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署要求:收回粉嶺高爾夫球會土地

本港現存不少空置土地,對應著公營房屋需求問題,政府沒有全面善用全港的空置土地以解決房屋問題。就著民政事務局已成立一個跨部門工作小組,並就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進行檢討和進行公眾及持份者諮詢,加上近日有不少團體爭取粉嶺高爾夫球會土地建公屋,我們要求政府收回粉嶺高爾夫球會土地和善用全港的空置土地。 Continue reading “聯署要求:收回粉嶺高爾夫球會土地”

Advertisements

新界烽火處處 農村地無立錐

土地供應諮詢在月底展開之前,新界的農村卻烽火處處。上月開放的新田花海,繼續面對迫遷、棕地擴限的威脅;同屬元朗區、香港人熱愛的自然勝景南生圍也三度發生火警;上水蕉徑區內,也有個別農民在農業園發展前夕,被地主借故收回寮屋。

新界現時不少被徵用作棕地作業的,均為1898年批出的舊契農地,在規劃上大多已經被改劃做露天倉或其他用途,不過不少棕地作業,都與民居極為接近,甚至在地段上有所交集。去過新田小磡村參觀百合花田的朋友,都要穿過貨櫃車場、倉庫才能進入農地,這正正是因為當局規劃的失當、或者部分區域無法被規劃圖則覆蓋所致。 Continue reading “新界烽火處處 農村地無立錐”

權貴佔地打波,基層只求安身立命

政府堅持向高爾夫球會續租,我們只能通過不斷又不斷的倡議、公民的直接行動,爭取大眾的支持,用輿論迫使政府收回高球場,取代新界鄉村的拆遷發展。土盟與多個友好團體進入高球場,既是要爭取高球場替代鄉村拆遷、將市區重建土地、市區閒置地優先起公屋;另一方面,更是要在政府蓄意製造環境、鄉村村民、基層劏房戶三者對立的論述中,將彼此重新串連。 Continue reading “權貴佔地打波,基層只求安身立命”

土地大辯論—為誰而辯

不是不想靜心坐下來,與政府官員理性地找出土地供應的選項,實在整個框架有太多前設,總是強烈地游說公眾「出路只有填海和轉換農地」,民間的提議,無論與再度虧損的迪士尼商議收回280公頃的熟地,還是在馬路和公共交滙處上蓋建樓或興建綠色平台交換GIC土地的講法,連提上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議程的可能性也沒有,還有市區800公頃的短期租約地,說香港沒有土地供應,實在說不過去。

Continue reading “土地大辯論—為誰而辯”

花海之後 航拍揭視小磡村棕地擴張

剛剛過去的兩星期,你有沒有去新田小磡村參觀百合和劍蘭花海?

這片美麗的百合和劍蘭花海的背後,附近一帶的農地,這幾年一直受著發展威脅。在農舍旁邊的地段,兩年前起開始有倒泥活動發生,更多次填出地界外堵塞河道,引致水浸,又試過在官地傾今瀝青。這一塊地,今日已經變成一個高身的倉庫。地段所屬的範圍,在分區規劃大綱圖被劃為露天倉庫。不過多次的倒泥出界,政府的執法,都只不過是在官地範圍棟幾塊牌同圍網,但環境的破壞已經無法回頭。 Continue reading “花海之後 航拍揭視小磡村棕地擴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