排除了房屋作為生活空間的豐富內容及與周圍的人和空間的連結,也扼殺了非資本的生活網絡和情感累積的想像力。正是被這兩個比喻困鎖的香港人,將被逼遷者一切無關資本的反抗理由(譬如社區營生網絡、舊區特有的城市肌理urban fabric、地方歷史和情感等等)通通簡化為「賠錢賠得唔夠」。

明知彌補不了為何要繼續做
從「上車」和「麵包」等簡化修辭解放出來後,我們就會看到,問題絕不限於生產多少個新的住宅單位,而是要先問香港應有怎樣的人口政策,現有的居住空間分配是否公平,城市、農村和郊野如何相互協力、舊城區城市肌理和生活空間如何保育更新等。就算真的得出必須增加土地供應的結論,我們也要繼續追問,在新增土地上應該如何生產新的生活空間?譬如在新界繼續搞新市鎮之前,我們有沒有先檢討政府在天水圍生產的空間到底帶給居民怎樣的生活?為何天水圍居民一有時間就到元朗舊墟行街?馬鞍山和將軍澳等被大地產商高度私有化、與原來的歷史脈絡
完全剝離的睡房社區,又帶給居民什麼生活選擇?把九龍城五六十年歷史的街區徹底剷平,如觀塘市中心重建一樣,破壞了的街道共有生活如何彌補?如果明知彌補不了,為何要繼續做?

「不做房奴」可以有兩重意思,一是不要一輩子替地產商和銀行打工,二是要從政府和地產商手上,奪回生產生活空間的主導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