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的虛妄 文: 朱凱迪

明報 | 2010-07-03
報章 | A34 | MP+觀點 | 周末新觀點 | 文: 朱凱迪

七一的虛妄

政改通過,泛民對罵,七一遊行變「民主黨示眾大會」,剩下的示威者深夜又一次被趕離政府總部。由反高鐵、5區公投到六二三集會,大半年來,多少剛剛生發出政治覺醒的青年朋友前仆後繼響應社會運動和民主運動,如今卻感到憤怒、徒勞、疲累與失去方向。遊行時見到一些人懷起殖民地的舊,揮動殖民地小旗聊以自慰。我的天!這比六四後的爭取居英權運動更虛妄。

香港民主運動走到這妥協和迷惘的一步,是大環境的拉扯和前進力量老化腐化的結果。看香港的歷史和當下的政經形勢:百多年的殖民地官商勾結政體、戰後主動選擇殖民地統治的難民潮、1980 年代作為中英角力籌碼的殖民地式民主化、主權移交時北京延續殖民政體的治港方略、眼下中國式威權資本主義盛氣凌人(令本地資本家除了依附大陸別無選擇),條條都是綁在我們腳上的枷鎖,令爭取自主自決的運動寸步難行。

地區政治一潭死水
前進力量如何老化腐化?首先是地區政治一潭死水。1980 年代開放的無實權區議會代議政制,將居民運動順化為個案跟進、街坊小恩小惠以及後來的「永恆樁腳」;社福機構規模擴大及撥款機制的改變,令地區社工愈來愈傾向成為順利執行現有政策的潤滑劑而不是反建制的「頂心杉」;再加上傾向保守學校網絡以及回歸後資源大增的愛國愛港地區組織,嚴密程度幾近滴水不漏。如今社會運動要突破地區政治的網羅,唯一的機會就是協助危機社群,例如被逼遷的市區重建苦主——但危機運動通常都以失敗告終,運動累積的力量極容易消散,難以在社區形成持續的力量。

地區政治瑣碎化,民主派政黨便失去了從地區擴大組織、以及醞釀社會議題的能力,在意識形態上亦愈來愈和稀泥,左右不分。早着先機的民主黨只視地區為立法會選舉樁腳,坐在立法會內的黨領導花上絕大部分時間在議會工作,與最前線的社會議題脫節。民主黨成立10 多年,至今成員卻不到1000,18 區每區才約50 人,可見問題的嚴重。民主黨已經如此,在○三七一之後冒起的泛民政團如公民黨和社民連,組織形式與地區距離更遠,公民黨靠的是專業界行會及人際網絡,社民連則幾乎全靠互聯網拓展力量,沒有一個正常而有力的政黨可以維持這樣的組織狀態。這不是時髦,而是迫不得已,是虛弱的反映。

要認識香港民主運動的來路
另一種令前進力量老化的原因是媒體的高度集中。自從《蘋果日報》在90 年代中創刊以來,香港主流傳媒逐步被大資本壟斷,獨立於大資本和政權的聲音愈來愈稀缺,而香港民主運動的論述亦逐步被「敢與中共對着幹」的民主大報牽着走,令經濟上右傾的代議民主成為唯一的主流民主運動出路。當然,民主運動被大資本媒體牽着走的結果就是,一日之內轉軚,讀者成了押注的籌碼。

現在我們都知道,青年有互聯網,有行動力,五光十色的行動也很討媒體喜歡。但這些搶眼的活躍並不足以扭轉大勢、也不能令積弱的民主運動回勇(只足以把民主黨罵個狗血噴頭)。在感覺憤怒、徒勞、疲累之後,我認為第一要緊的就是認識香港民主運動的來路,把握住衰弱的關鍵,然後再次鼓氣勇氣重做之前沒有做好的事,例如地區政治、例如媒體、例如政治經濟分析。做什麼都好,不要再在身上披上英國國旗了!

後記:
今年七一,至少有三份頗有意思的刊物,大家可以下載。
菜園村支援組:《重建菜園村七一特刊》
http://tinyurl.com/2a2yzoj;
李俊妮等:《我們的萬言書5》
http://ourthousandwords5.wordpress.com;
左翼21:《左翼21 政改專號七一版》
http://left21.hk/politic/20100701feature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