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城鄉3:實戰!招募長期落村小隊

寮屋是香港房屋運動史上,存在最久的一種居住形態。至今無論城市與鄉村,仍然存在超過30萬間寮屋,分佈在港九新界。寮屋給人的印象,往往是負面、危險,然而寮屋區的生活並不只有一種呈現的形態。有些寮屋區存在很多社區問題,基本設施亦嚴重短缺;有些則保存得非常好,村民代代相傳守住祖屋;有些則依然發揮其農業功能,為香港的自給率作出貢獻。

然而,在土地分不公的制度裡,寮屋居民可謂沒有選擇去留的自主。明明有更適合的土地,卻因為一少部分人的利益,而要將幾代人的家園剷起;即使最終只能無奈離開,但安置補償的機制,又能否照顧基本的生活需要?

棕地報告突然出爐

原定應該最遲去年年底公佈的棕地報告,規劃署在今年區選前兩天終於公佈。

這項研究在2017年4月由規劃署委聘顧問展開,目的是回應公眾的訴求,新界各處棕地的整體情況。報告發現在2017年8月至2018年10月期間,新界有1,414公頃有作業營運的棕地,當中新界西佔大多數,約為1,060公頃。

由下而上 社區規劃才是真命題

九龍三條寮屋聚落的歷史悠久,但如果單純以歷史理由保留三村,似乎並不充分。三個寮屋區由基本設施、衛生情況都極為惡劣,加上大量寮屋劏房在近10年出現,居住者流轉快速,村內不少頂手/租用寮屋居民,在沒有業權保障下,反而會令他們有更有誘因,想爭取更快進行凍結登記,包括現正面臨業權爭議、被威脅大幅加租的居民。

光村成為新世界發大財的啟動鑰匙——光復城規 時代革命#新世界偽善

土盟多年來爭取基層住屋需要,同時反對官商鄉黑掠奪土地,迫走佃農和鄉村村民。光屋光房,甚至光村,同之前恆基十八鄉路的青年宿舍一樣,都只是協助政府「補底」,而臨時/過渡性房屋都被林鄭及財團挪用為其政治救亡及偽善的工具。治本就是要光復城規,民主規劃。

站在大家的身後一起作戰 ——在波瀾壯闊的社會裡,我們繼續與弱勢同行,我們繼續堅守民主理想

土地正義聯盟2011年成立之時,參選五個區議會席位,最終全軍覆沒。2015年,我們再接再厲,組成「城鄉共生連線」出戰八鄉南選區、支援沙打、置富選區,最終亦未能突圍,但綠色政治、社區民主的理想,已經在同行者的努力下,遍地開花。2016年,新界西的選民肯定了這些政治理想,以超過8萬票將我們的成員朱凱廸送人立法會。

寮屋住戶自願登記計劃延至2020年10月31日

去年政府就「510方案」推出「寮屋住戶自願登記計劃」,原定要求現時居住於非住用登記寮屋的居民,在10月31日前自願登記。我們收到地政總處最新資訊,此期限將延長至2020年10月31日。

然而,計劃不少內容仍有不清楚之處,同時我們也希望了解寮屋居民的生活環境。土盟上星期開始聯同不同社區幹事,在各個寮屋區開展一項問卷調查,了解全港寮屋居民現時居住環境、社區需要及對「自願寮屋登記計劃」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