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區重建:反田生反強拍 捍衛居住權

九七後的香港,有關住屋的法例皆向「以大欺小」的方向發展。○四年修訂的租務條例,大幅削弱租戶抗拒迫遷的權利,一面倒傾向業主;而統稱「強拍條例」的《土地(為重新發展而強制售賣)條例》,則協助大財團欺負小業主和租客。強拍門檻自二○一○年四月調低至八成以來,像田生這樣的收樓公司在各區遍地開花,如相中銅鑼灣歌頓道的景像不斷出現:好好的房子被拆卸、好好的社區被瓦解、好好的街舖網絡被撕裂,這些都消失後,換來的卻是門衛森嚴的豪宅和商廈。圖中這條街,分別被田生和長實收購,將合併發展商場和住宅。 (柏齊攝)

1. 簡介你的組織和正在推動的工作:
政府於二○一○年降低「強拍條例」的申請門檻至八成業權,私營重建立即急劇加速,大量舊區居民、商戶面對迫遷。當局對樓宇收購手法缺乏監管,小業主不時被收購商惡意滋擾,最終被迫簽署不平等條約出賣物業。關注樓宇強制拍賣大聯盟為此成立,主要工作為監察收樓手法,為舊區業主提供權益資訊及個案協助。
2. 想達致什麼公共目標?面對什麼阻力?
我們倡議由下而上的社區參與式重建,要求政府修訂「強拍條例」,訂出真正以人為本的市區重建政策及法規,包括取消八成強拍門檻、於收購中加入「樓換樓、舖換舖」安排、加強樓宇收購的透明度及規管收樓手法。面對地產商快速及大規模在舊區收樓「落釘」,我們需要更多人手及資源去組織居民跟收樓商抗衡,以爭取時間和凝聚社會壓力迫使政府修例,改善私營重建狀況。

電器道133號被長實收購了,租戶全部被迫遷,毗鄰的歌頓道住宅則被田生用強拍條例收購了。租務條例的修訂,令租客無力抗衡。(柏齊攝)

3. 你經營的地區內,最大的社會問題是什麼?
大量希望安居樂業的小業主因為「強拍條例」被迫賤賣居所,更因賠償不足而難以重置物業。年老居民在沒有任何支援下,臨老被迫遷;小商戶在重建收購的熱潮下,難以重置舖位,最終被迫縮減經營規模,甚至結業收場。
4. 為何要與其他地區運動組織連結?香港市民可以如何參與?
「強拍條例」下的私營重建火頭處處,本身已是全港性的議題。再加市建局重建豪宅化的推波助瀾,「市區重建」的實際效果是將基層﹝也包括很多小業主﹞趕離市區,城市核心成了富人專屬區域。香港的略奪式發展機器不斷在制度上自我鞏固,務求掃除所有阻礙土地炒賣的因素,勢必令貧者愈貧、富者愈富。面對此種情況,團結所有受壓迫群體,找出各種土地議題之間的共同性,才有可能根本地改變香港土地使用的不公義。

住宅被田生貼上封條。強拍條例令迫遷成為常態,小業主和租戶處於非常不利的位置,連安居也做不到,香港人何來生活尊嚴?(馮景恆攝)

About these ad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