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村成為新世界發大財的啟動鑰匙——光復城規 時代革命#新世界偽善

土盟多年來爭取基層住屋需要,同時反對官商鄉黑掠奪土地,迫走佃農和鄉村村民。光屋光房,甚至光村,同之前恆基十八鄉路的青年宿舍一樣,都只是協助政府「補底」,而臨時/過渡性房屋都被林鄭及財團挪用為其政治救亡及偽善的工具。治本就是要光復城規,民主規劃。

站在大家的身後一起作戰 ——在波瀾壯闊的社會裡,我們繼續與弱勢同行,我們繼續堅守民主理想

土地正義聯盟2011年成立之時,參選五個區議會席位,最終全軍覆沒。2015年,我們再接再厲,組成「城鄉共生連線」出戰八鄉南選區、支援沙打、置富選區,最終亦未能突圍,但綠色政治、社區民主的理想,已經在同行者的努力下,遍地開花。2016年,新界西的選民肯定了這些政治理想,以超過8萬票將我們的成員朱凱廸送人立法會。

寮屋住戶自願登記計劃延至2020年10月31日

去年政府就「510方案」推出「寮屋住戶自願登記計劃」,原定要求現時居住於非住用登記寮屋的居民,在10月31日前自願登記。我們收到地政總處最新資訊,此期限將延長至2020年10月31日。

然而,計劃不少內容仍有不清楚之處,同時我們也希望了解寮屋居民的生活環境。土盟上星期開始聯同不同社區幹事,在各個寮屋區開展一項問卷調查,了解全港寮屋居民現時居住環境、社區需要及對「自願寮屋登記計劃」的意見。

【穿越城鄉2:寮屋政策工作坊】

作為在新界和鄉村工作的民間團體,我們除了希望市民關注土地議題,亦希望大家能走進新界,認識不同持份者,亦可以了解我們的工作。土地正義聯盟定期舉辦「穿越城鄉」系列活動,邀請成員、友好、熟識鄉村/農業的朋友、原居民、非原居民、村代表等,除了講座之外,亦可能會是鄉村/農場導賞團、洗村義工團等。

「一次性自願寮屋登記」期限將於10月31日屆滿,然而現時不少寮屋居民仍有大量疑問及不解之處。同時最近在不少鄉郊地區都有新面孔參與社區工作,坊間關於寮屋的文件及資訊亦不整全。加上我們將進行一項大型的寮屋調查,今次特意舉辦一場工作坊,邀請關注寮屋政策的街坊及社區人士參與。

【穿越城鄉1:新界、原居民鄉村極簡史】

新界鄉村給人的印象,既神秘又陌生。尤其近月發生的事件,令「鄉黑」、「牛屎佬」成為大家關注和想認識的對象。無論大家印象如何,城鄉之間彼此都有很多誤解。

作為在新界和鄉村工作的民間團體,我們除了希望市民關注土地議題,亦希望大家能走進新界,認識不同持份者,亦可以了解我們的工作。由今個月開始,土地正義聯盟將會定期舉辦「穿越城鄉」系列活動,邀請成員、友好、熟識鄉村/農業的朋友、原居民、非原居民、村代表等,除了講座之外,亦可能會是鄉村/農場導賞團、洗村義工團等。

第一次活動將會由零開始,同大家認識新界。特別歡迎有興趣在鄉村區域工作的朋友一起交流,互相認識。

暴政不公 無人問責 譴責中聯辦警方鄉黑721虐打元朗居民

1. 721鄉黑虐打元朗居民真相,從村民消息及整理的「傳聞證據」,土盟認為事件是有組織,有預謀及牽涉中聯辦、警方高層、元朗鄉紳、何君堯及黑社會。關係上,中聯辦落命令,警方高層、部份元朗鄉紳及何君堯負責策劃,黑社會(甚麼門生)只是執行的檜子手。中聯辦新界工作部李薊貽在6月2日新田鄉事委員會、6月24日八鄉鄉事委員會、7月11日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及7月18日屏山委員會的就職典禮,已明示暗示要「愛國愛黨」,各鄉要趕走「反對派」及示威者,然後千絲萬縷的警方高層便和部份元朗鄉紳及何君堯負責策劃聯繫,並刻意容忍黑社會在721之前恐嚇年青人 。721的元朗恐襲,「消失的警方」和「調走元朗區警員到西環」反映警方高層有份策劃。

聲明:強烈譴責新界鄉議局當然執行委員何君堯煽惑元朗西鐵站暴行

今晚民陣發起反對逃犯條例遊行,民陣稱有逾43萬的示威者出席,重申五大訴求,包括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同日晚上,元朗鳳攸北街聚集大量白衫口罩,手持竹藤,手腕繫上紅絲帶,在元朗等西鐵站守侯。他們不但衝入西鐵站閘內追打從港島回來的示威者及一些路人,更衝入車廂追打威脅車箱內的所有人。受傷者不計其數,當中包括立場新聞女記者頭部受傷、立法會議員林卓廷遭到歐打嘴角流血、前無線新聞主播柳俊江頭部血淋倒地。大量市民報警,但元朗等警署大半小時後,才派出僅十多名警察「維持跌序」,令人不禁懷疑警察已和疑似黑社會的人士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